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正視人性的復雜的好劇,《白色強人2》堪稱今年的華語劇天花板

作為一個老港劇迷,我始終認為,一味的吹捧和唱衰,都不適用于現在的TVB。

如今的TVB拍劇,執迷不悟堅持炒冷飯是事實,野心勃勃求新求變卻也不假。

常見的情況是,TVB先是連出幾部老套平庸的劇集,令人失望,罵聲剛起,就會有一部驚喜之作扳回一城。

去年的驚喜是《星空下的仁醫》,今年則是《白色強人2》。

這兩部都是醫療劇,換句話說,都是職業劇。

職業劇也是TVB的金字招牌。我們記憶中的那些TVB職業劇經典,特點大概是職場戲夠專業,愛情戲也夠動人。

通常是兩條線并行,男女主角是職場中的專業人士,也是情場中的癡男怨女,一部劇看下來,觀眾能夠了解一個職業,也會和劇中的角色有成為老友的感覺。

我們常吐槽現在一些國產職業劇只會拍戀愛戲,這多少也是師從于當年的那些TVB職業劇,只可惜東施效顰,人家職場戲拍得好,學不來,只會學著拍愛情戲,又流于表面。

學生是學廢了,老師則在精進學業。

拿醫療劇來說,二十多年前的《妙手仁心》就是很多人心中的經典。拍到今天,到了《星空下的仁醫》以及《白色強人2》和其前作,TVB拍醫療劇是駕輕就熟了,越拍越有心得,更找到了新思路,不但保留了過往佳作的精髓,還完成了創作上的迭代升級。

制作更精,立意更高,格局更大。

有2當然有1,2019年,《白色強人》第一部播出時,反響就相當不錯。我個人覺得,TVB在2010年之后雖然日漸衰落,不復當年,但至少有三部劇還是出色到值得一看再看的,分別是《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天與地》以及《白色強人》。如果說《義海豪情》代表著TVB過去的榮光,《白色強人》代表的則是TVB的未來。

《白色強人》不但在制作上用了大手筆,布景上大氣,專業上用心,號稱拍了港劇史上最多的手術戲,每一個細節都力求做到真實可信,它也一改TVB劇「家長里短占半集」的特點,沒有多少廢戲,精彩而緊湊,只有25集的體量,更是對觀眾十分友好。

如果說這部劇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大概是結尾略顯倉促,如今第二部終于播出,也算是一種給觀眾的交代。

三年前我關注《白色強人》,其實是因為它的演員陣容。

陣容便能體現野心。

第一部中,兩位男主,是郭晉安和馬國明。

拍《白色強人》時,安仔已經是三屆視帝,當然,他的演技也不需要獎項來證明。這位演技絕佳的「千面小生」,演什麼角色都得心應手,他能演活傻里傻氣的阿旺,也能演好各種各樣的奸角,同樣是笑,他能笑得春風化雨,也能笑得觸目驚心。要詮釋YT楊逸濤這個亦正亦邪的復雜角色,非他莫屬。

《忠奸人》劇照

馬國明則正是憑借《白色強人》中的唐明醫生一角拿到了多年來夢寐以求的視帝獎項,勤勤懇懇演了這麼多年戲,終于得到了肯定。

《降魔的》劇照

女主角方面,《白色強人》第一部請到的是唐詩詠、李佳芯以及張曦雯,個個都是靚女,演技未必都靠譜,顏值卻絕對都過硬。

第一部中,姜大衛的出演也算是不小的亮點。

另外,在劇中出演重要角色的蔣志光作為TVB的老牌綠葉,演技也是不必多說的好。

到了第二部,郭晉安、馬國明、唐詩詠、張曦雯、蔣志光宣告回歸,少了李佳芯,多了胡定欣。

男主方面,則添上了觀眾緣極佳的陳豪,我個人是非常喜歡陳豪的,陳豪是那種天生有戲的好演員,有他在的劇,都會變得更加有趣。

第二部的故事,延續著第一部的脈絡展開。

《白色強人》從第一部到第二部都是兩條主線,一是醫生在醫院治病救人并抽空談個戀愛,二是香港醫療體系內部的權力博弈。

前者是傳統藝能,后者則是創新改變。第一條線確保了這部劇仍有TVB經典的韻味,第二條線則將這部劇的格局也提到了另一個高度。

我個人很喜歡「白色強人」這個劇名,「白色」不必說,「強人」是重點。強人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我們無法用善惡來定義強弱,而強人之所以為強人,一定是有能力也有目標,并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不惜使用一切手段。

