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許文彪多有原則,黑化的就有多徹底,他的妥協是場遺憾

一直崇拜的師傅背棄了理想,心愛的女友與他漸行漸遠,弟弟闖禍需要一大筆錢來彌補,母親這般年紀,卻要為生活的苦難而盲目奔波。

生活中一步一個坎的時光,令許文彪難以維持曾經的原則,葉榮添想要讓他變通,一直勸說他放下原則,卻又不想看著好友步入無法回頭的境地。

奈何許文彪(陳錦鴻飾)無路可走,在他殺死那個企圖搶劫他錢財的男人的時候,他的心就開始擁抱黑暗了。

如果擁抱陽光的時候,擁有的盡是打擊,那麼他,甘愿徹底沉淪。

所以,過去許文彪多有原則,是一個多麼好的人,那麼之后,他便黑化得多麼徹底,變得有多麼可怕。

這是一個被打碎了信仰,遭遇了太多痛苦的人,最后的宣泄和報復,他以自己的改變,來痛斥曾經遭遇的不公,與折磨。

所有人都在叫許文彪改過,卻沒有人在意他如何變成如今模樣,有些事一旦開始就不能回頭。

過去的他有思想有能力有原則,善良執著上進,可是從他被逼迫收黑錢開始,所踏上的,就是一條不歸之路。

欲望被打開,就會永無止境,他害死了那麼多人,到最后早已麻木,明明最開始不是他一個人的錯,可到了最后,承擔的卻只有他一個。

許文彪與葉榮添(羅嘉良飾)曾經親如手足,可經歷一切之后,卻要斗到不死不休的地步,馬志強(郭晉安飾)連他害死自己父母都可以原諒,但他對葉榮添卻只能選擇斗到底。

葉榮添和岑穎欣(郭可盈飾)對許文彪的拯救計劃是成功的,他最終醒悟,選擇改過,可悲慘的結局卻仿佛早已注定,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再也沒有機會重新開始。

無論是兄弟,愛人,還是夢想,許文彪終究一無所有,他也再也不能知道,很久以后,他夢想的無煙城,最終是由他曾經最憎恨的人來實現的。

許文彪,葉榮添與馬志強年少相識,是相識多年的同學,更是親如手足的兄弟。

初相識的時候,葉榮添剛剛轉校過來,他成績很好,第一次考試便得了第一名。

而許文彪卻因學習不得要領,所以成績一直墊底,后來葉榮添將學習的方法教給了許文彪,再加上許文彪很是刻苦,這才令成績一路飆升。

葉榮添是一個頭腦靈活,處事圓滑,并且對金錢嗅覺靈敏的人,他在學生時代,便沉迷于各種賺錢的方式,所以在他轉學來的第二學期,成績便由第一淪為倒數。

反而是刻苦學習的許文彪,在他的努力之下,成績突飛猛進,成為了第一名。

但是葉榮添雖然成績退步了,卻在上學的時候,便賺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相比于其他兩人,也許只有馬志強是最平凡的,但他單純善良,為人和善,成績平穩,也沒有特別偉大的夢想,這樣的人卻反而更容易,獲得幸福。

