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做了贅婿,才知道我媽對我前妻有多狠,我后悔聽她話失婚」

想要讓一個家保持和平,那麼最應該側重的是婆婆和兒媳之間關系的處理,如果最基本的婆媳關系都處理不好的話,對于兒媳來說也是一種傷害。她們最迫切的是在自己遭受到委屈的時候有一個人來傾訴。

如果這個時候的丈夫做起了縮頭烏龜,不敢因為妻子而和母親反抗的時候,在妻子心底最后的一團火焰也被澆滅,對于這個家還有任何的眷戀嗎?想必很難,所以決定離開這個家,讓男人成為了孤家寡人。

一個離異的男人想要再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了能夠讓自己不是一個人,只能夠放低姿態去尋找另一半,迫不得已還去做了贅婿。可是贅婿哪有那麼好當的?上門女婿要看岳父岳母的臉色,甚至孩子都要跟從女方姓,難道這不屈辱嗎?

聽話的媽寶男

趙青雖然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但是父母對他的要求很嚴格,希望他能夠出人頭地,趙青的父母分工明確,父親在外掙錢,而母親就全身心的教育這個兒子。

因此,在趙青的童年里,母親是類似于老師一樣的存在,對他很是嚴格,所以一直到了長大以后,趙青還是很聽母親的話,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媽寶男。

在學習期間,戀愛時絕對禁止的,面對母親的命令,趙青不敢不從,所以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畢業,趙青沒有談過任何女朋友,這也讓身邊的同學唏噓不已,認為他就是一個死木頭。

畢業了以后,也是在母親的安排下,和一個叫做張巧的女孩子結婚了,說到底,兩個人結婚的時候沒有多少的感情,用趙青母親的話來說就是:「妳們倆可以結婚以后再談戀愛,那樣更好。」

趙青就信以為真,但是結婚了以后趙青才發現,事實根本不是如此。結婚之后沒幾天,趙青和張巧就去上班了,留下了母親一個人在家,之后母親就不高興了,她認為女人就該在家收拾家務,就像她一樣,相夫教子。

這天晚上,母親直接就跟張巧說明了:「兒媳啊,妳別上班了,在家做做飯、打掃打掃家務,為生孩子做準備吧。」之后張巧就反駁道:「我們最近沒有要孩子的打算,等到懷上的時候再說吧。」

這下婆婆不高興了:「怎麼可以這樣,要孩子都是提前準備的,現在都是越早要越好,年紀大了懷孕有風險。「

兩個人就這件事吵了起來,一個是一直以來就是家庭主婦的婆婆,一個是新時代的獨立女性,兩個人自然不可能達成相同的意見。

而這個時候趙青站了出來說:「要不媳婦妳就聽咱媽的,先把工作辭了,也為以后照顧孩子做準備。」

面對母子倆的攻擊,張巧就生氣的說:「行,我辭職,只要妳保證把妳的錢都給我就可以。」趙青想快點結束爭吵,沒有辦法就同意了。

惡毒的婆婆

接下來的日子里,張巧就開始了全職太太的任務,每天早上就要早起為趙青和婆婆做飯,之后為婆婆做飯,然后下午再提前做好飯菜等著趙青回家。

這一天,由于昨天晚上的大掃除實在是累著了張巧,所以直到趙青的鬧鐘響了張巧才醒過來,她一看時間不夠了,就說:「妳別在家吃了,出去買著吃吧,我昨天晚上了累著了,我再睡會。」

之后趙青就出門了,張巧也睡覺了,可是還在睡著的時候,就響起了婆婆的吵鬧聲:「妳怎麼還不起床做飯。」張巧說:「我起晚了,讓趙青出去買著吃了。「

這下婆婆不樂意了:「為什麼妳起晚了,就因為昨天打掃衛生了嗎,妳這是什麼身體,趕緊起床,妳不吃飯,我還要吃飯呢。」

此時因為打掃衛生渾身酸痛的張巧說:「我不吃了,您自己做著吃吧。」「啊,我自己做,要妳有什麼用,不上班還不要做飯,妳來我們家是吃白食的嗎。」

沒有辦法,張巧拖著疲憊的身子為婆婆作了早飯,等到晚上趙青回家的時候,婆婆還故意的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因為稍微打掃了一點衛生,第二天就起不來了,我看這家也不是很干凈嗎」

這次張巧徹底受不了了說:「不干凈妳就別住在這,這是我家,抓緊滾回去找妳老公去。」

婆婆也不甘示弱說:「誰說這是妳家,這是我兒子買的,這是我家,要滾出去也是妳滾出去,兒子妳說,妳讓誰滾出去。」

這個趙青很為難了,他實在不敢反駁自己的母親,就對張巧說:「媳婦要不妳先回娘家,等我媽火消了再回來。」

聽到這張巧都想笑,她直接說:「行,我走,明天直接失婚吧。」「離就離,誰怕妳「婆婆直接回應道。

入贅的生活

事情到了這一步,趙青沒有選擇了,兩個人很快就失婚了,失婚之后趙青的母親還不后悔對趙青說:「妳別怕兒子,這次我給妳找個有錢的人家。「

很快母親就有了新的結婚對象,可是對方雖然很有錢,但是要求男方要入贅,趙青心里是不愿意的,他有前妻做例子,認為他入贅了也會受到刁難。

但是自己的母親都沒有異議,他也不敢反駁,就這樣,趙青再婚成為了入贅的女婿。

可是入贅了以后,趙青才開始后悔了。

首先第一件事,這里沒有他想象中的自己母親對自己前妻一樣的刁難,因為這個有雇傭的保姆,所以就不用他打掃衛生。

第二件事情就是,對方沒有要求他辭職,直接對他說「妳辭不辭職都可以,妳要是覺得在家閑的慌就繼續上班,我也不需要妳的錢。「對方這麼說。

到目前為止都是好事情,但同時也跟自己的上一段婚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逐漸可以感覺到前妻的不容易了。

最后是因為一件事,讓趙青受不了,那就是對方全家人都看不起趙青,不是說平時對他不好,而是一種從骨子里的看不起,平時跟妳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但是就能夠感覺出來就是看不起妳。

這種看似和諧但是不平等的婚姻生活讓趙青有苦說不出,此時的他開始想念自己的前妻了,他如今才明白,那個時候是自己母親對妻子有多狠,他又在想,如果當初沒有聽自己母親的話失婚,現在該是多幸福。

沒有去經歷過就不知道對方所經歷的種種,對于丈夫而言,面對母親對于妻子的挑釁自己即便是看在眼里也是無動于衷,萬萬沒想到妻子竟然會因此和自己失婚。或許兩個人本來就不合適吧,只能夠這樣自我安慰。

可是當自己再婚,自己的身份卑微的時候,曾經前妻所經歷的竟然在自己身上一一應驗起來。不但要看著別人的臉色行事,甚至在家里也沒有任何的地位,這個時候不禁開始后悔起來,當初自己為什麼要和妻子失婚呢?為什麼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呢?

一想到自己當初全部都聽從母親的,讓失婚就失婚,現在的自己卻要過著這樣屈辱的二婚生活。為什麼就把母親的話當做是圣旨呢?如果自己但凡有一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妻子這邊吧,可是現在后悔已經太晚了。

今日話題:

妳們如何看待贅婿的「屈辱」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