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焯華陳榮煉審判,紀曉波欠債銷聲匿跡,全身而退的竟是吳佩慈?

七年前,吳佩慈接受媒體訪問。

當時,她和紀曉波關系依舊不明朗,正在吵架冷戰中。

這幾乎是近十年來她面對媒體最真實的一次,吳佩慈沒什麼演技,當時又自持「九頭身」美女,持靚行兇。

面對記者的犀利提問,她的微表情完全透露了內心的想法。

台媒:「佩慈,你的男友從剛出道的經紀人張洪亮到和林志玲同一位的小開蘇點忠,最終都沒結局,你會覺得心酸嗎?」

吳佩慈:「不會啊,我只會覺得好險沒結果,希望他們不要看到這段訪問,雖然大家連朋友都不是了。」

吳佩慈想了想又繼續說:「他們都說我拜金,可是我們出門都是各付各的錢。

這點骨氣,我還是很有的。」

雖然嘴上這麼說,吳佩慈低垂的眼簾不自然的嘴角,暴露她內心的尷尬。

記者繼續問:「(沒結局)到底都是你的問題還是對方的問題?」

吳佩慈仔細地想過,慎重地說:

「最近這一個,我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都是我付出的不夠多!」

這個訪問末尾,吳佩慈向紀曉波公開道歉,

「對不起,都是我付出不夠多,如果有重來的機會,我會更加用心!」

人類真是最懂得口是心非的動物,看過這張照片的人,都會震驚于吳佩慈在紀曉波面前的低姿態。

吳佩慈懷第一個女兒時,對外宣布徹底退出娛樂圈,在家照顧小孩。

當時的全家福里,吳佩慈和紀曉波的肢體語言也令網友們浮想聯翩。

2017年,紀曉波塞班賭場開業,吳佩慈在香港養和醫院提前剖腹產下一枚男嬰,給老公助助興。

付出得夠多了嗎?

多年來,紀曉波的緋聞對象有穎兒,林允,楊恭如,吳佩慈不厭其煩地出來辟謠,

「不要影響我們一家人的生活。」

一家人?

明明五年生了四胎,還沒嫁進去不是嗎?

前兩年,網友們群嘲吳佩慈「豪門路漫漫」,最近這半年,隨著涉賭富豪接連出事,安以軒夢斷除夕夜,風向又變成「全身而退的吳佩慈,是豪門清醒人」??!

講真,以小編對北京和這幾位江湖著名疊碼仔的了解,吳佩慈想全身而退?

沒那麼簡單。

吳佩慈是16歲以模特身份出道。

她轉學去華崗藝校時,大S只看了她一眼就確定,

「這是一個真美女,我要把她吸收進團隊,提升整體顏值。」

吳佩慈入行后,唱歌不行演戲不行主持也不行,她最擅長穿衣化妝打扮自己,憑著身材優勢接一些活動做。

踩著時代的脈搏,趕上了美妝達人和時尚教主爆發期,簡簡單單就拿錢。

可她還是覺得辛苦。

她曾在訪談時大聊「吃過的苦」:

「出席活動準備好久為了出幾張美圖,穿上了漂亮衣服怕皺,在車上只好趴在椅背上。」

這就是她最吃苦的事情了。

人人都知道吳佩慈拜金。

她比較著名的幾任男友,有「撒隆巴斯小開施明廷」,台媒報道施明廷家族身價過十億(約合人民幣2億多),據傳施家不喜歡明星,但吳佩慈還特別高調,最后不歡而散。

還有馬來西亞富豪Peter,做金融業,不過很快就分手告終,據說是吳佩慈發現男方假富豪,男方也討厭吳佩慈太「假仙」(做作)。

吳佩慈談戀愛總是恨不得路人皆知。

她曾告訴媒體,自己 areola是粉紅色。

談戀愛的殺手锏是撒嬌。

還說,

「工作消耗我太多精力,男友希望我退休,這樣就有時間一起玩了。」

懷了紀曉波的孩子后,她上《名人搜身》,一檔類似于康熙搜包包的節目。

主持人跪倒在她的蕭邦手表和愛馬仕包包面前,連聲驚呼: 「好貴哦!」

吳佩慈則強調自己不知道價格,都是男人送的并且被這些奢侈品背后的愛感動到熱淚盈眶。

她曾經在34歲時,深深感受到歲月流逝而因此不安,化解的方式是找紀曉波要了34件奢豪生日禮物。

第一個女兒出生時,吳佩慈就宣布退出娛樂圈,之后卻還帶著女兒拍了不少時尚雜志,當然,女兒只是道具。

列舉這些事實,小編只是想說明,在紀曉波那個復雜的圈子里,吳佩慈想靠自己全身而退?

對不起,她沒那個腦子。

那麼,會不會是紀曉波愛她極深,安排她斷后呢?

