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玫瑰》:痛苦和仇恨沒有辦法感同身受,海潮與喬立只能遺憾收場

自海潮(溫碧霞飾)家破人亡的那天起,她便注定了,要與喬家敵對,背負為家人復仇的使命。

然而命運,給了她太多慘痛的打擊,也給了她太狗血的安排,她因喬家父子而歷經磨難,卻又愛上了助養她的Uncle Rain,即喬家二少爺喬立(溫兆倫飾)。

如果說,喬永發(王偉飾)與其第三子喬歷(羅嘉良飾)狠毒的,像是地獄爬出的魔鬼的話,那麼Uncle Rain喬立,便是善良到了極致的天使。

然而,恰恰是因為喬立太過善良,才令他將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姑娘,又親手給推開了。

沒有一個人,可以對另外一個人,感同身受,尤其是痛苦和仇恨。

所有加注在海潮身上的痛苦,都來源于喬永發和喬歷,縱然喬立的出現,救贖了海潮,卻依然不能撲滅,在海潮心中燃起的,復仇的火焰。

一個執意要復仇,一個拼命的平復怨恨,從相愛到分離,明明他們都沒有錯,明明他們都那麼美好,明明他們還深愛著彼此,可他們的結局,卻只能是一場遺憾。

若沒有喬永發,歐陽海潮也會在幸福的家庭長大,與慈愛的父母和活潑的弟弟,過著美滿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失去親人,又被鄰居所丟棄,成為一個無所依靠的孤兒,在孤兒院過著孤獨凄慘的生活。

歐陽海潮的父親名為歐陽中,在銀行工作,是喬永發的下屬,喬永發逼迫歐陽中,與他一起虧空公款,并利用公款投資黃金賺錢。

被逼無奈配合喬永發的歐陽中,自此日日惶恐不安,生怕事情敗露,誰知,金市大跌,喬永發沒能賺到錢,還將公款賠了進去,令東窗事發。

為了自保,喬永發將一切罪責全部推給了歐陽中,還要將他送進監獄。

歐陽中不想因為自己,令妻子和一雙兒女受苦,在絕望之下,他放火自焚,想要與家人共赴黃泉。

歐陽中的妻子鐘碧玉(羅蘭飾)被驚醒,見到丈夫的瘋狂舉動,立刻將身邊的女兒帶出了火場,她將女兒托付給鄰居之后,折返去營救丈夫和兒子。

然而,當她將兒子救出來的時候,丈夫已經葬身火海,兒子則因吸入過多的煙,陷入昏迷,身受重傷。

曾經美滿的家庭被大火吞噬,幸福的生活支離破碎,鐘碧玉知道,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喬永發,于是她瘋了一般跑去殺喬永發報仇。

