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狙擊」:日暮窮途之際,他仍記得自己被選中做臥底的那一天,天空是藍色的

說到《潛行阻擊》中的臥底,我們第一想到的自然是梁笑棠。

梁笑棠是一名出色的臥底,而另一名臥底辣姜就是在這樣艱難的路程里踏入了萬劫不復。

劇里出彩的角色太多,黃智賢憑借辣姜這個角色拿下當年的最佳男配角獎,確實實至名歸。

可以說劇中的每個人都是主角,所謂的配角只是戲份少。

劇情不會為了突出梁笑棠或者蘇星柏的聰明而把配角安排成一個傻子。

像辣姜這種配角的存在更是讓整部片有了更深的思想。

辣姜其實也是相當出色的臥底,所以才能蟄伏多年才能出頭上位。

辣姜和莫威利對陣的時候,我喜歡他的冷靜;在和蘇星柏爭位的時候,我佩服他的狠辣。

最后辣姜鋌而走險拆穿梁笑棠的臥底身份,要置梁笑棠于死地的時候,我訝異于他的機敏和專業。

他是另一種典型,是臥底中最悲劇的那一類,辣姜非常完整地呈現出臥底的那種矛盾掙扎直至崩潰的狀態。

從一開始被派駐義豐進行臥底任務,但隨著角色的深度轉換以及一些利益上的誘惑之下開始逐步變節,游走在黑與白之間。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自己要走的路,這條路由自己選擇而出,沒有人能夠干涉。

辣姜選擇了與臥底背道而馳的那條路,自然也嘗試到了自己一手造成的苦果。

最后一幕拍出了一種臥底的心聲,那條路既然是自己選擇的就不會后悔,只是自己最終錯了,貪欲在作祟。

最后在滿身是血的辣姜讓鞏家培在他死后不要蒙上他的眼,因為他怕黑。

這就是一個配角,但是這種省略式的敘述實則也是一種主角的表達。

我們認知里的臥底為了破案,為了維護正義消滅罪惡勢力,他們永遠都是無所畏懼,隱忍內斂的。

臥底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身份會混淆不清,行走在另一個世界多了,可能就會迷失自己。

例如梁笑棠剛回歸警隊時,也并不能被人完全信任。

所以做臥底真的很需要常人無法比擬的強大的意志力與定力。

即便擁有再好的演技,再理智的個性,人畢竟還是情感動物,有時候演著演著就忘記自己的身份了。

辣姜曾經獨自坐在駕駛座上緊扣雙手想不通——

鞏家培會不會信他?

莫一烈會不會器重他?

法庭自辯發瘋那場戲是辣姜的演技高光。

但我相信那并不完全是在撒謊,他所訴說的有關臥底期間恐懼不安的心理狀態,多多少少是有些真實的。

鞏家培以相機為比喻,一直規勸他。

其實辣姜一直渴望得到鞏家培無條件的信任。

所以當他最后綁架梁笑棠引來鞏家培舍命相救時,他會憤怒地質問說:

我也是你的下屬啊!

他終究還是走錯了路,可是那些悲劇也是命運附加給他的。

辣姜車子上的一黑一白的國際象棋,似乎就是反映了他內心的矛盾,最后鏡頭定格在黑子上。

如果當年鞏家培沒有選擇辣姜做臥底,可能他現在是個出色的警隊高管,安逸平穩地過一輩子。

如今卻再也不能回頭。

日暮窮途,辣姜最后死在槍戰之中,鞏家培算是送了他最后一程。

鞏家培的遺憾和悲痛,我們也能感同身受。

辣姜臨死前的那段獨白震撼人心:

今天的天空很藍,就像畢業那天。原來除了黑和白,還有藍色。你沒有選錯,是我自己選錯了。你選我做臥底那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不要讓他們蓋住我的頭,其實我很怕黑。

