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為什麼是當之無愧的宮斗劇鼻祖?

最近播出的綜藝《無限超越班》聚焦7部經典港劇,邀請到《金枝欲孽》的三位主角佘詩曼、鄧萃雯、張可頤,三位主演更是18年后首次聚首。節目現場頓時仿佛變成了茶話會,爾冬升導演、許紹雄、惠英紅等在場下看到三人相聚也是感慨萬分。

佘詩曼18年后再次飾演爾淳,毫無變化

在甄嬛傳之前,《金枝欲孽》已經是宮斗劇代表,其中情節的精心設置和深宮妃嬪的形象塑造更是讓其被網友稱為宮斗劇鼻祖。

一部宮斗劇,卻說盡了「不斗」

2004年《金枝欲孽》的播出,可以說是第一部出圈的宮斗劇。在那之前,提到古裝宮廷戲,主角都是王侯將相。而這部劇愿意將以往作為鑲邊角色的后宮女人作為主角,描繪他們在封建皇權下,身心束縛只在宮墻之中,不得自由也無法逃脫。他們在華而不實的榮華富貴下,相互之間為了利益你爭我奪,在爾虞我詐中最終意識到「我性本不純良,但時間的險惡讓我看到人性純良的可貴」。因此才要沖破皇權束縛,去大膽追求愛和自由。

和《甄嬛傳》相比,金枝欲孽的成功之處不在于宮斗的精彩,也不在于情節的華美,而在于對人性的塑造。并沒有讓人熱血沸騰的小白花變黑蓮花的復仇劇本,《金枝欲孽》深宮中每一個角色的無奈都剝離出來。

想離開而不得。 想抽身卻不得不繼續。

金枝里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就在宮中的原因,安茜為了復仇,玉瑩為了母親更好的生活,爾淳為了報義父養育之恩,這才是她們斗的原因。每個人不是為了恩寵而爭寵,寵對于她們,根本一文不值。

這與《甄嬛傳》所根植的,妃嬪境遇依賴封建皇權的設定截然不同。在無休止的后宮爭斗中,卻讓我們深深感覺到精疲力竭和無可奈何。

一個故事,七個人物,五段感情,背后卻是無數個悲劇。

金枝欲孽的三個角色都被賦予了明顯的代表性品格,卻在后期或主動或被動打破。

爾淳最重情重義,而她為了報答義父恩情成為最先開始算計陷害的秀女。

玉瑩最為純真,但她把這種純真偽裝成愚蠢,在入宮時騙過所有人。

安茜渴望自由,身為奴才不但聰慧,而且足夠隱忍,堅持自己。但當她知道唯一的親人奶奶是被皇后害死以后,為了復仇與玉瑩反目成仇,卻也會因良心勸阻搖擺、不安。

這樣一個人卻被權力指引,為奪寵陷害姐妹

如月對皇帝癡情,對小格格呵護有加,可是失勢前確是那麼的心狠手辣。

不怕鬼神,心狠手辣

在罰抄《道德經》抄到「復守其母」的時候,情難自己流下眼淚。

正是因為塵世種種不得已使她們與內心相悖,所以她們要扭轉,要改變,要沖破這一切,要變成內心里想做的人。但在這種險惡環境下,他們反而慢慢選擇的善。

但最后每個人物似乎都是一場悲劇。權力的斗爭并沒有輸贏,回首只徒留遺憾。

沒有人笑到最后,沒有人能贏全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