誰知,她此番前去,不但報仇不成,反而誤殺他人,因此被判處監禁十年。

收留歐陽海潮的鄰居擔心惹禍上身,便將歐陽海潮遺棄在路邊,幾經輾轉,歐陽海潮被送入了孤兒院。

而歐陽海潮的哥哥歐陽海峰,雖有幸撿回了一條命,卻傷到了腦子,從一個健康的孩子,變成了癡傻的孩子。

歐陽海潮被收留進孤兒院的時候還年幼,并不記得過去的事情,只是偶然午夜夢回之時,會夢到一個朦朧的身影,在她的耳邊唱著悅耳的歌謠。

有時候,又會夢到一場,似乎要將人吞噬殆盡的熊熊火焰,可怕至極。

成為孤兒之后,雖然歐陽海潮在孤兒院過著的,是無依無靠的日子,可幸運的是,她受到一位Uncle Rain的助養。

Uncle Rain不但在金錢上資助她,還時常與她通信,為她解決在成長之路上,所遇到的難題和困惑。

歐陽海潮可以成長為一個明艷開朗,樂觀向上的姑娘,離不開這位Uncle Rain的開導與幫助。

長大后的她,與好友湯金蓮,范一珠,一起順利畢業,并從孤兒院離開,合租了房子,準備開始全新的生活。

方有為(尹楊明飾)是武館的教練,母親早逝,父親是職業小偷,因替人頂罪而坐牢,唯一的妹妹方有寶,也不在他的身邊,一直在表親家居住。

所以,他自幼便沒有父母照顧,從小便混跡街頭,經常打架惹事,遇到歐陽海潮的那一日,他正與他人打斗,險些傷到了她和范一珠。

幸虧方有為及時出手,將她們救下,歐陽海潮對方有為印象深刻,卻沒想到,兩人竟那麼快會再次見面。

方有為因受了傷,便去找他的妹妹方有寶,誰知敲門敲了好久都沒人應他,反而是隔壁有人走了出來,竟是歐陽海潮。

歐陽海潮給方有為療傷止血,方有為對她很是感激,包扎完之后,便起身離去了。

方有為白天做武術教練,晚上還要去夜總會兼職,歐陽海潮無意間遇到他與夜總會的舞女關系密切,誤會他行為浪蕩,便對他有了偏見。

但是方有為卻因與歐陽海潮的幾次相見,而傾心不已,還經常尋找機會接近她,多次相處之下,歐陽海潮才發現自己誤會了方有為,而與他結交為好友。

喬永發有三子一女,長子喬暉唯一的女兒喬敏皆是原配所生,而喬立與弟弟喬歷,則是喬永發的私生子。

喬暉是長子嫡孫,從小到大都很受父親的重視,人生順風順水,繼承家業,毫無意外。

喬敏是喬家唯一的女兒,本應是備受寵愛的掌上明珠,卻因無意間知道了其父的不堪,而與父親關系差到了極點。

為了不讓父女關系鬧到決裂的地步,喬敏便被母親送出國讀書了。

因為身世的關系,喬立和弟弟并沒有一個美滿的童年,後來終于得到喬永發原配妻子的點頭,才令兄弟二人得以回到喬家。

雖然喬家不缺錢,可喬立卻與其弟喬歷截然不同,他善良,自立,且不愿意依靠父親,只想憑自己闖出一片天地,于是刻苦讀書,終于在建筑界有了成就。

喬永發想要拉攏地產界的大亨傅玉麟,讓喬立利用職權,將工程判給傅玉麟的公司承建。

可喬立并不愿意違規操作,便按照流程,給了其他公司,令喬永發大發雷霆,卻也無可奈何。

方有為躲債躲到了離島,歐陽海潮得知后,便前去看望,方有為對歐陽海潮的看望,感動不已。

機緣巧合之下,歐陽海潮因脖子上戴的項鏈,而與曾經的鄰居相認,并且鄰居還將她帶去,見到了她已經出獄了的母親鐘碧玉。

當年鐘碧玉入獄后,因日日思念兒女,而整日哭泣,所以視力變得很差。

出獄之后,因生活困頓,心中郁結,而成日酗酒,損壞了身體,還間接令雙眼幾乎到了失明的狀態。

長此以往,這位可憐的母親,漸漸變得癲狂,旁人都將其視為瘋婆子,乞丐。

歐陽海潮曾經不止一次地幻想過,自己的母親會是什麼樣子,如今,突然見到淪落至此的母親,和那淪為癡傻的哥哥,心中極為震撼,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後來,在方有為的安慰下,歐陽海潮終于決定,與母親和哥哥相認,同時,希望能夠幫助哥哥,恢復如常。

歐陽海潮與母親相認后,便得知了與喬永發之間的仇恨,她勸說母親放下仇恨好好生活,母親也為了女兒決心戒酒,養好身體,多陪伴女兒幾年。

方有為執著地追求著歐陽海潮,甚至為了她,一改往日不靠譜的個性,穩定下來,好好工作。

鐘碧玉被查出腦中長了一顆瘤,這才是她失明的根本原因,為了給母親籌集手術費,歐陽海潮四處奔波,卻還是差了一點,無法湊齊。

方有為決定做電影替身,還專門拍一些危險的鏡頭,以換取高額的報酬,終于幫歐陽海潮湊齊了手術費。

鐘碧玉終于做了手術,且手術很成功,視力也恢復了,歐陽海潮得知方有為如此賣命賺錢,只為幫助自己,因而感動不已。

出院之后,鐘碧玉去看望兒子,發現兒子的狀況很不好,正焦心之時,又意外見到了仇人喬永發。

鐘碧玉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沖動之下去找喬永發,對他不停地辱罵,卻因此造成了混亂,令自己受了傷。

