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戰》:親生女兒和保姆,誰才是該繼承遺產的人?

雖然毀譽參半,但是在我的認知里,《玫瑰之戰》還是值得一追的。

因為故事中的大部分案件,都能在生活中找到相應的影子。不過,我感觸最深的還是「保姆繼承遺產」案。

故事脈絡很簡單——

韓冬青生前立了兩份遺囑,把遺產留給一直照顧他的徒弟伍思思,另一份是公證遺囑,把另外一套房子給女兒呂明華,呂明華要和伍思思爭遺產,伍思思拜托顧念幫她辯護。

官司還沒開打,呂明華帶人到伍思思家大鬧,要把韓冬青生前收藏的字畫和藝術品全部拿走。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呂明華便認定是伍思思對她爹用了什麼魅惑手段,騙取了這份遺囑和家產。

(坦言之,看到這里的時候,我們很多人的想法也和呂明華一樣,畢竟,呂明華是韓冬青的親生女兒,武思思只是一個外人,不把遺產留給自己的女兒,卻留給一個外人,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這樣的局面,本來就已經很復雜了,到了法庭上之后,呂明華先是找來了韓冬青生前的女朋友劉香楠出庭作證,想要進一步坐實武思思騙取遺囑的證據鏈。

不僅如此,旁聽席上的一名名叫廖秀華的女人站了起來,聲稱自己也是韓冬青的女兒,也想要在韓冬青的遺產里分一杯羹。

一個前女友,兩個不同姓的親生女兒,再加上一個保姆,案子也就變得復雜了起來。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這個案子最終勝訴的人,竟然是武思思,兩個親生女兒都沒有從武思思那里搶到韓冬青的遺產。

電視劇《玫瑰之戰》截圖

劉香楠自不必說,她和韓冬青之間沒有結婚,分割遺憾本就沒有她的份。她出場的最大價值,就是幫呂明華作證,證明武思思手里遺囑的不合法。

但是對于廖秀華和呂明華敗訴這一點,很多人都不理解。

這所有的一切,得從韓冬青的兩段婚姻說起(不得不說,老爺子的桃花運真的不錯,兩任妻子外加一個女朋友,他至少跟三個女人有過情感交集)。

多年之前,韓冬青和廖清芬失婚以后,分給廖清芬一筆錢。

廖清芬拿到這筆錢之后,就回到了老家開了一家小店,日子倒也過得不錯。

雖然故事中沒有直接交代,但是從律師們的走訪中路人們的談話,我們不難發現,自從韓冬青和廖清芬失婚之后,他們之間應該是沒有來往的。

套用一句沒人情味的說法,雖然韓冬青是廖秀華的生物學父親,廖秀華是韓冬青的生物學女兒,但是在實際生活中,他們就是毫無關系的陌生人。

因為當年韓冬青和廖清芬失婚的時候,已經對兩人婚姻存續期間的財產進行了分割,所以廖清芬并沒有韓冬青遺產的繼承權。

他們這樣的父女關系,從某種程度上說,就跟那些過繼到別人家孩子沒什麼兩樣,隨著當年父母失婚以及財產分割,他們之間的聯系也就斷了。畢竟,正常情況下,分割的財產里,應該包含了她的撫養費。

雖然不愿意接受這樣的說法,但是按照相關法律條文的規定,也的確是這樣。

當然,如果韓冬青年老之后,廖秀華不計前嫌地照顧贍養過他,那就另當別論了。

電視劇《玫瑰之戰》截圖

呂明華的情況,跟廖秀華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后來,韓冬青和呂巧花結婚,生有一兒一女,卻不想兒子離世了,就只剩下了呂明華這一個女兒。

不曾想,多年之后,韓冬青和呂巧花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兩人失婚了,呂明華跟了母親。

當然,呂巧花和韓冬青失婚的時候,應該也是進行了財產分割的。

因為父母失婚的緣故,呂明華并不想認韓冬青這個父親。

韓冬青是做紫砂壺的,雖然和呂巧花離了婚,但是他依舊想要呂明華繼承自己的手藝,對于父親的這個要求,呂明華很是反感,曾經多次在辦公室抱怨過韓冬青,還因為紫砂壺這件事跟父親發生過多次爭執,鬧得很不愉快(我想,就連在辦公室里,呂明華多次提起這件事,他們之間應該不是不愉快那麼簡單)。

