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祺貴人被打死,蘇培盛的一口唾沫,真是絕了

皇后團隊滴血認親失敗后,先鋒隊員祺貴人被打入冷宮。

祺貴人污蔑熹貴妃、六阿哥是大不敬,皇帝為了寬慰熹貴妃,開始責難瓜爾佳文鴛的母家。

瓜爾佳鄂敏被查出誣陷大臣,勾結黨羽,藏污納賄,行事殘酷不仁等罪名。

一個多月,曾經的功臣,就被抄家、入獄,流放,最終鄂敏在獄中自裁。

有沒有發現這個套路非常熟悉,甄遠道也曾經遭受過同樣的流程,只不過流放寧古塔后熬過來了,等來了甄嬛的復寵,最后回京治病,只求了一個閑職養老,不再參與政事。

看起來皇上是為了熹貴妃,責難祺貴人和她的家人,其實不過是一個幌子。

四大爺自從經歷年羹堯和隆科多的事情后,對于有功之臣非常忌憚,生怕他們把自己的勢力擴大,威脅到自己的皇權。

前朝、后宮,互相瓜葛,皇帝已經開始采用平衡之術。

為了扳倒年羹堯和隆科多,甄遠道和鄂敏立了功。但皇帝只升了甄遠道,鄂敏自然不滿。

而甄嬛那時要封妃,多番參政,意見又和皇帝不合,多次替皇帝討厭的人求情;同時,甄遠道也在前朝進言,同情逆黨。

甄嬛封妃時,穿錯純元的舊衣服,皇帝大發雷霆,其實不過是找個理由壓制甄嬛的晉升之路。一面又流放了甄遠道。

說到底,皇帝就是利用甄嬛和祺貴人,來牽制她們的家人。又用甄遠道和瓜爾佳鄂敏,平衡著前朝的勢力。

甄嬛和祺貴人,都不過是皇帝的棋子。

只不過甄嬛還有利用價值,而祺貴人已經是棄子。

祺貴人得知整個家族被抄,從冷宮跑出來,敲皇后的門沒人理,又去御前求見皇上。

她單純地以為,皇帝是因為她才遷怒家人,而皇帝念她侍奉多年,只廢她為庶人,沒有賜死。

皇帝真的是念舊情嗎?不過是借著滴血認親這個事,扳倒瓜爾佳鄂敏這個功臣,免除后患。

對皇帝而言,鄂敏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扳倒了年羹堯和隆科多,又告發了甄遠道,都是皇帝需要他去做的事。

如今事情完成了,成了功臣太輕狂,皇帝斷然不會坐等他變強,重蹈年羹堯的覆轍。

況且瓜爾佳鄂敏沒有兵權,要除掉他,比起年羹堯要容易很多,只需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由頭。

當初的甄遠道何嘗不是如此?就算無罪,但皇帝看他不順眼,不能讓他做大。

就像果郡王所說,淡泊自抑,才是在皇上身邊的生存之道。

有功之臣,在立功后要懂得及時收斂鋒芒,退居二線,才能得善終。

皇帝說完對瓜爾佳氏的發落,就開始試探甄嬛:我準備平反你父親的冤案,官復原職。

甄嬛經歷過大起大落后,自然明白皇帝的心思,連忙表明心意:我的父親已經年老,不要再給他過高的官職。

皇帝略加思考,就給了甄遠道一個四品典儀的閑職養老。

皇帝為什麼要試探甄嬛,就是看甄嬛居高位后,是否有野心做大。

安分守己,才是活命之道。

明明皇帝發話,沒有賜死祺貴人,為什麼蘇培盛自作主張打死了祺貴人呢?

祺貴人跪在門外,一番求情后,就開始詛咒甄嬛,各種惡毒的話都有。蘇培盛自然聽不下去。

蘇培盛作為槿夕的另一半,自從對食事件后,與甄嬛已經是一個戰壕的隊員,榮辱與共,禍福相依。

蘇培盛能完好從對食事件走出來,繼續當皇帝身邊的首領太監,是甄嬛四處奔走打點,讓他沒有受太大的折磨,又委托了端妃說情,才救出了兩人。

要知道那時候,皇帝只當成一件小事,根本沒打算救蘇培盛,還責怪蘇培盛為什麼不告訴他,讓他以后不要再和槿夕來往。

蘇培盛出來后,在皇帝面前掉眼淚,是有些心寒的。對甄嬛,是非常感激的。

后來,甄嬛生下雙胞胎,唯一的請求就是給蘇培盛和槿夕,請皇上賜婚,兩人才名正言順結為夫妻。

蘇培盛慢慢偏向甄嬛,一點也不奇怪。

蘇培盛下令打死祺貴人,還有一個原因是為了給槿夕報仇。

在滴血認親事件上,崔槿汐給甄嬛求情,祺貴人可是什麼狠話都說過,說槿夕的話不可信,還要拉去慎刑司72道刑罰都來一遍,肯定會招。

蘇培盛可是受過慎刑司的罪,知道是什麼滋味。

當時蘇培盛就說過一句:這要是72道刑罰下來,人早就沒了。

祺貴人只顧著火力對準甄嬛,連槿夕一起不放在眼里,卻完全沒顧及到蘇培盛這層關系。

蘇培盛敢下令打死祺貴人,直接拉到亂葬崗埋了,也是看祺貴人再也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祺貴人有恩寵和母家的權勢的時候,蘇培盛不能把她怎麼樣,如今瓜爾佳氏整個家族倒了,也就沒人可以撐腰了。

蘇培盛看到祺貴人被打死,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潛台詞:什麼東西。敢得罪我。

祺貴人被拉走時,皇后特意叫安陵容觀看,以此警醒她,說了這樣一番話:

知道她為什麼不得好死嗎?她太不中用了,不中用的人留在宮里,除了死,沒有其他出路。

祺貴人對皇后沒有了利用價值,瓜爾佳鄂敏對皇上沒有了利用價值,最終都落得了不得好死的下場。

而安陵容,看到祺貴人的下場,想到了自己,瑟瑟發抖,只能更加依賴皇后。

還是皇后最懂得,怎樣拿捏安陵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