這又要看看紀曉波走的是條什麼路。

紀曉波的發家史里,離不開兩個鼎鼎大名的人物。

一個姓車,一個姓賴。

當中還穿插無數像金立手機創始人劉立榮這樣,一度也是企業家隊伍里的領頭羊,結果卻跑偏了方向的迷途羔羊。

至今都很難講清楚,金立手機江河日下時,劉立榮那幾場擺明是給賭場送錢的豪賭,到底是破罐子破摔還是另有目的。

距離上海飛行時長五個小時的塞班島上,埋葬著無數這樣的秘密。

在一架架飛往塞班的航班起落之間,昔日企業家的身份在無形之中完成了轉換,從大佬、富豪,成為賭徒,再變為負債的借款人,淪為賭場的「打工人」。

賭場老板紀曉波就是踩著這些「打工人」的肩膀,一步步往上爬,晉升為塞班島上最豪橫的賭王,成為人生贏家。

然而,從國中輟學的疊碼仔到塞班賭王紀曉波花了22年,而從塞班賭王到負債百億,他只用了兩年。

紀曉波的發家史,用簡單的「疊碼仔」三個字不足以形容,「富豪代理人」這個說法更貼近于事實。

他是東北人,國中輟學跟著老媽崔麗杰到澳門跑江湖。

做疊碼仔時,認識了一些大人物,從此命運大改變。

紀曉波最風光時,手上倒騰的資本超過千億。

他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娛樂圈獵艷。

紀曉波傳過緋聞的有林允,穎兒,熊黛林,楊恭如,林心如等女明星,最終和他比翼雙飛的是吳佩慈。

盡管吳佩慈是女明星,這場關系里占據主動的卻一直都是紀曉波。

依靠女明星的關系,紀曉波在香港中環四季酒店頻繁組局,攪動港圈資本渾水,終于釣到了大魚。

2014年,紀曉波拿下塞班賭牌。

2017年上半年,博華太平洋的現金收入是澳門最豪華賭場的6倍。

當時吳佩慈無比高調,宣稱花10億現金給婆婆和老公定制了兩條中國龍放在酒店大堂。

圖為2017年博華皇宮,亞洲超模大賽

可是,隨著幾場內地風云變幻,紀曉波后台倒塌,大客戶大量流失。

根據他持有的博華太平洋財報顯示:

2018年和2019年,博華太平洋合計虧損超過68.69億港元。

紀曉波母子原計劃投資240億港元建設的14萬平米的「博華皇宮‧塞班」度假村,在一期項目完成后,二期工程也一再推遲。

博華太平洋的巨虧,又導致了資金的短缺,可謂是雪上加霜。

2019年5月,博華向日本金融機構GCMLtd借款5億美元,用于建設度假村項目。

紀曉波母親崔麗杰還向冠聯資本控股集團出售了140億股(總股本的9.79%)博華股份,所得資金全部用于公司的塞班島業務。

2020年8月,博華的股價跌幅太猛,觸發保證金融資,紀曉波母親名下股份被強制出售22.05萬股。

這在股市也算是另類神話了。

如今博華太平洋的股價只剩下了0.01港元,成了「仙股」。

就連紀曉波送給吳佩慈的價值高達3.3億港元香港半山海景豪宅,也已被連續抵押了三次。

紀曉波名下,沒有任何固定資產。

被抵押這套房子,曾是他給吳佩慈和四個孩子的保障,結果,如你所見并不樂觀。

紀曉波在海外,一切生意統統用母親崔麗杰的名義。

事實上,他和媽媽都是過手財主。

送給吳佩慈的奢侈品的確不少,可是真正的資產,別說吳佩慈動不了,紀曉波也動不了。

小編相信紀曉波不和吳佩慈結婚初衷是為了保護她,只不過大廈將傾,豈有完卵!

9月20日,澳門百億大亨涉及的千億洗黑錢和不法賭博案再度開庭審議。

洗米嫂陳慧玲專門到場旁聽,表示對老公的支持。

在案件開審之前,港媒報道,周焯華案的代理律師是梁永本。

梁永本曾是富豪劉鑾雄「澳門行賄案」代表律師,收費應該不便宜。

為了支付巨額律師團隊費用,洗米嫂陳慧玲近幾個月不斷被曝變賣房產,為丈夫案件奔走。

陳慧玲以低于市價3200萬的價格出售了她名下香港中環商廈安樂園一個單位,2018年買入價是1.01億港幣,現在6900萬拋售。

今年5月,又傳陳慧玲有意出售現正居住的470平米澳門復式豪宅,開價5600萬港元,比市價要低。

就連洗米華小三劉碧麗都把名下價值1.2億港元的香港豪宅,抵押給賭王二房兒子何猷龍公司新濠博亞,為周焯華還債。

日子同樣難過的還有安以軒。

德晉集團負責人陳榮煉被控犯罪集團,洗錢,賭博等83項罪名,「賭底面」總轉碼數約349億港元,至少賺取約15億港元不正當利益。

而原本同樣高調炫富的安以軒,案發后再也沒有現身公開場合。

圈內小道消息說,失婚手續已經在辦理中。

8月底,在社媒沉寂很久的吳佩慈突然曬了一棵植物,稱「被治愈」。

紀曉波的情況和那二位有相似之處,但更為復雜。

紀曉波和吳佩慈已經整整三年沒有同框。

以眼下的環境,吳佩慈保住現有生活質量已經艱難,但還想象以前那樣風光無限,那是癡人說夢。

回看吳佩慈的「甜心幫」,她的好友,牽涉進李宗瑞案子的吳亞馨,面對媒體質疑她熱衷和富商戀愛,曾囂張對媒體嗆聲:

「沾富商?

難不成我現在都要找上班族做朋友?」

有一說一,交友是個人的自由,愛傍大款傍大款,不要看不起上班族。

并且,犯法的事不能做。

為虎作倀,被金錢利益蒙蔽雙眼,遲早要完蛋。

羅翔老師說過:

「法律是對人最低的道德要求,如果一個人把遵守法律作為自我標榜,那她完全有可能是個人渣。」

一個人如果連法律都踐踏,那就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愿好人一生平安,壞人死后受苦,君子千古流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