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救」她,鄭伊健寵她,坎坷半生,她還是那個短髪女神嗎?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一個女孩正在裡面,有人問她:要不要告你媽媽?

女孩搖了搖頭說:只要她以后不這樣對我就好了。

這件事第二天上了頭版。

這個女孩是TVB新星陳松伶。

那時她還未成年,心里有個大學夢。

而母親卻為了錢不讓她去學校,每當她有所不願,母親就會上手。

這一次鬧到了裡面。

陳松伶剛出生時,家庭還算殷實。

三歲那年家道中落,年幼的陳松伶作為家里的老大,不得不擔起養家的責。

跟著父母零工,給牛仔褲貼標等等,她都做過。

1985年,14歲的陳松伶看到TVB正在舉辦「葉倩文歌唱比賽」,有獎金,朋友又起哄,便報名了。

到了現場,伴奏卻放錯了,陳松伶想:放什麼就唱什麼吧。

一首《零時十分》響起,陳松伶跟著唱。

無心插柳柳成蔭。

陳松伶獲得了當場冠軍,迷迷糊糊的簽唱片公司,算是正式出道。

那時,她無心工作,只望能賺到錢繼續上學。

父母卻要求她進娛圈賺錢養家。

1987年,陳松伶接到了電影《鬼馬校園》的邀約,與黎姿、袁潔瑩搭檔,陳松伶一頭干練的短髮風靡一時。

16歲的陳松伶成為了TVB當紅小花。

母親不想放過個機會,讓陳松伶退學去拍戲,陳松伶求母親:讓我上完中學讀上大學可以嗎?

每當這時都少不了一頓收拾。

一次不堪重負的陳松伶到了裡面求助,但這沒有擺脫母親。

無奈。

陳松伶只好半工半讀,和她一起拍戲的演員都說陳松伶很苦,有時間就在蹲在小板凳旁邊讀。

同劇組的鄭伊健經常夸她。

這樣的乖乖女也無法讓母親滿意,一旦看到她讀書不工作便不願。

終有一天,陳松伶選擇了離家。

幸好,她還有對她不錯的干媽和干姐姐。

1989年,陳松伶拍攝《天涯歌女》,飾演金嗓子周璇,搭檔郭富城、黎明兩大天王。

18歲就成為TVB女一號這個記錄至今無人能行。

隨著電視劇熱播,陳松伶家喻戶曉,連同名歌曲《天涯歌女》獲得「六白金」的優越成績。

邵氏公司的邵逸夫注意到了陳松伶,邀她與鄭伊健搭檔出演《蜀山奇俠之仙侶奇緣》。

進入邵氏公司是許多演員夢寐以求的機會,陳松伶十幾歲就得到了。

之后她的事業一帆風順,與張智霖搭檔,出演《上海灘》,和古天樂成為銀幕情侶……

1995年,陳松伶拜台灣音樂人劉家昌為師,她是劉家昌在香港收的第一個學生,并為其取藝名陳松伶,為她量身創了歌曲 。

10月,舉辦一連三場的《愛到一千年演唱會》,這是陳松伶首次辦個人演唱會。

多棲發展。

她也沒有辜負自己,堅持到中學畢業,順利考入香港中文大學。

完成了自己對學業的追求。

她不再是平民窟的女孩,家財足以支撐她讀完大學。

只是,陳松伶太單純。

沒有享過家溫暖的她,無條件的相信幫助她的干媽和干姐姐,財政全部在干姐姐手中。

干姐姐不僅是陳松伶的經理人也是她的「財政大臣」。

事業越來越忙,陳松伶看干姐姐忙里忙外便招來一位助理,幫干姐工作。

那時,陳松伶已經連續多年獲得新加坡地區最受歡迎女藝人,已不限在香港發展。

這位助理隨著陳松伶四處奔波,和陳松伶越走越近。

人紅是非多。

香港八卦小報上將兩人的關系渲染之際。

干姐看到消息不喜,要陳松伶開了助理。

陳松伶解釋兩人只是工作,很是盡心,不愿開她。

干姐一次又一次監她的生活,被壓太久的陳松伶決心改變。

干姐直接拿走了陳松伶的全部,將陳松伶掃地出門。

陳松伶近十年的努力全都給別人做了嫁衣。

「我不跟她們一樣,我只帶走衣物,便走了出來,我不聽從她們便一無所有。」

十幾年的感情,原來全都建立在金錢之上。

陳松伶心灰意冷。

就在最低谷時,張學友向她伸出援手。

張學友的經紀人陳淑芬找到陳松伶邀請她出演《雪狼湖》音樂劇。

陳松伶用了一周去適應角色,緊鑼密鼓的投入到了演出中。

五十多場演出場場爆滿。

事業算是有所好轉。

一天走在街上,一個女孩走到陳松伶面前,她以為是影迷要合影,開始整理儀容,女孩開口說: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是她一母同胞的妹妹:這是媽媽的電話,我們都很想你。

說完妹妹就走了。

陳松伶看著手里的電話號,一股暖意涌上心頭。

或許多年前的早就該放下,這時的她需溫暖,她打通了電話。

親情又連接了起來。

陳松伶又有了奔頭。

為了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她加倍努力,出去拍戲,唱歌。

家人的生活也越過越好。

就在一切好轉時,父親卻被查出病癥。

父親走了,讓剛剛重逢的家再次分崩。

屋漏偏逢連夜雨。

陳松伶查出卵巢,無依無靠的陳松伶來不及悲,拍戲為自己賺取費。

陳松伶難以堅持,想到自我了斷。

2006年,陳松伶最低迷時遇到了小八歲的張鐸。

張鐸一往情深,追求陳松伶。

陳松伶知道自己再也無法生育不愿耽他。

張鐸為了讓陳松伶安心設了四十年的養老計劃:不需要孩子,我走你后面。

同時張鐸也背著很大壓力。

外界說他吃軟飯的言論層出不窮。

兩人在一起后,張鐸不讓陳松伶出去拍戲,在家調養。

2011年7月26日,張鐸宣布二人結婚。

婚后兩人一直沒有孩子,張鐸在采訪時一直對外說自己不知道怎麼教孩子,所以選擇做丁克。

看客們都說張鐸,張鐸從未解釋過。

陳松伶幾次想說出真相都被張鐸制。

直到多年后,陳松伶復出,面對大眾說出真相。

生活不可能完全如意。

陳松伶有一個好的丈夫卻沒能收一個愛屋及烏的婆婆。

參加節目,婆婆在鏡頭前直接不看陳松伶,直奔兒子的懷抱,從東北老家過來,只帶了兒子喜歡吃的,視陳松伶無物。

迫陳松伶吃不喜吃的大蒜。

或許陳松伶也想在新的家中得到母親般的溫暖,可沒讓她如愿。

后來,陳松伶參加了「浪姐」,姐姐們為了節目都在減,陳松伶卻一直在吃。

等到表演時,她申第一個,收到姐姐們贊許的眼光。

而她的理由卻是:衣服太緊了。

讓人哭笑不得。

她開了一家餐廳,閑來無事看菜品。

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唯一一點不好就是太易胖了。

說這些的時候她還是笑嘻嘻的。

她曾說:張鐸不是我的先生,是我的恩人。

起起落落半生,她終找到了最舒適的狀態。

在愛里成為了真正的小女孩,補前半生沒有得到的愛。

《獅子王》中說,世間所有的生命都在某種微妙的平衡中。

痛終究會過去,幸福將在下一個路口等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