歐陽海潮趕到的時候,見母親受傷,十分心疼,連帶對喬永發很是憤怒。

喬永發并不在意鐘碧玉,覺得她一個身體孱弱的老太太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但是喬歷因一直不受父親重視,便想利用此事得到父親的青睞。

喬歷打聽清楚事情的真相,便買通鐘碧玉的隔壁鄰居,放了把火,將鐘碧玉給燒死了。

他為了博得父親的歡心,卻燒死了歐陽海潮失而復得的母親,令歐陽海潮悲痛欲絕。

方有為覺得鐘碧玉的死沒那麼簡單,便著手調查,查到了鐘碧玉的鄰居身上。

鐘碧玉的鄰居害怕東窗事發,便勒索喬歷,讓他給自己一筆錢,可以遠走高飛。

喬歷害死了鐘碧玉,非但沒能得到父親的贊賞,反而引火上身,令喬永發很是氣憤,斥責喬歷行事沖動不顧后果。

之后,為了將事情徹底了解,喬永發買兇殺人,將鐘碧玉的鄰居殺死了,方有為趕到的時候,他已經奄奄一息,臨死之時,將喬歷雇傭他殺人一事說了出來。

方有為將此事告訴了警察,可惜死無對證,非但無法令喬歷和喬永發入獄,還被他們誣告。

夜總會有一個小姐與歐陽海潮姓氏相同,遭到了危險,差點被殺,方有為知道那幫人是沖著歐陽海潮來的,不讓她上庭為自己作證。

也是因此,方有為雖然是被冤枉的,可無人作證,所以被判處監禁兩年,歐陽海潮既難過又愧疚。

經歷了母親慘死,好友被冤,歐陽海潮知道,自己不可以再坐以待斃了,于是她開始謀劃復仇,甚至,斷了與Uncle Rain的通信。

歐陽海潮進入了喬氏工作,但只能從文員做起,為了不再連累方有為,她并沒有將這個計劃告訴他,還讓方有為相信,自己已經決定拋棄他了。

偶然的機會,歐陽海潮知道,喬永發正在討好傅玉麟,便打算離開了喬氏,進入了傅玉麟的公司恒達工作。

她投其所好,苦練車技,在公司舉辦的比賽之中,脫穎而出,終于得到了傅玉麟的賞識。

之后,又研究傅玉麟喜歡的蘭花,以種花的心得,博得傅玉麟的好感。

傅玉麟縱橫商業場上很多年,一眼便看出了歐陽海潮是有預謀的接近自己,本不打算理她,但還是因她的聰慧,而對她青睞有加。

汪晴是傅玉麟的現任妻子,兩人雖然年紀相差較大,但很是恩愛,汪晴在歐陽海潮的身上,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對她很是喜歡。

