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孩子》大結局細思極恐,3個案子告破,但真相卻在最后

你知道我是不會怪你的。你偷偷帶走莫莫,我沒有怪你。后來出事了,我也沒有怪你。哪怕莫莫回不來了,也許我還是不會怪你。

但我每次看到你,就會想起莫莫。沒有任何一種痛苦,能勝過失去莫莫。我失去了莫莫,也就失去了你。

——楊遠和許恩懷的秘密對話

懸疑劇《消失的孩子》,終于迎來了大結局。第10、11集劇情高能,3個案件匯合一處,同時揭開,消失的孩子楊莫終于找到了,原來他真的沒有離開17號樓!

門窗都關得好好的,林楚萍卻在睡夢中被迷奸;楊莫在樓道里莫名失蹤,他父親楊遠一直等在樓下單元門口,卻沒有見到孩子出來。這兩個令警察和當事人,以及觀眾百思不得其解的案件,終于揭開了!

原來,位于17號樓1單元302室的許安正家,他家主臥室衣柜中,有個暗門,與相鄰單元的301室(袁午家)衣帽間是相通的!

楊莫當時拿了許恩懷給他的家門鑰匙,逃學躲進了許家。當聽到爸爸媽媽樓上樓下著急地找他時,他怕被爸爸媽媽發現,于是躲進了許家主臥室的衣柜里。

在衣柜里無意中發現了暗門,他通過暗門鉆到了隔壁的袁午家。

恰好看到了袁午家的大魚缸。出于孩子的好奇心,他揭開蓋在魚缸上面的雨衣,一下子看到了被泡在魚缸里的袁午爸爸的尸體,自然會忍不住驚叫出聲。被袁午發現。于是,袁午把他的嘴巴封住,綁了起來。

而袁午是租住的林楚萍的房子。

林楚萍當初看了許安正的裝修風格,很是喜歡,于是請許安正幫她家做的裝修。許安正對美麗的林楚萍起了歹心,所以在裝修時打通了主臥室的墻壁,做了一個暗門,方便他后面對林楚萍實施侵犯。

簡直是太可怕了!

林楚萍以為把門窗都鎖好了,肯定就是安全的,但她哪里知道,自己的生活和隱私,早已被許安正長期窺探,并且,還給她在牛奶里面下了藥,迷奸了她。

該劇描寫了3個案件,也展現了3種不同的人生。

楊莫本該快樂的童年,卻被媽媽給報的興趣班和補習班填滿。爸爸說要帶他和全家去溪田山舍玩,但是卻總是找借口,食言了一次又一次。

楊莫在學校上課坐不住,不認真聽講,被醫生診斷為多動癥,但到底是孩子患了多動癥,還是孩子原本就該快樂自由的天性,被現在學習的壓力,學校的各種該有不該有的紀律壓抑了呢?

袁午,一個985高校畢業的高材生,工作后卻因不適應環境而被辭退,相親找對象,都要靠媽媽一字一句地教,之后又因為迷上了賭博,逼得父親賣了房子幫他還賭債。

在母親意外出交通事故死亡,妻子失婚帶走了女兒,爸爸喝酒去世之后,袁午的生活茫然無措,不知如何繼續下去。

為了可以繼續領取父親的退休金維持生活,袁午決定隱藏自己父親的死亡,他把父親的尸體藏在家里,不火化不銷戶,就靠著父親那點養老金生活。

當我們看到袁午父親的尸體已經發臭,袁午仍然不選擇安葬父親,卻去魚店老板那里買來大桶的魚類殺菌藥,灑滿大魚缸,然后把他父親泡進去的時候,感覺這個袁午簡直是太變態了。

尤其是看到魚缸漏水,導致樓下住的老人家里,天花板被泡透,老人的床鋪上全都是這魚缸里泡尸體的水時,真是替樓下那位老人難過和恐懼。

天哪,樓下老人攤上袁午這樣的鄰居,也真是倒了大霉了!

但是,袁午把死去的父親一直留在家里,只是因為父親那一點可憐的養老金嗎?

是,但并不全是。

袁午,是一個重度媽寶男+爸寶男+社恐+神經官能癥患者,離了母親的他,生活開始失控,又失去父親后,生活簡直就不知該如何過下去了。

他不只是生活上需要依賴父母,精神和心靈上,也嚴重依賴父母。是個還沒有精神斷奶的成年嬰兒。

看著袁午用他的黑色手提包,一趟趟地往家里運瓷磚,看著袁午驚慌失措地面對發生的一切,簡直是令人既搖頭鄙夷,又對他有幾分同情。

而林楚萍,也同樣有她的問題。

林楚萍自小和哥哥關系要好,一切事情都有父母和哥哥為她操心。她被家人保護得太好了,對哥哥也有著超乎尋常的感情依賴。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林楚萍有點「戀兄情結」,當然,她自己也意識到了,所以,也努力在改變自己。

