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證先鋒1》何永章,用生命與惡魔較量,為公義死而無憾

初遇「色魔」

十四年前,何永章是重案組一名刑警,他正義感爆棚,沖勁十足,是警局上下人人稱贊的「辣手干探」。

一天,何永章接到報案,在一處田地里有一具衣衫不整的女尸。

經初步分析,女死者是被人先奸后殺,兇手十分殘忍,也十分狡猾,因為法醫在女死者體內竟然找不到一絲關于兇手的線索。

但是天網恢恢,有一個村民正巧在事發當晚見過兇手,他看到一個男人慌張地從田里出來,接著急匆匆駕車離去,村民記住了車牌號,而車主是一間電腦公司的老板,鄭曉東。

何永章順著這條線索展開調查,結果發現鄭曉東真的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于是,何永章親手逮捕了鄭曉東,雖然鄭曉東極力否認自己就是行兇之人,但是有村民證實當晚見到的男人就是他,所以何永章還是依法起訴了鄭曉東。

但是讓何永章始料未及的是,就在開庭之前,那名村民竟然被車撞死了。

在疑點利益歸于被告的大前提下,鄭曉東被當庭釋放。何永章看著鄭曉東一臉狂妄的挑釁,他氣得幾乎要吐血。

和「色魔」的一番較量

眼見兇手就在眼前,自己卻不能將他繩之于法,何永章覺得很不甘心。

為了心中的公平公義,何永章決定不放過任何一個線索,一定要親手逮捕鄭曉東。

那一陣子,何永章面臨著升級考試,這對于一個普通警察來說是難得的好機會,但是何永章不想為了自己的升遷就放棄調查鄭曉東,于是他一邊應對考試,然后利用放假時間悄悄跟蹤鄭曉東,希望能夠有新線索。

何永章不知道,狡猾的鄭曉東早已經發現了他在暗中調查自己。不但如此,鄭曉東還想出了一個卑鄙的主意來陷害他。

那天晚上,鄭曉東親密地摟著一個女人走在大街上,當然,他知道自己的身后何永章正在跟蹤。

鄭曉東紳士地送女人回家,然后很快消失在一個僻靜的小巷里。

何永章很奇怪,為何鄭曉東沒有對女人下手,正想著,他快步走在小巷里,突然看到了早就等候在一旁的鄭曉東。

鄭曉東很生氣,他警告何永章不要再跟著自己,但是何永章怎麼肯放過他呢,鄭曉東似乎料到了何永章的回答,他詭異一笑,接著便在何永章面前用頭狠狠地撞墻。

看到撞得頭破血流的鄭曉東,何永章驚呆了,鄭曉東卻大笑出聲,接著就拿出手機報警,說何永章無故毆打他。

被「色魔」誣陷,前途盡失

由于沒有切實證據,何永章「故意傷害」鄭曉東的事情不了了之,但是何永章依舊受到了上司的訓誡,而且因為這次的事情,何永章的升級試也泡湯了。

妻子對他很失望,認為他走火入魔了,只顧盯著鄭曉東,連家也不顧,結果妻子也背叛了他,和另一個男人遠走高飛了。

事業和家庭的雙重打擊讓何永章對一切都喪失了信心,他開始變得憤世嫉俗,認為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正義和公理。

自己一心只想抓壞人為民除害,卻落得如此凄慘境遇;而鄭曉東壞事做盡,但是依舊能夠逃脫法律制裁,現在還大模大樣的出國創業了。

就這樣,喪失信心和斗志的何永章徹底變了。

幾年之后,何永章依舊還是個小小警員,連警長都不是,又過幾年,每個地區的警局都知道了綽號為「章記」的何永章。

「章記」,一個上班從不準時,吊兒郎當只懂偷懶,從不會勤懇工作的警局大滑頭,誰能想到他就是十幾年前的那個辣手干探呢?