于是,汪晴與傅玉麟,將歐陽海潮收為了義女,也是因為歐陽海潮的存在,令他們夫妻二人,關系更加好了。

歐陽海潮在舞會上,與喬立相遇,喬立對她一見鐘情,并且知道了她就是自己一直助養的姑娘。

但是,為了不讓這層關系成為歐陽海潮的束縛,喬立并沒有說出,自己就是Uncle Rain。

喬立對歐陽海潮一直都是善意的,可歐陽海潮得知他是喬家的二公子之后,仇恨的濾鏡,讓她始終沒有感受到那份善意。

因為傅玉麟和汪晴的賞識,歐陽海潮成為了恒達舉足輕重的人物,喬歷一直以來,都為無法得到父親的重視而郁悶不已,為了立功拉攏傅玉麟,他便盯上歐陽海潮。

喬歷故意追求歐陽海潮,而歐陽海潮也是想借喬歷打入喬家復仇,兩個各懷心思之人,開始了一段違心的交往。

喬永發想要進軍房地產行業,便想方設法與傅玉麟合作,碰巧傅玉麟想要收購一家公司,卻遇到資金的問題,喬永發借喬歷和歐陽海潮的關系,成功與傅玉麟合作。

海潮的計劃踏出了第一步,喬歷也終于獲得了父親的稱贊,喬立卻眼見著弟弟和心愛的姑娘公然出雙入對,心中很是難過。

喬暉雇傭非法工人,被歐陽海潮發現,于是她提出了反對,卻遭到了工人的反抗,她前去工地安撫工人之時,工人集體對她發難。

危機之時,喬立趕到,將歐陽海潮救了下來,那一刻,歐陽海潮發現自己竟然在喬立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喬立想知道歐陽海潮為什麼會停止寫信,還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卻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委婉地和她聊天。

歐陽海潮因此發現,喬立竟然如此了解自己,但是縱然她再心動,也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因為他是喬家人,與她之間,是有仇恨的。