畢業之后,兄弟三人在各自的領域奮斗著,感情卻始終如一,許文彪成為了建筑師,葉榮添開了自己的貿易公司,馬志強進了銀行。

三個人明明性格迥異,卻偏偏建立了如此深厚的情誼,當時母校的大樓需要重建,葉榮添與許文彪都進入了籌委會幫忙。

葉榮添傾盡多年心血,設計出了一款電子寵物蟲蟲機,希望可以在展銷會上,獲得市場的青睞,結果公司的員工阿祥卻私吞了公款,令葉榮添的公司陷入危機。

無奈之下,葉榮添只能在籌委會,騙取了母校修建大樓的費用,馬志強在銀行偶遇葉榮添,幫他存支票的時候發現了這件事,但知道他的苦衷,只能為他隱瞞。

葉榮添公司的員工因被拖欠工資,而紛紛離開,此時,岑穎欣因母親曾經在葉榮添的公司買過一批貨物,跑來指責葉榮添的公司詐騙。

但她卻因不認識葉榮添,而見面不識被他欺騙,無功而返,馬志強看著葉榮添忽悠岑穎欣,心里很是難過。

許文彪得知葉榮添騙走了籌建會的錢,怒不可遏,要求葉榮添趕快還錢,還將這件事告訴了學校。

葉榮添覺得被兄弟出賣,而與許文彪大吵了一架,誰知,當他趕到學校道歉的時候,才知道,許文彪已經用自己的錢,幫他償還給了籌委會。

后來,馬志強再次偶遇岑穎欣,才知道,她的母親患了癌癥,急需手術費進行治療。

而葉榮添的母親曾經在大陸治好了癌癥,所以岑穎欣便寄希望于葉榮添,朝他要了地址。

正巧當時蟲蟲機的質量出了問題,為了快速解決問題,葉榮添趕往大陸,再次遇到岑穎欣。

葉榮添見到她,為了母親而如此執著,便陪伴她一起尋找那位醫師,只是找到最后才發現,那位醫師已經去世了。

展銷會上,葉榮添的蟲蟲機被一名日本商人看中,想要買斷版權,原本葉榮添不愿意。

但他見到許文彪,拿錢幫助他,而與女友彭芷蔚(邵美琪飾)爭吵,便忍痛將蟲蟲機的版權賣掉了。

許文彪進入明大集團工作后,才知道葉榮添與葉家之間的恩怨,也便明白了,為什麼葉榮添為什麼會這麼迫切地想要出人頭地。

葉榮添賣掉了自己的產品,決定結束公司,進軍房地產,并成立了建筑公司,與許文彪及馬志強一起合作,岑穎欣因暗戀葉榮添,便也來到了建筑公司幫忙。

許文彪的女友彭芷蔚,是一個事業心極強的女強人,她在地產大亨葉孝禮(秦沛飾)的小兒子,葉榮亨(吳奇隆飾)的幫助下,開了自己的公關公司,事業做的風生水起。

但是相比之下,許文彪仿佛一直在原地踏步,他立志做一名出色的設計師,但自己的設計卻頻頻被上司改動,而女友也因忙碌而對他很是冷落,令他心中很是憋悶。

后來,許文彪從明大辭職,全身心投入在葉榮添的建筑公司,他們買下了一處爛尾樓,改建成了屋村,雖然過程很是波折,但最終還是獲得了成功。

彭芷蔚與上司葉榮亨的關系過于密切,引得許文彪的不滿,甚至有一次,葉榮亨的前女友,還認為是彭芷蔚搶走了葉榮亨,而大鬧了一場。

許文彪很是生氣,可彭芷蔚卻因許文彪誤會她與葉榮亨有私,而大發脾氣并提出了分手。

葉榮添做事略有些不擇手段,而許文彪卻原則性極強,兩人工作方式不同,竟然發生爭吵,最終,許文彪決定離開公司,去政府規劃署工作。

帶許文彪入行的師傅,是他最尊敬的人,是師傅讓他明白,做建筑該有的初心,可是許文彪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來到政府規劃署,卻是他命運轉變的開始。

許文彪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開香港了,那時候她婚內出軌,走的時候很是難堪,肚子里還懷有別人的孩子。

所以許文彪的父親,哥哥和姐姐,都對這個妻子和母親,很是憎恨,只有許文彪還和母親保持著聯系。

母親到台灣之后,又生了一個兒子,取名為張自力(古天樂飾),他年少輕狂很愛闖禍,因為他欠下一大筆錢,母親無奈之下,只能來找許文彪借錢。

然而許文彪薪資微薄,根本沒有辦法籌到那麼多錢,所以很是苦惱。

葉榮添與狡詐的霍景良(郭鋒飾)合作,而霍景良則盯上了他的兄弟許文彪,因為他在政府規劃署工作,可以提前透露消息。

霍景良逼迫葉榮添去勸說許文彪,但許文彪不肯收黑錢,直到他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很敬佩的師傅,竟然收受賄賂,那一刻,他的世界,出現了裂痕。

葉榮添為了讓許文彪同意收黑錢,有意無意地阻止他,想出的一切可以籌到錢的方法,最終不得不變賣,自己的最喜歡的屋子。

歷經波折,好不容易在彭芷蔚的幫助下,才籌到了錢,路上竟然遇到了劫匪,多日的壓抑仿佛在那一刻被激發,許文彪為了保護手中的錢,一刀刀的刺向劫匪。

終于救出了母親,可許文彪卻得知,弟弟欠下的錢,遠遠不止這些,那一刻,許文彪就好像是在海中,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拉扯著他。