她選擇從家里搬出去,自己獨自住進青嵐園小區的老房子里,就是一個要擺脫對父母哥嫂依賴的實際行動。

然而,剛剛開始嘗試獨立生活的她,卻不幸遇到了許安正這個人面獸心的壞男人。

該劇的名字起得不錯,《消失的孩子》。

表面上來看,楊莫是那個在樓道里消失的孩子,但實際上,袁午和林楚萍,還有許恩懷,都是那個「消失正常的孩子」。

對,下面要說到劇中的小女孩,許恩懷了。

如果說,失蹤的楊莫,是個令人擔心安危的孩子;袁午,是個可憐又可恨,既令人鄙視又讓人同情的「長不大的孩子」;林楚萍,是個試圖獨立和長大,但是被壞人侵犯了的可憐無助孩子;那麼,許恩懷,卻是一個令人懼怕和后背嗖嗖發涼的孩子。

當3個案件一起揭開,楊莫失蹤、楚萍被迷奸,以及袁午、楊莫、楚萍和吳駿四個人,差點命喪許安正之手時,許安正這個惡人浮出水面。

但是,如果仔細回想一下,楊莫為什麼會逃學,為什麼會躲進許家,又為什麼會恰巧鉆進了主臥室衣柜里的密道,這一切,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操縱,引導著楊莫,按著這個路線走進失蹤這個必然結果。

這只神秘的手,正是劇中看上去懂事乖巧、成績優異的國中女生許恩懷。

許安正是歹徒惡人不假,但比他更可怕,令人細思極恐,后背直冒冷氣的,卻是他的女兒許恩懷。

許恩懷從小生活在一個冷漠和吵架的家庭環境里,父母吵架不和,父母親都對她很冷漠,她從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獨立生活,自己上下學,自己做飯,生病了,甚至要自己坐車去醫院。后來,父母離異,她被判給了父親,但是父親整天忙于裝修生意,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關心她。

許恩懷的內心很渴望家庭的溫暖,渴望親情。自從認識了楊莫一家人以后,她羨慕楊莫家的家庭氛圍,渴望自己也能擁有楊遠和陶芳這樣一對父母。

許恩懷在打掃家里衛生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父親臥室里的密道。也由此知道了父親犯罪的秘密。但是她什麼都沒有說,把這一切都藏在了心底。

她渴望擺脫這樣罪惡的父親,渴望成為楊遠的女兒。因此,她策劃了這起楊莫失蹤案。

因為楊莫對她這個姐姐無限信任和聽話,所以,她的一切計劃都順利實施了。

她給了楊莫自己家的大門鑰匙,但是自己臥室的鑰匙卻留下了。這樣,當楊莫躲進她家里時,為了躲避大人找到他,他肯定會藏進主臥室里去。而主臥室里能藏人的地方,就是衣柜。

她把衣柜里的暗門,設置得很容易讓楊莫發現,并躲進去。

通過袁午父親生前跟袁午說的,曾經在睡覺時,朦朦朧朧看見自己的孫女婷婷來看他了,我們可以猜到,那其實不是婷婷,而是發現了密道,并且進到了袁午家的許恩懷。

許恩懷既然來過袁午家,那肯定也知道了后來袁午藏尸的秘密。

所以,許恩懷設置讓楊莫躲進密道,借父親許安正或袁午之手,把楊莫除掉,那樣,她父親坐牢,楊遠和陶芳沒有了孩子,就具備了收養她做女兒的條件。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楊遠和陶芳的孩子。

不得不說, 這個小女孩的心機太深沉了,太可怕了。

看到她,很容易就聯想到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中的女主唐澤雪穗,也很容易想到《隱秘的角落》里的朱朝陽。

幸運的是,袁午雖然頹廢陰暗,但是心地卻不壞,更沒有狠心。

他看到了從密道闖入家中的楊莫,并沒有殺死楊莫,而只是把他綁了起來。

而發現楊莫進了袁午家的許安正,又不想自己手上沾人命,于是就用話語鼓動和暗示袁午動手。

這些,都給了楊莫活下去的機會。

比起借他人之手除掉自己親生父親的朱朝陽,以及《白夜行》的女主唐澤雪穗,應該說許恩懷還沒有惡到沒人性的程度,當看到楊遠和陶芳因為找不到楊莫而崩潰痛苦的樣子時,她后悔了。

但即使是后悔了,這個小女孩也沒有選擇說出真相,而是用一點點透露線索的方式,引導警察和楊遠去一步步接近案件的真相,發現密道,以及袁午家的秘密。

可是,如果不是袁午幡然醒悟,決定做一個陽光正直的人,如果不是袁午拼命阻止了想殺死楊莫的許安正,楊莫或許就真的死了。

那許恩懷的陰暗目的就達到了。

這個許恩懷的心思過于縝密,步步為營,她的父親、楊莫一家三口,甚至是警察,都在她的算計之內。

這樣敏捷的心思,如果用在正道上,長大了會是一個杰出的人才,但如果路走偏了,那被她算計的人可就倒霉了。

天使和惡魔只是一線之隔。

其實最后,警察張葉,以及楊遠,也都隱約猜到了許恩懷在這整個事件中所起的作用。

但是因為沒有造成嚴重的后果,許恩懷又是個可憐又乖巧的孩子(像她這樣成績優異又溫柔懂事的孩子,如果不了解她陰暗的內心,誰會不喜歡呢),所以,并沒有人去追究許恩懷在這件事情中的責任。

