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的床,比華妃和甄嬛的床都大,這是為何?

《甄嬛傳》這部劇播出已經將近十年了,相信大家都對它很熟悉,畢竟這可是在播出時風靡全國,時至今日,它的熱度也只增不減。

在甄嬛傳中,每個角色都被刻畫得淋漓盡致, 尤其是后宮女人之間的明爭暗斗,以及交織在家族中間的利益紛爭扣人心弦。

仔細看的話,其實不難發現,在這部劇中,安陵容的床比華妃和甄嬛的都大,這是為什麼?

地位疑惑

在生活中,往往一個人所有物的大小或是規模與其身份地位有著很大的關系。比如一個人越有錢、身份越高,享受到的待遇也許就越好, 可能會有大房子、加長豪車。

其實在古代封建社會也不例外,位階高者的出行、門匾、服飾等等方面都有相應的規格。

這樣也就讓我們陷入了一個誤區,二者之間是必然的因果。 封建時代注重禮教等級,如果有這樣的想法再正常不過的。

但是也不是所有的關系一定是這樣,在《甄嬛傳》中,就為大家用實際表明了床大不一定身份地位高,同時也流露出皇上與后宮中人那些耐人尋味的細節。

可以從這麼多集觀察到,年妃自己寢宮的床榻不是很大,放到現在大概也就是普通1米5寬左右,僅僅只夠兩個人躺。

甄嬛就更不用說了, 她的床榻比年妃的還要小一點,大概1米2左右,她若是躺下,那另一個人只能將就著側躺在一旁或者坐在旁邊,想要兩人并排躺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然而,相比年妃背靠著年氏家族的勢力與甄嬛頗得皇上寵愛, 為何平平無奇的安陵容的床比這倆人的還要大。

毫不夸張地說,甚至可以在這張床上跳個舞、喝個茶啥的。那麼這究竟是為什麼?為何安陵容這里可以不顧及等級尊卑?

總得一句話,就是天大地大,皇上最大,這一切都是清朝最高當權者默許的。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除此之外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結果是多種原因綜合之下而共同引起的。

自身心性

要考究安陵容的床榻如此之大的原因,首先要談及她本人身上的一些相關點。

在《甄嬛傳》前五集,有這些女子們入宮待選的畫面, 開頭就是她們三三兩兩呆在一起,很明顯,這些在一起的女子大多入宮前就相識或是相知。

而且很重要的是,她們一個個背后的實力可不容小覷,幾乎都是世家大族、朝中官員之女。

在這樣一個「抱團」的環境下, 出生于一個小縣令家的安陵容,很快發現自己與她們是天壤之別,差了十萬八千里,不僅如此,無論是衣服首飾、胭脂水粉、書籍知識,是哪一個也插不進嘴。

于是自然而然產生了落寞之感。想到這一處,安陵容必定想盡辦法往高處爬。

一開始,安陵容還心存著感恩,沒有被利益完全驅使。在她進宮初被眾人孤立的時候得到了甄嬛的幫助,她就把甄嬛劃到了自己好友的范圍。

但其實甄嬛和一起長大的沈眉莊才是真正的好友,這個下意識幫助安陵容的舉動只是因為看不慣其他人的「嘴臉」。

等到進宮大家都得到恩寵后,安陵容就一點一點發生了改變。

在偶然間聽到自己狠毒的話語,還是來自沈眉莊與甄嬛時, 安陵容大概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逐漸失去了交朋友之心。

在后宮中爾虞我詐,時間長了就很容易同化,安陵容看著一個一個和自己同時入宮的女子都封為了不同等級的嬪妃,自己卻一直得不到皇上的另眼相看,便非常著急。

尤其是曾經的好姐妹甄嬛因為過人的才情深受寵愛,安陵容內心不甘又嫉妒,同時怨恨自己把對方當作朋友,對方卻一點都沒有扶持自己一把的心思。

所以安陵容為了出人頭地而開始不擇手段。不僅投入到皇后的一邊,共同謀害甄嬛,害其小產,更是做出很多輕賤自己的行為。

有這樣一幕是眾人聚會,安陵容在冰上跳舞的場景,著實給了皇上一個意外驚喜,讓自己獲得了恩寵。

但現在看來再正常不過的跳舞,在當時可是只有舞姬等一些身份低微的人才會做出來的事,自然這種舉動令眾人所不齒。

回顧安陵容剛進宮的時候,似乎也是因為類似的舉動——唱了一首曲,而得到了封號。

工具人下場

要說安陵容自己不明白嗎?那肯定不是。只不過她既沒有年家那麼大的背后大樹,也沒有甄嬛一般的文化涵養,只好拿出些上不了台面的東西。

在皇上心中,他是喜愛甄嬛的,也是需要年妃那樣的人的,而安陵容平平無奇毫無吸引力,在他心中安陵容應該就是一個取樂的「工具人」。

偌大的床上, 皇上經常要求安陵容給自己唱曲,還要求在床上跳支舞。

現在大家都知道她的床為什麼這麼大了,無疑,皇上給她這麼大的床看似地位很高,但要求又貶低了安陵容,這一「矛盾」之舉充滿了諷刺意味。

其實仔細品味就會發現,雖然安陵容的床榻十分大,超越了甄嬛和年妃兩個重要人物, 但屋內其他陳設卻十分簡單,好不夸張的說有一點寒酸。

相比之下,甄嬛的寢宮應該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床榻小卻不失精致,屋內陳設都是上乘的。

由此可見,安陵容只是皇上無聊消遣時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工具,要單單憑借一張大床定地位,顯然是不可靠的。

安陵容出生不好,自己自卑,最后落得一個悲慘的故事結局,讓人感到十分心酸。

但能走到和好姐妹反目成仇的這一步,只能說心性敏感脆弱、愛胡思亂想的她在后宮中逐漸失去了自己,為了爭寵甚至不介意皇上對她并沒有太多感情,也能忍下皇上默許妃子的諷刺的種種表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