劇中郭晉安飾演的楊逸濤醫生,就是典型的「白色強人」。

第一部中,作為明成北醫院的副院長,楊逸濤剛出場時,會讓觀眾誤以為他是大反派。

他的設定是能力極強的神經外科專家,曾在私人醫院工作,做一台手術就能賺好幾百萬,但他選擇到公立醫院明城北做事,因為和擺在眼前的財富相比,他有更高更遠的追求。

他力主開展醫療改革。

簡單來說,他想要以明成北作為試點,把公立轉變成私營,讓明城北成為一家上市醫院。

在外人看來,他這麼做是為了讓自己名利雙收,賺得盆滿缽滿,是利欲熏心的表現。

但楊逸濤自己并不是這麼想的。他想要讓明成北公轉私,是為了讓醫院擁有更多的經費治病救人,也讓醫院能從僵化的醫療體系中脫身,讓專業的醫療人員有更多話語權。

《白色強人》第一部看完,觀眾會明白,楊逸濤這個乍一看像是大反派的角色,倒其實是位不擇手段的真豪杰,他當然是野心家,但他的所作所為,都有崇高的理想作為依托,身為醫生,他會玩手腕,但人命關天的時候,他也能撇開所有利益關系和派別成見,將患者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第二部楊逸濤回歸,還是不忘初心,已經成為明城北院長的他,沒有被上一次的失敗打垮,仍然在為醫改提案。

這一回,他改革的訴求則是開放罕見病的藥物名冊,讓政府為罕見病患者出錢買藥,讓那些因高額醫藥費而無奈等死的罕見病患者獲得一線生機。

站在罕見病患者的角度來看,楊逸濤的提案無疑像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但站在政府的角度來看,開放罕見病的藥物名冊意味著一筆巨大的開支,但政府放在醫療上的財政預算是有限的,如果將大筆開支放在罕見病患者身上,是否又會影響對常見病治療的投入呢?

這樣的復雜問題,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會產生不同的觀點,我們永遠不能奢求用簡單的答案回答復雜的問題,何況這個問題關系民生,所謂民生,是千千萬萬個人的生死,千千萬萬個人,就會千千萬萬個變量。

我們不能去評判楊逸濤的做法是對是錯,《白色強人2》也沒有進行評判,它告訴我們的只是,楊逸濤因為這個提案和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利益沖突。

代表政府一方和楊逸濤在明面上針鋒相對的是胡定欣飾演的葉晴醫生。葉晴是香港醫院的聯網總監,也是另一家大醫院明心醫院的院長,醫術高地位也高,她反對楊逸濤針對罕見病的提案,不是因為她收了政府的好處,而是因為她有不同的見解。

葉晴醫生希望政府能拿出資金進行藥物的研發,擺脫罕見病患者對歐美藥企昂貴特效藥的依賴,在她看來,楊逸濤的提案是治標不治本。

換句話說,楊逸濤和葉晴在劇中的對立,不是正邪對立,不是善惡沖突,而是白色強人之間為了一樣的崇高理想進行的對戰。

從根本上看,他們的陰謀陽謀,為的都是病人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名利。

葉晴可以為了反對楊逸濤而選擇屈身去明成北做半個院長,楊逸濤則可以為了捍衛自己的提案冒著失去一切的風險而在所不惜。

這樣設計的戲劇沖突,是高級的,也是好看的,真正形成對立的不是幾個陰謀家,而是資源的矛盾,理想主義者的對抗本身,其實是棋子為了掙脫固有命運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觀眾看了幾十年戲,早就厭煩了簡單的二元對立,看到亦正亦邪的角色站在灰色的區域里奮戰,當然會覺得更新鮮更精彩。

我非常喜歡楊逸濤這個角色,是因為在他身上,有人性的崇高,也有人性的卑劣。很多時候,他不惜用卑劣的手段來捍衛崇高,在《白色強人2》里,他為了讓提案成功,請到罕見病患者到會上現身說法,但患者因為情緒激動發病不治,令對手找到了攻擊楊逸濤的突破口,無奈之下,楊逸濤偽造了患者的簽名,以此證明患者自己要求出席會議。楊逸濤用這樣的手段保住自己的權位,自然不是君子所為,但這個角色的精彩之處,正在于其復雜,他不是什麼偉光正的三好男主,卻格外迷人。

與楊逸濤相比,馬國明飾演的唐明醫生則更符合我們印象中的仁心良醫,但唐明醫生雖然為人正直,光明磊落,不參與權力斗爭,可他做事也有不擇手段之處,第一部中,他強行為簽署了拒絕心肺復蘇的病人施救、提前使用未經批核的藥物、擅自批準肺癌晚期的病人出院以及在明知血型不符合的情況下,大膽為病人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因此,十幾年來,他被醫發局多次聆訊。

第二部中,對唐明醫生的這一面,仍有展現,有患者不愿意手術,他就找來精神科的醫生說患者神志不清,替患者做決定給他做了手術。

不尊重患者意愿的唐明醫生做錯了嗎?如果他尊重患者的意愿,那位患者一定會在短時間內離開人世。

但我們能說唐明醫生的每一次自作主張和冒險都是對的嗎?不要評判,無需評判。

《白色強人2》和其前作,好就好在真實地展現了人性中的方方面面,其實醫療只是載體,不管一部劇拍的是什麼職業,核心終究是從事那個職業的人。

正視人性的復雜,才是創作出好劇的根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