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上」到「融入」,新港劇的港味變了嗎?何以圈粉三代觀眾?

「被一句港劇台詞激勵了十年」「港劇為什麼吸引三代觀眾」,連續幾天,港劇都在熱搜榜上占據一席。

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新華網聯合優酷發布《2022港劇觀看報告》。有幾項數據頗引人關注:2021年,僅在優酷港劇場這一平台,觀眾就刷出了近40億小時的總時長;港劇受眾從60后到00后覆蓋三代人,90后與00后合計占比42.8%;偏愛港劇的省份里,地域文化切近的廣東省排在第一,幾千公里外的東北三省均躋身前六,連同蘇浙滬、京津冀形成了一條港劇文化紐帶。

醫療劇《白色強人2》

刑偵劇《法證先鋒4》

一直以來,在香港的諸多城市名片里,港劇都是其中閃耀的一張。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許多內地觀眾對香港生活、都市職場的直觀了解,正是始于港劇及其經典角色;那麼香港回歸祖國25年來,港劇如同一面透鏡,它折射著香江永奔流的時代,記錄下社會變遷中的精神氣和煙火氣,更見證了香港的影視創作生態從「北上」到「融入」內地市場、不斷孵化新港劇新經典的迭代演進。

流變的「港味」,不變的中華文化基因

一年40億小時,觀眾在港劇場看什麼?「煲劇」,這個追劇動詞或可提煉觀眾看港劇品「港味」的心態。

于創作者,「港味」有著開放性的定義。

在寰亞電視制作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上影寰亞執行董事陳德修的理解中,「港味」在乎班底、演員等客觀創作要素,也是主觀上「接了香港的地氣」。香港邵氏兄弟國際影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及總經理樂易玲認為,「港味」本身流動不居,「每個年代的‘港味’都會有點變化」。對白、節奏、美學風格是「港味」的一部分,《葉問》等功夫片里的忠孝仁義、家國情懷同樣承載著濃郁「港味」。

而據香港TVB NEW WINGS LTD(定制劇/同步劇/合拍劇)總監鐘澍佳的觀察,「無論小市民還是大家族、家庭劇還是商戰片,任何題材的港劇,最終會回歸到人性人情,它的價值輸出是正能量的。觀眾會對那些瞬間感到特別溫暖,港味就是一種生活味、人情味」。

《2022港劇觀看報告》證實了港劇創作者與內地觀眾心意相通。經典台詞票選中,「做人呢,最重要是開心」「笑口常開,好彩自然來」「一家人就是要齊齊整整」位列前三位;談及喜愛港劇的原因及觀看收獲,「學會重視家庭」「更加熱愛事業」「正能量治愈人心」等都是高頻詞。在觀眾心里,港劇的「港味」可以體現在專業過硬的職業劇、節奏緊湊的刑偵劇、敘事流暢的商戰劇中,但無論哪種類型,劇中幾乎都貫穿著人倫親和的情感紐帶、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這些,恰是中華民族能夠心心相印的共同的精神氣質、不變的文化基因。

基于如此「港味」內涵,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之際,港劇場「煲劇節」官宣了30余部作品,有「情懷殺」,也有新經典。新片片單包括《白色強人2》《法證先鋒5》《破毒強人》《廉政狙擊》等;經典片單里,《使徒行者》《飛虎之潛行極戰》《潛行狙擊》《法證先鋒4》《仁心解碼II》等王牌IP即將回歸。

「北上」的創作者,與數以億計的觀眾深度「互見」

80后、90后的影視記憶里,總有一部作品屬于邵氏影業出品。近年來,邵氏最出名的作品可能是《飛虎》系列、一個攜手內地平台的口碑IP。樂易玲介紹,邵氏與內地同行的牽手始于2016年。懂港劇的合作伙伴、同根同源的市場,是他們「北上」的最重要緣由。「作品能被100萬人、1000萬人、數以億計的人看到并認同,這會帶來極大的滿足感,合作就是機遇。」在她看來,香港創作者與內地合作是某種程度上的深度「互見」。香港演員及其作品被更多Z世代的內地觀眾熟悉,而從內地的優質作品里,香港同行看到了不斷升級的制作水準,「我常追內地的電視劇和電影,會覺得我們一定要加把勁」。

不必諱言,港劇創作者融入內地市場,是經歷過磨合期的。而隨著時間推移,香港與內地在發展中越發水乳交融,影視文娛領域的交流合作日漸走深。一方面,《瑯琊榜》等內地的精品好劇在香港頗受歡迎,其中的價值觀和傳統美學贏得極大共鳴。另一方面,2013年起,優酷在長視訊平台中率先與香港同行達成戰略合作,迄今已步入第十個年頭,憑借全網最豐富的港劇資源吸附了日益壯大的朋友圈,讓港劇創作者在與網友的對話中更深入了解彼此。

醫療劇《白色強人2》正在熱播,網友一邊感慨「拍職業劇,TVB是硬核的」,一邊細數劇中在深圳取景的畫面。做強自身鮮明特質的同時,「無痕」融入更多內地元素,該劇由此被視作合拍港劇的一個成功范本。監制羅永賢說:「近10年來,我們與內地同行合作頻繁,和內地觀眾也在網上有很多互動。中國太大了,南方和北方、城市與農村,口味都會不同,但我覺得是‘和而不同’。香港與內地,是要融為一體的,所以我們做劇的取向,不僅僅要感動一座城市、一個地方的人,更是要感動一個國家的人。」

至于鐘澍佳,他儼然是老資格「北漂」了。2005年起,他把家安在了北京。如今有時候回香港,「生活反而有點不習慣」。

新模式、新視野、新用戶,港劇場升級進行時

鐘澍佳說,港劇一度面臨發展瓶頸,「因為隨著網絡的發達、電子產品的更新、視訊網站還有自媒體的興起,整個世界文化產業都發生了劇變」。當觀眾的觀賞水平、欣賞要求越來越高,影視行業的活力續航,必須要進步、要創新。

樂易玲和陳德修持相似觀點:港劇面對的環境早已遠遠超出電視台固定受眾。互聯網時代帶來的是一場「所有人與所有人」的競爭,無論哪里出品的劇集,都要站到與全球流媒體競爭的戰場上。這樣的格局下,港劇創作的吐故納新是必然。以用戶畫像為例,很長一段時間,港劇的內地受眾多在30歲以上,是在童年深受港劇影響的一批人。他們消費港劇時往往是消費情懷。因此,吸引年輕人是港劇保持迭代的關鍵,否則就永遠只能看到固定的陣容,一直打情懷牌。

2018年起,優酷以港劇經典片庫打底,加上平台和港劇片方的深度合作打出「新港劇」招牌,形成了長視訊平台上獨一無二的「港劇場」。優酷劇集中心總經理謝穎認為,「新港劇」就是新模式、新視野、新用戶:新模式是指內地與香港班底的融合;新視野是指在經典港劇基礎上加入國際化的故事內核;新用戶是指打破港劇「師奶觀劇」的局限,吸引更廣泛年齡層的用戶追劇。

2020年,懸疑愛情劇《嘆息橋》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議。憑借獨特的敘事方式和考究的攝影風格,該劇在豆瓣上收獲了8.7的高分。此后,《刑偵日記》《逆天奇案》《家族榮耀》等新港劇,在視訊平台上均取得了較好的播出效果。這類新港劇內容與拍攝手法不拘一格,大膽實驗、求新求變,呈現出與絕大多數觀眾印象里不同的港劇。

更重要的是,依托內地市場,港劇與內地文化、互聯網市場交互融合發展,共同參與當下的中國敘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