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線:20塊錢引發的跳車慘案,謝玲的偏執害了自己,根源在其母親

謝玲是一名獨居女青年, 為了搬家在應用程序上下單預約了貨車司機。謝玲是下午預約的,可是搬家時間卻選擇了晚上。晚上8點50分, 貨車司機富大龍準時來到與謝玲約定的地點。一般獨居女青年,搬家很少會選擇在晚上。如果真的是時間錯不開,一般也會讓朋友幫忙。

可是這一切都沒有,就是這一點小細節,造就了謝玲的死亡。為什麼謝玲要堅持晚上搬家,為什麼謝玲沒有朋友一起來幫忙,問題的根本在于她的母親。

謝玲的「小氣」

當天富大龍來到約定地點后,謝玲獨自一人在往下搬行李。 這時謝玲要求富大龍幫忙搬一下,但是富大龍說「收費」。這一點大家都知道,搬家司機提供搬家服務是要另外加錢的。只是口頭求助的話,至于幫不幫忙就要看司機個人了,如果輕巧順手的就幫了,如果大件肯定沒人愿意幫。

可是聽到20塊錢,謝玲滿眼嫌棄,就這樣獨自一人搬完了所有行李。另一邊富大龍也很生氣,住在這麼好的小區,頤指氣使的口氣,20塊錢都不愿意出。當然富大龍更氣憤的是,搬行李的時間過長,耽誤了自己的行程。

平台是給用戶預留搬家時間的,超出要收費。 富大龍告知謝玲說搬家時長超過40分鐘要收費,但是謝玲拿出了時長39分鐘的記錄。當然謝玲并未超時,但是在富大龍眼里對方就是在惡心自己,越有錢越摳門。

或許20塊錢對于謝玲來說并不多,但是從富大龍拒絕的那一刻, 謝玲就在心中較著勁。從她獨自一人晚上搬家這件事來看,謝玲應該是一個比較偏執的人。雙方心中都有氣,富大龍覺著對方浪費了自己的時間,謝玲認為富大龍應該免費幫自己。

就這樣,富大龍的突然切換行駛路線, 讓謝玲很慌。她認為富大龍對自己懷恨在心,要對自己實施犯罪。謝玲要求對方停車,可是富大龍認為謝玲在無理取鬧。就這樣,謝玲從快速行駛的車上跳了下來。

經過4個小時的搶救,謝玲本來是脫離危險的,可是突然病情惡化,離開了人世。

誰的錯?

檢方以故意傷害罪起訴了富大龍, 理由是富大龍之前搜索過「如何讓人不知不覺死去」,比對兩條路線后發現富大龍選擇的路線耗時更長。天黑,沒有攝像頭,偏離路線,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富大龍故意犯罪。

謝玲的母親找到了匡律,希望讓富大龍付出教訓。但是匡律表示她的訴求很難實現,但最終還是答應了。原來兩人有過交情,從匡律口中得知, 謝玲3歲的時候父親就出交通事故去世了。謝玲的母親改嫁,然后謝玲一直就是住寄宿學校,與母親很少來往。 謝玲的母親對謝玲愛的缺失讓其很愧疚,現在要求嚴懲兇手也算是一種心理補償。

根據謝玲母親的描述說,她從小就很獨立,為達目的不罷休。 獨立是好事,但是過于早的獨立,肯定是家庭出現問題了。愛的缺失讓謝玲走向了獨立,走向了偏執。謝玲母親說女兒的性格隨自己,小時候謝玲撿到一只流浪狗,自己對毛發過敏但偏要養。10歲的謝玲就敢用絕食來威脅母親,足以可見謝玲的成長環境如何。

謝玲在報考大學的時候,因為專業與母親發生過沖突。最后愣是沒去,自己找了輔導機構又考了一年。 可是這一切,作為母親,她竟然完全不知曉,足以可見對謝玲關懷的缺失。

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從小缺失愛的環境,造就了謝玲偏執的性格,也為最后的悲劇埋下了因果。

宋羽霏在重走富大龍切換的路線后,發現確實省時, 檢方錯算了開始的時間,導致出現差別。現在的關鍵是,富大龍車廂里發現那瓶礦泉水含有芬太尼成分。加上之前富大龍的搜索記錄, 他仍然有故意傷害的嫌疑。

庭審

在庭審中,富大龍的父親出庭作證, 說那瓶礦泉水是給自己準備的。原來富大龍的父親是前列腺癌晚期, 發病的時候極其痛苦。 他的疾病已經沒有治療的可能了,所以富大龍的父親才想讓兒子給自己一個痛快。

之前富大龍一直不愿說清搜索記錄與礦泉水的事情, 就是不愿意背負不孝的身份。正是因為他是個大孝子,為了防止父親想不開, 白天和夜晚與妻子輪番看著父親。看到父親難受的樣子,富大龍才猶豫地配置了那瓶礦泉水,但仍然沒有想好到底用不用。

富大龍的家庭全款買了房子,可是錢大多都是借的親戚的。 父親重病,家里有小孩,為了還清欠款,富大龍必須格外努力。所以謝玲不在乎的時間,對于富大龍是那麼重要。 所以富大龍才會選擇切換路線,為了省幾分鐘去接下一個單子。

富大龍父親的主治醫生也作證說,富大龍是個孝子,也曾在之前咨詢過自己安樂死的事情。每次父親看病,富大龍都守在跟前,無論父親多麼急躁,富大龍總是很平和地安撫父親的情緒。

最終法院宣判富大龍過失致人死亡, 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兩年。

結語

其實這件事情,兩人都有過錯,但是究其根源在于謝玲的母親。從小謝玲母親對于謝玲關懷的缺失,造就了她如此偏執的性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