那名劫匪被殺了,許文彪夜夜噩夢連連,白天,他開車出門,卻遭遇交通事故,明明被撞的是他,對方卻惡人先告狀。

此時的許文彪已經不是過去的許文彪了,他被激怒后,動手打了人,葉榮添與馬志強趕來相救,為了救出他,他們收買了被打傷的人,還說了謊話。

由于他們了解許文彪,擔心他太過正直,不配合他們的謊話,而給自己帶來麻煩,誰知,許文彪卻出人意料地也說了謊,還說的天衣無縫。

葉榮添察覺出了許文彪的變化,他心里隱隱為這位兄弟擔憂。

霍景良再次逼迫葉榮添去說服許文彪,但他不愿意再給他施加壓力,哪怕因此會與霍景良反目,他還是拒絕了。

可當葉榮添再次見到許文彪的時候,他竟與霍景良在一個飯桌吃飯,還聊得很是開心,當他得知許文彪已經同意收黑錢了的時候,更是驚訝不已。

葉榮添不停地提醒許文彪,這條路,走了就回不了頭了,許文彪卻毫不在意,直言過去的自己,太傻了。

人有時候真的很矛盾,葉榮添曾經希望許文彪可以圓滑一點,可現在,他卻不想讓許文彪踏上這條路,而自毀前程。

但對于許文彪來說,他卻覺得這世間之事,太過諷刺了,他堅持著原則和正義的時候,卻因錢而處處碰壁,受盡苦楚。

如今他放棄了原則和底線,反而可以賺錢賺得這般容易,只是一個思想的轉變,他就可以輕松解決母親和弟弟的難題,又能帶家人過上好日子,所以他才會覺得,過去的自己真傻。

岑穎欣曾經對許文彪的母親照顧有加,令他很是感動,漸漸對她動心,為了幫她找到胸針,一晚上沒睡在外奔波,聽到她對未來的家的設想,便將自己的房子按照她喜歡的樣子來設計。