喬暉也不過是好色之徒,他對歐陽海潮的美貌心生覬覦,便刻意接近,歐陽海潮打算趁機對他加以利用,搜集喬永發父子的罪證。

有一次,歐陽海潮為找喬永發的犯罪證據,差點暴露了自己,幸得喬立趕來解圍,那時候,歐陽海潮便開始疑惑,到底喬立是否可以信任。

為了加速掌握證據,歐陽海潮挑撥喬暉與喬歷之間的關系,而喬歷無意之間,查到了歐陽海潮的身世,得知她會對喬家不利,卻沒有聲張,想要趁機以此對她加以脅迫。

不但如此,喬歷還發現了喬暉出軌于秘書湯金蓮,相比于喬暉,喬歷既年輕又帥氣,于是他輕而易舉地誘惑了湯金蓮,令其對自己死心塌地,以便加以利用。

喬立發現弟弟出軌的事情,很是生氣,責怪他對歐陽海潮不專一,歐陽海潮知道喬歷不是好人,可她別無選擇,為了復仇只能利用他。

喬歷利用和歐陽海潮的關系,得到了總經理的位置,上位成功之后,他處處針對大哥喬暉,令喬暉氣憤不已。

在歐陽海潮的努力之下,喬家發生巨變,喬歷與喬暉勢如水火,喬暉與妻子失婚,與父親反目。

之后,湯金蓮還掌握了喬暉的罪證,交給了歐陽海潮,歐陽海潮直接就舉報了喬暉,給喬暉與喬永發制造了大麻煩。

但是,歐陽海潮也是因此,惹怒了喬暉,喬暉利用湯金蓮,與歐陽海潮見面,喬暉得知真相后發了狂,湯金蓮打暈了喬暉之后,與歐陽海潮逃走了。

兩人驚慌之時,喬歷趕到,他裝作對歐陽海潮一往情深的模樣,謊稱自己早已知道她的身世,只是因為愛她才沒有揭穿,并答應安排她逃走。

喬暉醒來之時,正巧聽到了喬歷說的話,他生氣地要去找父親告發喬歷,喬歷無奈,只能殺死了喬暉,而湯金蓮去而復返,目睹了此事,也被喬歷狠心的殺掉了。

歐陽海潮無助之下,竟相信了喬歷的話,卻沒有想到,喬歷的所謂的安排,竟是派人將她扔下公海,還將殺人的罪名都推給了她。

喬歷沒有想到的是,歐陽海潮在告發了喬暉之后,便將自己為報仇所做的事情,寫信給了Uncle Rain,只是喬立看到信的時候,為時已晚了。

喬立為自己沒有保護好歐陽海潮,而痛心不已,他向弟弟追問歐陽海潮的下落,可喬歷死活不說,于是兩兄弟反目成仇。

歐陽海潮本來是被喬歷安排,扔下海里喂鯊魚的,但船家看她美貌,竟半路將她賣到了越南和柬埔寨的邊境地區。

被賣掉的時候,歐陽海潮才得知喬歷的陰謀,卻無法反抗了,流落邊境的歐陽海潮,遭受了非人折磨,還被大毒梟金爺買到了軍營。

歐陽海潮逃跑了無數次,每一次都被抓回來,還會遭受更慘痛的折磨,她絕望的想要自盡,卻被一個瘸腿的記者救了下來。

那名記者也是被強迫留下來的,他曾經因為逃跑,被打斷了腿,但是他始終堅強的活著,因為只有活著才有離開的希望。

喬立和方有為瘋了一樣到處尋找歐陽海潮,輾轉到境外,才有了歐陽海潮的下落,後來,找尋多日后,方有為妹妹遭到了喬歷哄騙,他只能先行回國。

而喬立則始終執著的尋找著歐陽海潮,政府軍攻打毒梟,歐陽海潮和記者終于找到機會出逃,卻因一場爆炸而失散了。

記者成功獲救,還遇到了喬立,只是可惜,記者也不知道,歐陽海潮的下落。

所有人都覺得,歐陽海潮不可能從那場爆炸中活下來,可喬立就是不死心,終于,他找到了衣衫襤褸,正在搶奪死尸身上錢財的歐陽海潮。

由于長期的精神緊張和刺激,歐陽海潮的精神很不穩定,喬立陪她治療了好久,才讓她恢復正常。

喬立終于向歐陽海潮承認了,自己就是Uncle Rain的真相,歐陽海潮不再控制自己的內心,與喬立相愛了。

後來,在喬立的勸說下,歐陽海潮和他回到了香港,只是喬立并不知道,歐陽海潮決定回去的那一刻,就是為了復仇。

回到香港之后,歐陽海潮去找了干爹傅玉麟,也是那一天,汪晴離世了,傅玉麟很難過,他沒有想到汪晴竟然會走到他的前頭。

傅玉麟因為和汪晴在一起,與兒子反目,而他沒有想到,他的兒子如此不孝,為了報復他,竟然與喬永發勾結在一起,不但賣掉祖宅,還打擊他的公司。

歐陽海潮回到傅玉麟的身邊,與他一起報復喬永發和喬歷,她知道喬立不會同意她報仇,只能瞞著他。

雖然她要向喬家報仇,但是他還是嫁給了喬立,畢竟喬立與他的弟弟和父親都不一樣。

喬永發失去了長子,二兒子又從來都和他不是一條心,于是,他決定將股份遺產都留給三兒子喬歷。

喬歷為這突然來的幸福,興奮不已,喬永發沒有想到,喬歷大權在握的第一件事,便是將他從董事長的位置上拉下來。

喬永發被喬歷氣得腦淤血,醒來之后,下半身不能動了,以后只能依靠輪椅了。

歐陽海潮集中火力對付喬歷,給他設下圈套,令他在競投一塊地的時候,損失慘重。

為了報復,喬歷揭發歐陽海潮曾經流落邊境,成為軍妓的事情,令歐陽海潮難過不已,卻更加堅定了復仇的決心。

喬歷為了賺錢,為非作歹,還挪用公款,方有為設陷阱陷害喬歷,卻反遭喬歷陷害,惹上了黑道,最終慘死,歐陽海潮對喬歷的憎恨更深了。

為了引喬歷入局,歐陽海潮與傅玉麟不惜傾盡一切,令喬歷以為他們已經走投無路,所以自信滿滿的以為可以控制股市大賺一場。

卻沒想到,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局,喬歷大意之下,在股市中賠了一大筆錢,而歐陽海潮又趁機放出風聲,說喬家的銀行沒錢了,引得儲戶紛紛來提款。