不過劇情的結尾處,楊遠和許恩懷有一次兩人之間的秘密對話。

楊遠說:「你知道我是不會怪你的。你偷偷帶走莫莫,我沒有怪你。后來出事了,我也沒有怪你。哪怕莫莫回不來了,也許我還是不會怪你。但我每次看到你,就會想起莫莫。沒有任何一種痛苦,能勝過失去莫莫。我失去了莫莫,也就失去了你。」

這段話表明,楊遠對許恩懷的心思和行為早已看透和了解。

但我們不得不佩服,楊遠真的是一個寬容的男人,對許恩懷也真是像親生女兒一樣好。

楊遠對許恩懷說這番話,是一種警告。意思是莫莫是我們最愛的孩子,如果你傷害了莫莫,那麼,我們也不可能再愛你了。

希望陰暗的許恩懷,在楊遠和陶芳的溫暖關懷下,在楊莫可愛的信任中,會逐漸剔除掉性格的陰冷和偏激,變成一個表里如一的好孩子吧。

《消失的孩子》是一部懸疑劇,但又不僅僅是一部懸疑劇。這更像是一部家庭教育問題劇。里面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問題。

如何擺脫原生家庭的影響,如何能讓自己成長得更健康,更陽光,是這部劇中的主角們該反思的問題,也是我們觀眾該多思考一下的問題。

最后說一下該劇中演員的演技。

里面的每個演員表現都很不錯。

飾演警察張葉的李斯丹妮,稍微用力過猛了一些,狀態顯得太端著太緊繃。

其余人,包括主角和配角,演技都到位。

兩個小孩也演得很好。

這些年,佟大為演的劇大多都是都市家庭劇,佟大為無一例外飾演都市好男人、好爸爸之類,感覺演來演去都一個樣,不免讓人懷疑他的演技。

但《消失的孩子》,讓我們看到了佟大為的演技。

尤其是莫莫剛失蹤時,張葉在車里盤問他藏了什麼時,佟大為(飾演的楊遠)突然崩潰的樣子,很令人身臨其境,感同身受。

還有一直找不到莫莫,佟大為在樓下抓狂摔花盆,又拿鉗子放進自己的嘴里,被及時趕到的恩懷叫停時,鉗子停住,他捂著嘴無聲痛哭的樣子,催出了我的眼淚。

飾演過新版小燕子的李晟,這次在劇中飾演楊莫的母親陶芳。

她把一個整天忙于生意忽視家庭和孩子,又逼著孩子學這學那,在孩子丟了以后,追悔莫及的中年母親,演繹得非常到位。

還有于文文,演出了楚萍被迷奸后,一直郁郁寡歡、驚懼猶疑的那種破碎感和壓抑無助感,讓人看著心疼。

更令人驚喜的是魏晨。他演活了袁午這個角色。

原本是一個有點心理變態、令人厭惡和不可理解的角色,經過魏晨的演繹,讓我們跟著這個角色擔憂、絕望、痛苦、彷徨、不知所措,有時候很想揍他,有時候又對他很是同情,有時候又被他傻氣的舉止、單純笨拙的樣子逗笑。

一個緊緊抱在懷里的黑提包,一雙空茫無神的大眼睛,一張笨拙、正常社交說話都困難的嘴巴,這就是袁午的標配。

還有,該劇沒有使用美顏濾鏡,演員的臉,以及他們的居住環境,一切都顯得真實而生動,很有現實生活的質感。

《消失的孩子》真的是一部有著獨特味道的懸疑劇,值得每一個喜歡懸疑和關注原生家庭問題的觀眾認真觀看。

但該劇存在的兩個問題,讓這部劇錯失成為大熱劇和話題劇的機會。

一是該劇的播出時間。周播劇,每周只播兩集。

這樣的方式,令觀眾等得抓狂。本來追得挺過癮,結果要等上一周,下周再看時,前面的情節差不多都忘光了。

而且不是放在黃金檔,而是次黃金檔播出。播出時間每晚9點多,太晚了。

二是該劇中回放的片段太多了。時間的剪輯有點混亂,不容易理清。

每一集都有劇情回放的片段。甚至有的片段都重復了很多次。

這些重復片段,有的有必要,但大多其實沒必要。

再加上該劇的敘述方式,是倒敘和插敘的方式,時間節點又特別多,僅憑字幕上那一行「莫莫失蹤前幾小時」,是很難讓我們觀眾記住里面的時間順序的。

每次看到重復片段出現時,都感覺有點抓狂。

有觀眾說,該劇導演,是太不相信觀眾的智商了,大家一遍就都看懂了記住了,并不需要一遍遍回放。

但依我看,這些回放片段的目的,恰恰是要把我們觀眾搞暈,讓我們瘋掉,好理不清里邊的事件發生時間線,從而起到迷惑觀眾的效果。

哈哈哈。

倘若能刪掉那些不必要的重復片段,砍掉2集(因為該劇每一集的時長都在1小時左右),該劇的劇情應該會更加緊湊好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