《金枝欲孽》:被譽為《甄嬛傳》的前輩,時隔18年后終于看懂了這些隱喻!

顧名思義,《金枝欲孽》講述的是欲海浮沉,有句評價《天龍八部》的詞句用來形容金枝欲孽也同樣合適——「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甄嬛傳》講述的是女主甄嬛的個人傳記,類似于古代版的杜拉拉升職記,總體的內容都是圍繞甄嬛這一主題來進行服務的。

《金枝欲孽》的內核是悲劇,《甄嬛傳》的內核也是悲劇,但二者的不同之處在于,每個人都是身不由己,皇帝是配角的配角,身不由己的小人物才是主角。

而《甄嬛傳》是每個人都在既定的規則下通關上位,讓人看完劇情很爽,但是它對人性的觸碰是不及《金枝欲孽》的,后者悲涼而又無奈。

《金枝欲孽》表面寫宮斗,其實內核寫的是對制度的批判,對自由平等的渴望,主張做回自己,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繼續爭權奪利,失去自我,或者為主子而活,這個立意是其他宮斗劇根本沒有的。

一句 「我要紫禁城的主子們給祖宗磕頭時,也要給素櫻磕頭!主子給奴才磕頭,沒什麼大不了!」令人震撼。

今天就掏出顯微鏡,深扒這部劇的細節!你注意到了嗎?

1、很多人都覺得如妃是殺人狂魔,其實不然。陳妃確實死于如妃手下,但是鄂啰哩說了一番話:陳妃擅自離宮,有違宮禁,如妃娘娘代執皇后懿旨,賜你毒酒一杯。

如妃并不是私下處死跟她爭寵的陳妃,是過了明路,得了皇后懿旨的。

也就是說,如妃在這一場斗爭當中被皇后當槍使了,皇后心機深沉,必定早知如妃善妒,正好借了她的手鏟除陳妃。

2、玉瑩在最開始的時候懷疑孫白楊和爾淳有私情,以此為把柄要求孫白楊為她辦事,結果后來真正與孫白楊有私情的是玉瑩自己。

玉瑩的貼身侍婢芷蘭,為求早日回鄉而向皇后告密玉瑩和孫白楊的事,后來天理教闖宮,皇后趁亂行事,意欲借刀殺人。玉瑩以為有詐不肯離宮,芷蘭無奈透露實情,一箭喪命,魂歸故里。

天理教意味著:天理昭昭,報應不爽。

3、明明是如妃的帕子被孔武收著,孔武認為是安茜的,然后喜歡上安茜。同樣一條雪路,安茜在后面跟,如妃也同樣在后面一步踩一步跟。導演好絕。孔武,安茜都會的那個小曲,孔武又教給了如妃,真是陰差陽錯。

而且,孔武最開始收到的手絹是如妃的,如妃很有可能一開始也是干活的宮女。

4、招那麼多妃子,那麼多貴人入宮,不就是為了為大清傳宗接代,可實際上最后一個后代都沒留下來。

5、如妃設局試探爾淳時,道士曾說小格格與馬犯沖。但如妃不信鬼神,給小格格蓋的被子上依然繡有馬的圖案,而屬馬的皇后也抱了小格格。

后來,正是皇后設局拆開了如妃與小格格,小格格也不幸早夭。

也是讓人心生慨嘆。

6、小祿子嘴上說是心疼安茜為仇人賣命,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

他其實是因為看到安茜和孔武兩個要遠走高飛,不想讓安茜離開他,想讓她留在宮里陪他,所以才那麼直接得告訴她。

7、如妃不信鬼神,卻在害死陳妃后頻頻夢到她,驚醒時一頭汗。

后面孫大人說人之初性本善,如妃不是生來就如此狠毒。

如妃也是個善人,陳妃恐怕是她害死的唯一一個人,她滿頭大汗不是害怕冤魂報復,是第一次害死人的驚慌和愧疚。

8、故事的開篇,是孔武帶著一車子的秀女逃離天理教眾,趕往皇宮,他的身邊坐著他的好兄弟,兩個人憧憬著升官發財的未來。

故事最后,在天理教與皇后手下的戰火中,孔武駕著車子逃離皇宮,車上只剩爾淳一人,孔武的身邊坐著他最愛的女人,他憧憬著與愛人相守的未來,但愛人生死未卜。

第一集孔武救下的是爾淳,最終他救下的依然是爾淳。

橫跨近20年,現在回頭看兩部劇都是極為經典的宮斗劇,兩部劇優缺點分明,最后我想說,《金枝欲孽》里的人物命運沒有統一的走向,他們獨立、交織,有的纏綿悱惻、有的戛然而止,看到最后仿佛結束,又不敢相信這是結局。

它不像電視劇,但像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