彭芷蔚雖然被葉榮亨追求著,但她心里始終還有許文彪,可是許文彪卻早已愛上了岑穎欣,奈何岑穎欣卻仿佛對葉榮添還有余情。

馬志強因幫助葉榮添,被銀行開除了,葉榮添很愧疚,便叫馬志強來自己的公司負責財務。

想開了的許文彪,漸漸變得世故圓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程度,甚至不亞于葉榮添。

有時候,馬志強甚至覺得,自己的思維根本就跟不上他的兩個兄弟。

比如說葉榮添與許文彪一起討論上億生意的時候,可他卻因發現換一個辦公品廠商來合作,每年可以為公司省下幾千塊錢,而興奮不已。

他們的公司規模太小,根本無法與葉氏和霍氏這樣的大集團抗衡,于是,他們密謀借助兩方的財力,在他們過招之時,坐收漁利。

葉孝禮的肝出了問題,病重入院,葉榮添和許文彪故意得到病例信息,散播出去,引得霍景良企圖吞并葉氏旗下的明大公司。

兩大集團博弈,最終令葉榮添與許文彪的計劃順利實施,大賺了一筆,而霍景良反應過來之后,卻開始針對他們二人,出手與其爭奪收購世紀公司。

葉榮添為了給霍景良增加負面消息,而讓許文彪出手,給霍景良找麻煩,原本他覺得自己太沖動,可能會壞事,才讓許文彪出手,誰知許文彪更瘋狂,直接放火。

誰知,火勢太大,不受控制,而放火之人也深陷火場,馬志強的父母出現在那棟大廈之中,因大火被困在電梯里。

葉榮添與許文彪急忙跑去施救,許文彪找到了被困在電梯里的叔叔和阿姨,卻也遇到了許文彪派出去放火的人,渾身是傷的出現。

許文彪為了滅口將他殺死,馬志強的母親卻正好見到他殺人,無奈之下,許文彪只能將馬志強的母親殺死了。

這場大火,令馬志強失去了父母,葉榮添與許文彪都很內疚,他們唯一的收獲,便是成功令霍景良背了鍋,而他們順利收購了世紀公司。

然而,雖然結果是成功的,可葉榮添卻覺得,代價太大了,反而許文彪不以為然,心中默默認為,是馬志強的父母倒霉,碰巧出現在那里。

在許文彪的努力之下,終于打動了岑穎欣,岑穎欣是善良單純的姑娘,她一直以為許文彪都是那個正直,仗義,上進的人,可是哪怕她成為了他的妻子,也沒有發現,他早已改變。

許文彪暗中創立公司,讓其哥哥出面打理,還與狡詐的葉榮晉(馬德忠飾)合作,令公司股價大跌,葉榮添得知是許文彪在背后操作之后,對他很是失望,兄弟二人徹底決裂。

馬志強一直都在努力為兩人做調節,卻在他們爭吵之時,無意間聽到是許文彪放火才令他失去了父母,那一刻,他難過的差點失去了理智。

許文彪懇求馬志強不要報警的時候,差點動了殺機,卻最終因多年的兄弟情義,而放下了這個想法。

最終,馬志強也沒有將這件事說出來,而是默默承受了這個殘忍的真相,因為許文彪的陷害,葉榮添失去公司,傾盡一切,只為馬志強保住了他從父母那里接手的面店。

馬志強對許文彪的態度陡然轉變,引起了他身邊之人的懷疑,最終,令馬志強母親之死的真相被揭露出來,誰知,許文彪喪心病狂,再次為掩蓋真相而殺人。

但是關鍵性的證據已經到了馬志強的手中,許文彪為了搶回證據,竟打傷了馬志強,幸虧葉榮添及時相救。

葉榮添與許文彪爭執之時,意外將他推到了馬路之中,令他發生交通事故,腿被車軋傷,造成了終身殘障,而葉榮添也因此,入獄半年。

成為了殘障的許文彪,更加瘋狂,無所不用其極,利用身邊能夠利用的一切,企圖吞并明大,不但將葉榮晉踢出了公司,還令他欠下巨債。

葉榮添出獄之后,在葉孝禮的請求下,來到明大幫助葉榮亨,對付許文彪。

許文彪因賄賂而遭到廉政公署的盤查,資金被凍結,為了有更多的錢做周轉,竟然伙同葉榮毅,綁架葉榮亨獲得贖金。

除此之外,為了逃脫法律的制裁,他還說服了哥哥,替他頂下了罪責,入獄服刑。

許文彪為了除掉葉榮添,買兇殺人,令他掉入海中差點死去,葉榮添不想再看著昔日的兄弟繼續瘋狂下去,便聯合岑穎欣,部署挽救許文彪的計劃。

作為一個建筑師,許文彪一直以來都有著放不下的夢想,他想要建設一座環保社區,無煙城,叫做Ivy City。

只是,在追尋夢想的路上,有太多的障礙,和岔路,他面對選擇與捷徑,不可避免的動了心,走錯了路,選擇了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葉榮添為了拯救許文彪,令他一無所有,就連岑穎欣為他生下的孩子,也隱瞞了下來。

他的計劃是成功的,最終許文彪醒悟了,他制止了最后的那場,買兇殺人,卻因誤食了一顆消炎藥,而病發跌落山崖而死。

葉榮毅買兇殺人,但殺手到的時候,許文彪卻自己跌下了山崖,但是葉榮毅并不知道,便為了脫罪,設計令最后見到許文彪的岑穎欣,背上了謀殺親夫的罪名。

由于對岑穎欣有利的證據都被毀滅了,葉榮添沒有辦法幫助岑穎欣脫罪,便幫助她越獄,誰知在被追捕之時,中槍而死。

而接連失去摯友的葉榮添,幾近瘋狂地找葉榮毅復仇,最后醒悟,卻沒能救下葉榮毅。

善惡到頭終有報,葉榮毅最終慘死在菲律賓,只是明明是他自作孽,可葉孝禮卻將兒子的死,歸咎在了葉榮添的身上。

因為許文彪的黑化,牽扯出了這麼多的事情,可悲的是,曾經走上歪路,不是他一個人的錯,可所有的結果,卻始終都要讓他自己來承擔。

原本才華橫溢,眼中閃爍著夢想的光芒的少年,終究還是沉淪在了黑暗之中。

電視劇《創世紀地產風云》,講述了葉榮添,許文彪,馬志強三兄弟,白手起家創業,歷經種種波折,心境都發生了不同的變化,最終,葉榮添與許文彪兄弟徹底決裂,斗爭不斷,不死不休的故事。

商業戰場之上,人性被暴露的一覽無余,許文彪摒棄了良知,原則,底線,曾經他以為他得到了一切,可是到最后,卻發現,他已經一無所有。

當他在妻子和兄弟的幫助下,終于醒悟,卻始終沒有了回頭的機會,當他決定收黑錢的那一刻,葉榮添便告訴他,這條路不能回頭的時候,仿佛便注定了,許文彪的下場。

命運是一個輪回,好像總會回到原點,許文彪害死了馬志強的父母,最后,他也因吃了馬志強的消炎藥而死,而他的夢想,終究也要由他曾想要殺死的兄弟,來幫他完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