再相見,「色魔」依舊狂妄

這一次,何永章又被當做「人球」從別的小組踢到了梁小柔帶領的西九龍重案組。

他依舊是那副不修邊幅、嬉皮笑臉的樣子,每天正事不做,只會偷懶,讓梁小柔頗為頭疼,而其他組員更是對他討厭至極。

沒人看得到何永章心中那團快要熄滅的火。

直到又一起奸殺案的發生,而報警人正巧是剛從國外回來的鄭曉東,何永章聽聞這件事,心中的那團火立刻就燃燒了起來。

何永章看過案件詳情,他發現這起案子和十四年前的奸殺案有很多相同之處,女死者都是被人捆綁雙手先奸后殺,而體內卻絲毫沒有兇手的精液,甚至連一絲毛發皮屑等線索都沒有留下。

他在心中認定了鄭曉東一定是兇手。

更加讓何永康確信的是,他了解鄭曉東的心理,知道鄭曉東這樣極度自大又殘忍的變態是不會收手的,于是他獨自行動,像十四年前一樣開始悄悄跟蹤他。

何永章沒有告訴梁小柔自己和鄭曉東的過往,他知道自己名聲已經臭了,他說的話別人是不會在意的,而且何永章始終認為這是他和鄭曉東之間的事,他想要親手逮捕這個變態色魔。

但是何永章又一次低估了鄭曉東,讓自己連栽兩個大跟頭。

「辣手干探」回來了

時隔多年,鄭曉東沒想到何永章還是那麼執著,一心想要將自己抓捕歸案,這樣固執的人讓鄭曉東很是討厭,他開始想方設法給何永章使絆子。

首先,鄭曉東在停車場故意開車撞向跟蹤他的何永章,將何永章激怒。何永章沖動之下打破了他的頭。

這正合鄭曉東的心意,他馬上就報警投訴何永章,結果何永章被上司梁小柔狠狠教訓了一頓。

鄭曉東知道何永章一直在暗中調查自己,甚至跟蹤自己回家,翻看自己扔掉的垃圾。他裝作忍無可忍的樣子又一次報警,指控何永章對自己懷恨在心,無故針對他,并且侵犯他的隱私,導致何永章被梁小柔大罵一頓,并且打算將他趕出了重案組。

梁小柔恨鐵不成鋼,她還記得自己小時候遇到危險,是何永章救了她和家人,因此梁小柔一直都記得何永章,但是她對現在的何永章很痛心,她不明白為什麼何永章會墮落至此,看著梁小柔發紅的眼眶,眼中的失望,何永章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他將自己和鄭曉東的恩怨都講給了梁小柔,也將自己心中的不甘和怒火統統發泄出來,最終,在梁小柔的勸解和鼓勵下,何永章終于決定要重新振作,努力搜集證據,一定要將鄭曉東繩之于法。

「色魔」伏法,「章記」離世

在梁小柔何永章整組人和法醫法證的調查下,他們發現了鄭曉東有一個特殊「癖好」,專挑眉眼處有痣的女子下手。

警方決定引蛇出洞,故意派了一個眉眼有痣的女警去試探鄭曉東,然后跟蹤他,希望可以在他犯案時將他抓獲。

但是鄭曉東的反偵察能力極高,他看出了警方的計謀,不但讓警方的抓捕行動撲了個空,還趁警方不備,在半路抓走了生病回家的何永章。

鄭曉東不再偽裝,他發泄一般狠狠地將何永章打得半死,接著還變態地想要在何永章面前奸殺他最新的「獵物」,一個眉眼有痣的女孩。

眼見被塑料袋捂住口鼻的女孩痛苦掙扎,漸漸沒有氣息,何永章發狂一樣掙開繩索,沖上前去想要救下女孩,卻被鄭曉東用刀子狠狠刺在腹部。

警方及時趕到,將鄭曉東制伏,但可惜的是女孩已經救不活,而受重傷的何永章也奄奄一息。

彌留之際的何永章沒有對于死亡的恐懼,他坦然安詳地說了一句「死而無憾」,就永遠閉上了眼睛。對他來說,鄭曉東的伏法,自己心中一直信仰的公平公義又回來了,就算付出生命,何永章也甘之如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