同時,她又將喬歷挪用銀行儲備金的事情給舉報了,令喬歷被帶走問話。

喬歷最終身敗名裂,被關進了監獄,可他賊心不死,還想要出來報仇,便狠心的刺傷了自己。

在醫院,喬歷借著去上廁所的機會,想要逃走,卻被發現了,他與看管人員掙扎之間,意外從樓上跌落,摔死了。

喬立得知歐陽海潮所做的一切,生氣于她欺騙了自己,歐陽海潮為了安撫愛人,承諾就此收手,不再欺騙他。

喬永發失去了一切,卻覺得自己不可能被打倒,想要東山再起,集資開了一家小地產公司,坐著輪椅四處奔波,可謂身殘志堅。

但是,歐陽海潮從未想過,要放過他,在喬永發談好供應商之后,歐陽海潮便暗地里,收購了那間公司,令喬永發開發的樓盤沒有下水道,根本賣不出去。

喬永發得知自己被算計之后,氣得再次腦淤血復發,渾身癱瘓,不能說話不能動,只能屈辱的活著。

歐陽海潮終于報了大仇,可喬立在得知這一切后,徹底與歐陽海潮決裂了,他覺得歐陽海潮太冷血了,連一個癱瘓的老人都不放過。

縱然歐陽海潮一再挽留,道歉,可喬立還是無法原諒歐陽海潮,一氣之下便離開了。

喬立這一走就是三年,三年來,歐陽海潮沒有停止過給他寫信,卻再無回音,三年之后,喬立回來了,他拿走了信,帶走了喬永發,卻沒有見歐陽海潮一面。

歐陽海潮每一次都晚了一步,最近的那一次,卻是與喬立擦身而過,沒能相見。

喬立沒有經歷歐陽海潮所經歷的痛苦,歐陽海潮也沒有辦法聽從喬立的話,放下仇恨,他們明明還愛著彼此,卻只能淪落到再也無法相見的下場。

那個不遠萬里,都要救回歐陽海潮的喬立,終究是因為對歐陽海潮的失望,丟下了他心愛的姑娘。

而歐陽海潮終于大仇得報,卻永遠失去了,她最愛的人。

電視劇《火玫瑰》,是一部充滿了愛恨情仇的商戰劇,被迫害至家破人亡的歐陽海潮,因一場大火而失去了本該美好幸福平凡的人生,化身美麗卻危險的玫瑰花,掀起了一場復仇的火焰。

為了這場報復,歐陽海潮受盡折磨,也傾盡了一切,當惡人被繩之以法,獲得了應有的懲罰之后,歐陽海潮卻也因此,付出了痛失所愛的代價。

歐陽海潮所受到的折磨,令她有多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沒有人可以與她感同身受。

父親被陷害,絕望自焚,哥哥因大火變得癡傻,母親為報仇入獄十年,出獄后成為了瘋癲的乞丐,而歐陽海潮淪為孤兒,獨自長大。

好不容易,她與母親和哥哥團聚了,卻又眼睜睜的看著母親為人所害,她復仇未成,卻又流落異國他鄉,被人蹂躪踐踏,失去所有的尊嚴。

被賣掉的日子,她根本不想活下去,從爆炸之中逃生后,她乞討為生,因為一口吃的,和八個人打架,為了生存下去,和眾人哄搶尸體上的財務物。

經歷過極致的痛苦之后,又一次次的失去身邊重要的人,她又怎麼會放任仇人,舒舒服服的活著。

喬立不能感知到歐陽海潮最真實的痛苦,他只能以自己的愛去安撫,可他不該道德綁架讓歐陽海潮放棄復仇。

明明是他的父親和弟弟,逼迫歐陽海潮至此,他卻逼迫她原諒。

明明是他先愛上歐陽海潮的,最后,卻也是他先放開了歐陽海潮的手。

明明歐陽海潮不過就是讓犯下惡行的人,受到應有的懲罰,可喬立卻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去譴責她。

他是歐陽海潮的恩人,助養她,又救了她,可這些,卻撫平不了歐陽海潮內心的傷痛。

他們之間的愛情,可能注定是要悲劇結尾的,他們的身份地位,成長歷程,人生際遇,全都不同,所以喬立沒有權力,也制止不了歐陽海潮,只能逼迫自己無法原諒。

喬立給了歐陽海潮最美好的愛情,卻又轉身離開,如果早知道是這麼遺憾,也許,這段愛情最初就不應該開始。

可惜了如此堅韌的歐陽海潮,為了這份遺憾的愛情,讓早已遍體鱗傷的內心,再次承受無情的暴擊,縱然大仇得報,卻始終孤身一人。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