辣姜他其實最怕的就是黑夜,他其實向往藍天。

他見過最美的藍天,就是他從警校畢業的那一天。

人之初,性本善,緩緩倒下的辣姜回憶起畢業當天。

那個藍天白云下純真善良的鄭國彬,那個開心地接過臥底任務、憧憬著未來的新警員,今時今日,墮入魔道,面目猙獰。

曾經的他想得太簡單,踩過界久了,才知道回頭艱難。

也如現實中的我們,一心只期待著結局歸于簡單,奈何世事復雜紛繁。

辣姜要展現的不僅僅是一個臥底,更是一個人。

他的變節也不僅僅是心態問題,也反應了社會的種種問題。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辣姜要變節?僅僅是混黑社會比當公務員的福利更高嗎?

好像不是。

最后辣姜被亂槍擊中倒地之前腦海里閃現了生前最難忘的經歷和畫面,就是正式加入警隊的畫面。

那時候天很藍,而此時他即將倒地之時,電視畫面特地將畫面轉換為灰色,留下了藍色的天空。

然后作了一番臨時前的總結陳詞:

我以為這個世界只有黑白兩種顏色,原來還有藍色。

這也是辣姜最徹底地解讀自己臥底心路的臨終告白。

橫死街頭之時,辣姜仍然覺得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是被選中做臥底。

那是他榮耀的開始,也是他一生的悲劇的起端。

辣姜的悲情臥底至此結束,而由此引發出對臥底生涯深層次的思考。

從當上臥底的那一天起,他們就要瞞著自己的朋友甚至是愛人做古惑仔,被人誤解卻不能解釋。

出賣兄弟朋友,甚至利用和欺騙女人的感情也是常有之事,梁笑棠和鞏家培也不能幸免。

做臥底最悲哀的就是,如果不放真感情,對方不會投入,但是明知道這種感情不會是真的。

最慘是時間久了,就會很混淆,是感性和理性的把持。

而臥底一旦變節了,就會成為過街老鼠,黑白兩道一起追殺。

辣姜從最初的一個臥底,到一臥再臥,到潛藏的內鬼,到后來的臥底變節,再到黑社會的升級。

一次又一次地把樹在心里的那條理想路線截斷,草草鋪上新的路途,岔道再岔道,走上不歸路。

以致,最初的那些簡單純粹,已經沒有辦法再分辨和堅持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臥底就是這樣游走在天堂與地獄的人。

辣姜變節,這是意料之中的,光明與黑暗往往是一線之隔。

臥底最悲哀的就是漸漸會忘記自己是誰。

警察保護著市民的安全,打擊犯罪,可是,誰又能保護警察呢?

梁笑棠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的,往往犧牲最多的人最得不到安全的保證。

黑白兩道,梁笑棠來來回回跋涉地太久,相信了一次卻懊悔了一生,他的片刻遲疑錯過了給心愛的女人報仇的機會,這代價也是巨大的。

到頭來,梁笑棠除了保住了一條命,什麼也沒有得到,除了這一心的思念,終身監禁,或許是感情的終身監禁,又或許是新一輪臥底的開始。

無論白天黑夜,臥底們都需要時時提醒自己既是警察也是壞人,這樣的艱難不是誰都可以走過來的,這樣的孤寂和無奈我們普通人根本無法真正體會。

《潛行阻擊》把「臥底」推向了極致。

曾經的《陀槍師姐》《法證先鋒》,坎坷波折后終見曙光的美好。

而當時間飛快奔走,如今年歲增長,我也一早明白,「守得云開見月明」不過是句安慰話。

人生是翻不完的過山車,高高又低低,快樂背后總潛伏著悲傷,這才是最真實的人生。

其實我對港劇的熱愛并不是因為它有多精致或者多完美。

而是它獨有的人情味,演員仿佛不是在演戲,而是真實存在于這個世界。

戲里悲歡離合,戲外人情冷暖,他們伴隨了我的成長,我亦見證了他們的沉起沉浮。

人生本如戲,萬般皆因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