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黑路人甲》:「港式黑幫」的新可能

大家是不可能完全拋卻港劇、拋卻TVB的。

港劇《反黑路人甲》劇照

正在熱播的《反黑路人甲》(以下簡稱《反黑》)是TVB最近推出的一部新劇,有評價說「港劇又火了一把」,也有人認為它是今年港劇的一個驚喜,連譚詠麟都為它背書。《反黑》是一部喜劇底子之上的黑幫劇,與其說是在很有新意地講一個原創的故事,不如說是對黃金時代的電影和電影人的致敬。

港式黑幫片

黑幫片是香港影視中一個經典題材。它結合了香港社會特殊的發展階段、社會現實,折射了時代變遷和香港影視的發展。《英雄本色》塑造了周潤發叼牙簽的瀟灑姿態,在后世眾多電影中被多次致敬。《跛豪》講述了上世紀60年代第一批逃港潮中涌現出的一個傳奇人物「跛豪」吳錫豪,他在歷史上真實存在,后成為香港一大毒梟。經典電影「古惑仔」系列,是根據60年代香港黃大仙區公共屋邨的青少年朋黨組織生發出的故事。「慈云山十三太保」在現實中也存在,他們的故事被單獨拍成電影《慈云山十三太保》,這個組織對香港諸多黑幫片頗有影響。2017年,《毒誡》再次敘述了這些人的故事,劉青云飾演的組織首領「茅躉華」陳慎芝也是個真實人物,像電影中敘述的,他最終戒毒成功,并獲得「香港十大杰出青年」的榮譽。

由此,電影珠玉在前,TVB則選取了一條輕巧的路線,用喜劇講黑幫。黑幫喜劇片常用的一種模式是展示昔日輝煌的江湖人物今日的景況。《火線下的江湖大佬》展現了舊時幫派大哥出獄后,如何融入社會,并引發一連串爆笑。《果欄中的江湖大嫂》聚焦了兩個關鍵詞:「果欄」「江湖大嫂」。「果欄」是香港油麻地的水果批發市場,由于很多黑幫人士都是從這里出來的,魚龍混雜,是諸多香港片中必出現的一個地標。這兩個標簽本來悲情色彩濃厚,在這部劇里卻被包裹成了女性當自強的輕喜劇。2016年的《乘勝追擊》也是偏喜劇的,同樣也用到「果欄」這個元素。不過,這幾部用喜劇角度講述的黑幫題材劇,結果似乎總是收視穩定,但欠缺話題和聲勢。

到了今年的《反黑》,TVB則融入了周星馳式無厘頭。開頭就用《喜劇之王》的梗,主角張細倫(蔣世龍)是一名從美國回來的對演戲有癡迷的業余演員,機緣巧合,被警方強征為臥底,打入香港最大幫派「四聯幫」,成為這一幫派的「坐館」(港式黑幫用語,意為負責人、頭目)。劇的戲劇沖突很多:一個對演戲有極度迷戀的「戲癡」,要主管全港最大的黑幫;一個沒有任何黑幫實力的小白,要面對一群兇神惡煞、老謀深算的江湖中人。其間,還為他夾雜了4條感情線,一條男男CP線,同時還要致敬諸多影視經典。因為鋪得太開,雖然其中有不少機靈的小創意,兩個男主的演技也在線,但總體仍讓人感覺隔靴搔癢、欠缺火候。不過,有可能在疫情之下,所有人都心情欠佳,市場也需要一部這樣荒誕不經、神經兮兮的喜劇。

港劇《反黑路人甲》劇照

是致敬還是大雜燴?

這部劇有很多港式黑幫片中經常出現的梗,長期浸淫港劇的觀眾能在很多時刻莞爾一笑。比如主角張振朗和王浩信曾經通過《盲俠大律師》形成「盲go」CP,在觀眾中呼聲很高。《反黑》中,他倆有一段騎摩托車致敬《天若有情》中劉德華和吳倩蓮的戲,本來橋段普通,但由于兩個演員之間的火花和張振朗初始嫌棄后又順從的表情轉換,這一有層次的演技成功提升了橋段,讓觀眾爆笑。

熟悉香港電影的觀眾都知道,杜琪峰黑幫片以嚴肅、暗黑、結構緊湊著稱,在他的很多作品中都出現了「馬尾」這個角色。《反黑》里,幫派中一個叔父級別的角色,也叫「馬尾」。由于這部劇的荒誕和杜琪峰式的嚴肅相差實在太大,剛出場時,光聽到這兩個字就足以讓很多觀眾噴飯。

不過,過多的致敬也容易讓人審美疲勞。前幾集出現的《演員的自我修養》,被很多觀眾嫌棄梗太舊和被用得太濫。而且,《反黑》中這本書仿佛連正版都不是,是那種街邊激光打印店兩小時就能制作出來的「假書」,讓人再一次體會到TVB預算的心酸。

不過,《反黑》里很多搞笑的小細節還是頗有匠心的。第二集張振朗只穿一條底褲丁字步踏腳那段,頗有周星馳的影子。前七集花了大量筆墨鋪敘主角選「坐館」,形勢是如何不利,眼看就要輸給另一候選人高彬,可第八集關鍵詞組「一顆子彈」出現,就像編劇交給觀眾的一篇小作文。你很難想象在那樣的情節發展之下,「一顆子彈」如何能扭轉敗局,然而一集結束,編劇卻漂亮地做到了,讓人再一次慨嘆TVB編劇還是有兩把刷子。

就像一個網上廣泛流傳的說法,「TVB虐我千百遍,我待TVB如初戀」。作為很多人的童年回憶、懷舊情結,大家是不可能完全拋卻港劇、拋卻TVB的。濃烈的港味、家常感,是觀眾對這一地域的文藝作品,欲罷不能的理由。在狹窄的可操作空間,仍有那麼一些不愿意放棄的創作者們,做一些最大可能讓自己開心、感到趣味,同時仍有收入的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