所以,韓冬青也多次表示,自己不會把遺產留給呂明華。

按照劇中的說法,父女關系破裂之后,呂明華基本上沒有去看望過韓冬青,更別說贍養父親了。

好玩的是,因為武思思在生活中還有另外一份工作,所以呂明華他們認定武思思沒有照顧好韓冬青,而是用其他方式脅迫韓冬青立下了那份遺囑。

(當然,這個問題武思思也給出了解釋,是因為韓冬青教她做紫砂壺,由保姆變成了徒弟,韓冬青主動提出讓她另外再找一份工作。)

當然,韓冬青對呂明華也并非全然無情。因為在他所立的第二份遺囑里,還是給呂明華留下了一套房產。

電視劇《玫瑰之戰》截圖

武思思照顧了韓冬青八年,前兩年的時候,她是專職保姆,因為為人勤快,得到了韓冬青的賞識,才做了韓冬青的徒弟。

八年時間里,武思思盡力照顧韓冬青,可是呂明華卻從未盡過贍養的責任,

所以,離世之前,韓冬青留下了兩份遺囑,把自己的主要遺產留給了武思思,給呂明華留下了一套房子。

對于最終的判決,很多人都不理解,為什麼韓冬青寧愿把遺產留給一個外人,也不留給自己的親生女兒。

為此,我還專門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并非遺產必須由子女繼承, 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換言之,遺囑繼承優先于法定繼承。

由此我們可以斷定,法院的判決是沒有問題的。

正如彈幕里所說, 如果說只要是子女就有繼承遺產的權利的話,是不是就意味著不贍養父母也能繼承遺產,甚至虐待父母也能繼承遺產?

只是一個支線故事,并沒有對韓冬青呂明華父女倆的關系全面鋪開,所以對于他們相處的日常,我們不知道全貌。

但是在我的直覺里,如果呂明華能夠孝順一些,經常去看看父親陪陪父親,韓冬青應該是不會做得這麼絕的。

當然,韓冬青之所以這麼做,可能也因為武思思的徒弟身份,畢竟,對于有些行當來說,徒弟比兒女要重要得多。

因為兒女只是傳承了血脈,而徒弟傳承的是精神。

電視劇《玫瑰之戰》截圖

在現實生活中,像韓冬青老人這樣的事情,倒也不多見。

但是我想,若想取之,必先予之,父母子女之間也應如此。

你陪我長大,我陪你變老。母跟子女之間的義務,本就是雙向的。

兒女年幼的時候,父母養育兒女,給他們衣食,供他們讀書,等到父母年老之后,兒女也應該用同樣的方式來回報父母。

在我老家的農村,人們特別看重香火傳承,但是無論有幾個子女,真正留在父母身邊照顧的,往往只有那麼一兩個。

好在老家的民風還算淳樸,等到老人離世之后,大部分家產都會屬于留在身邊照顧父母那一個,其他的子女大多都不會跳出來爭。

近幾年來,因為經濟大潮的沖擊,青壯大多外出務工,把父母留守在家里。

很多人因為忙碌,沒辦法親自照顧父母,只好請別人代為照顧,但是我想,為人子女者,就算沒辦法時刻照料父母,也應該常回家看看,再不濟也應該跟父母多通通電話。

只有這樣,父母才能感受到孩子的孝心。

如果像呂明華那樣,父親活著的時候不聞不問,等到父親離世之后,卻又跳出來爭家產,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我想,韓冬青就是看清了這一點,才會提前留下遺囑。

其實,就算沒有那份遺囑,呂明華也拿不到全部的遺產,因為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她和廖秀華是擁有同等的繼承權的。

無論現實有多殘酷,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依舊希望每位老人老有所養,而不是老人離世之后,兒女因為遺產的問題而對簿公堂。

電視劇《玫瑰之戰》截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