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幕后,浣碧比華妃還囂張,藍盈瑩逼著導演給自己加戲?

「逼著」導演給自己加戲?浣碧怎麼比華妃還囂張。

藍盈瑩能拿到《甄嬛傳》中浣碧這個角色,最該感謝的一個人就是張曉龍。

在《甄嬛傳》中飾演溫太醫的張曉龍,不僅是劇組的禮儀指導,還是藍盈瑩在中戲的老師,在劇組選演員的時候,他覺得藍盈瑩很適合浣碧這個角色,就和導演推薦了她。

身為老師有這麼好的學習和鍛煉的機會,他自然是會幫學生們爭取,但真正拍板張曉龍說了可不算,歸根結底藍盈瑩能拿到這個角色靠的還是自身的實力,才讓導演能放心大膽的用她。

不過畢竟是個還在讀書的學生,沒有什麼拍戲的經驗。

有的時候拍哭戲,她是真的哭不出來。浣碧撞棺材自盡那一段,在自盡前她有一段暗自悲傷的戲份。

可她怎麼都哭不出來,孫儷在旁邊看著也著急,就去找導演鄭曉龍說,你去說一說盈瑩吧,你一說話她就能哭出來。

鄭曉龍就走到藍盈瑩旁邊蹲下來,和她說沒關系,我們都等你。

藍盈瑩的眼淚一下就出來了,她趕緊把導演推走,最后這場戲一條就拍下來。

有的時候藍盈瑩是真的讓導演省心,不過有的時候她也是真的「不受控制」。

拍戲的時候,有一場戲是有反轉,但是因為她不是主線人物,所以鏡頭里沒有她,但藍盈瑩覺得這段戲應該給她一個近景,于是乎直接去找了導演,要求給自己一個近景。

演員和導演商討如何拍攝是劇組的常態,畢竟大家都是為了這部劇能更好。

或許正是藍盈瑩骨子里的那股勁兒,征服了導演,也讓她迎來了自己角色中的高光時刻。

鄭曉龍導演從事導演行業數十年,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什麼樣的演員沒見過,藍盈瑩這點小要求,還不是最讓導演發愁的。

真正令他發愁的還是某些特殊的戲份該怎麼拍

《甄嬛傳》接生戲難倒鄭曉龍,臨開機還不知道要怎麼拍

《甄嬛傳》講述的是甄嬛的奮斗歷程,一個女人在皇帝的后宮起起伏伏,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女,一步一步被推著長大,最終走向了權利之巔。

既然是圍繞著皇帝后宮的女人寫故事,那生孩子就是避不開的話題。

畢竟皇家尤其看中綿延子嗣,孩子也是后宮女人們爭寵的利器,所以我們會發現《甄嬛傳》中有好幾處生產的鏡頭,像是甄嬛、沈眉莊生孩子,包括安陵容小產都有特寫鏡頭。

不過在拍攝之初這種情節該怎麼拍可難倒了鄭曉龍。

皇家生孩子是什麼樣子的,沒有人知道,書上也沒有記載,在哪里生、該怎麼生、鏡頭該怎麼給、接生婆和太醫該站在什麼位置上,一堆問題都砸在了鄭曉龍身上。

下午就要開機了一直到吃完午飯鄭曉龍都沒想好到底要怎麼拍。

在開機之前鄭曉龍就出去沿著橫店故宮的景來回轉悠,突然鄭曉龍靈機一動,皇家最不缺的就是人,她干脆把能用上的人都用上。

于是就有了四個丫鬟抻著被角,接生婆在被子下邊,太醫跪在屏風后面的畫面。

一個個單獨的鏡頭組織起來,就形成了一場完整的戲。

在看劇的時候,是不是有很多人都好奇,為什麼甄嬛生孩子的時候她的被子上會有一大堆的花瓣?

那是因為當時再拍戲的時候,鄭曉龍安排好一切之后,走出片場,他看見地上擺了好多的菊花,于是他又抓了很多菊花的花瓣灑在了被子上。

撒完之后鄭曉龍瞬間覺得場景又高級了不少,又有了些皇家的感覺。

作為一名導演,鄭曉龍最大的優點就是,敢想敢做,編劇用文字描述出的畫面,導演要把它變成現實。

而編劇沒有呈現出來的畫面就需要導演開動想象力,將一切的不可能變成可能,所以啊我們所看到的一些鏡頭都是導演用「特殊方法」拍出來的。

《甄嬛傳》里的這些鏡頭,竟都是這樣拍出來的

還記著果郡王綠了四大爺那一集嗎?雨中定情是全劇的感人篇章,不過看到這段戲拍攝花絮就沒有感人的氛圍了,反而讓人對甄嬛和果郡王有了幾分憐惜之情。

導演一聲令下果郡王就沖進了高壓水槍制造的大雨之下吹起了笛子,雖然在雨中果郡王的笛聲不敢恭維,但是李東學可是真的為了角色卻學習了吹笛子,可能是雨太大影響了發揮吧。

安陵容冰嬉是怎麼拍攝的呢?遠景由替身演員完成而近景則是由陶昕然坐在木箱子上被工作人員拉著滑動。

在劇中甄嬛一段彈琴的戲份,然而孫儷可是從來沒接觸過的彈琴,于是在片場鬧了不少的笑話,考慮到孫儷不會彈琴鄭曉龍特地找來一個mp3救場。

雖然伴著音樂彈得有模有樣,但古琴老師一眼就看出了問題,孫儷的琴都放反了。

拍一個登基大典最苦的不是底下跪著的大臣們,而是教大家該怎麼下跪的張曉龍。

張曉龍不僅在《甄嬛傳》中飾演溫太醫,他還是全劇組的禮儀指導,甄嬛的驚鴻舞就是張曉龍教的。

登基大典是個大場面,和一對一的教孫儷不一樣,橫店大多是一些群眾演員,他們都沒有基礎,你想要所有人整齊,就得給他們示范,一邊又一遍的教他們,

為了統一上百人下跪的動作,張曉龍跪在所有人面前教他們,之后帶著他們一起做,一場戲下來連做示范在加上帶著大家一起做,張曉龍磕了上百個的頭

一部影視劇的拍攝,上到導演下到群演沒有一個人是容易的。

觀眾們為什麼喜歡看《甄嬛傳》,因為它是集結了所有人的心血和努力打磨出來的精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