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消失的金童玉女,毛寧和楊鈺瑩,他們誰最「冤」?

53歲的毛寧,出現在一個簡陋的商演舞台,為一對新婚夫婦的喜宴唱祝福歌,結果台下居然有人起哄,讓他下去別唱了。

或許有人會說,這能怪誰呢?都怪他自己將一把好牌打爛了唄!事實真相,確實如此嗎?

憑借一首《濤聲依舊》紅遍大江南北的毛寧,當年曾和楊鈺瑩合作過多部代表作,其中《心雨》最為有名,兩人也曾因此被人稱之為金童玉女。

走出《心雨》,歷經風雨的兩人,之后的發展之路各有不同,楊鈺瑩的復出之路雖然磕磕絆絆,但是無論如何,還算成功,憑借《浪姐2》再次站到了舞台中央。

反觀毛寧,一直差強人意,那麼,當年毛寧因何「消失」了呢?

毛寧是沈陽人,1969年生人。

父母都是搞音樂的,父親是大提琴手,母親是高音歌唱演員,按理說,受家庭環境影響的毛寧,應該更喜歡音樂才對,但是他出生的那個時代環境,對于搞藝術的人并不友好。

因此,在父母的建議下,毛寧在體育方面,一直發展得很好。

從小到大,毛寧一直是學校里跑得最快的仔。

小學剛畢業,毛寧就成為遼寧省田徑隊里的運動員了。

1986年,年僅17歲的毛寧,從遼寧省體校畢業后,選擇留校任教,當了一名體育老師。

然而,憑借一張祖師爺賞飯吃的外在形象,毛寧注定是要進娛樂圈的。

有一次,省里開運動會,毛寧又高又帥得鶴立雞群,在一群運動員中格外顯眼。

校領導覺得將他放在運動員位置上有點屈才了,于是讓他上台表演節目。

憑借父母傳承下來的良好基因,毛寧隨隨便便唱了一首《我的祖國》,竟然贏得台下掌聲不斷。

因此一事,令毛寧突然茅塞頓開,原來當歌手比當老師更有意思啊!

1987年,18歲的毛寧進入遼寧省歌劇院,三年后,毛寧南下廣州發展,幸運的是,毛寧因此結識了李海鷹老師,而李老師的得意門生正是楊鈺瑩。

在李老師的推薦下,毛寧成為新時代影音公司的簽約藝人,也因此和同門師妹一起,成為了合作默契的同事。

在此之后,毛寧憑借一首《濤聲依舊》登上了春晚舞台,而楊鈺瑩也憑借一首《外來妹》奠定了自己甜歌一姐的基礎。

1994年,公司將毛寧和楊鈺瑩配成一對,將其包裝成內地第一對男女CP,也被稱之為金童玉女組合,強強聯合的兩人,推出的專輯在市場上火得一塌糊涂,而兩人在全國各地開的演唱會,經常是座無虛席。

在此之后,毛寧也成為春晚上的常客,并且和劉歡、孫楠、解小東并稱為90年代內地四大歌王。

然而,彼時風光無限的金童玉女,未曾料到,沒過多久,兩人相繼成為了糊咖。

1999年,遠華案爆發,楊鈺瑩和賴文峰談的三年戀愛,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因為這件事,楊鈺瑩也因此飽受爭議。

為了躲避媒體的關注和眾人的議論,楊鈺瑩選擇了暫退娛樂圈避世。

就在楊鈺瑩退圈不久,毛寧也迎來了人生中最沉重的一次打擊。

腰斬毛寧事業線的那個男人,并非毛寧歌壇上的競爭對手,而是社會上的一個小混混,他叫關銘。

按理說,一個是大名鼎鼎的歌星,一個是市井潑皮無賴,兩人之間原本沒有任何交集的可能。

然而,事有湊巧,2000年的某一天,毛寧路過一家水果店,當時他下車打算買些水果,恰巧碰到早已盯上他的關銘。

原來,彼時窮困潦倒的關銘,只想搶劫一筆錢偷生,關銘并沒有認出毛寧,只是覺得開寶馬車的人一定是有錢的主。

對于一個亡命之徒來說,敢攔路搶劫的人,手里都握有兇器,但是關銘錯估了北方男人的血性,對于體育生出身的毛寧來說,他可不想慣著這種想發不義之財的人。

面對關銘的耍潑斗狠,毛寧和他進行了一番殊死搏斗,只可惜,有兇器的一方占了上風,關銘下手挺黑,接連捅了毛寧三刀。

關銘見他躺在血泊中,知道事兒鬧大了,索性干了票大的,將毛寧的寶馬車開走了。

如果毛寧只是一個普通人,后面也不會發生那麼多事兒,但是他偏偏是一個當紅的大明星,而娛樂圈里的爭名奪利從未停止過,后浪和前浪之間的競爭更是如火如荼。

再加上當時追求楊鈺瑩的男人一大堆,而毛寧作為她的固定CP,也沒少遭人嫉妒。

就這樣,原本只是一樁普通的搶劫案,卻被有心人大肆渲染成情殺案。

隨著花邊新聞的不斷推波助瀾,輿論走向更加奇怪的一路開溜。

當時坊間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毛寧被某人嫉恨,此人為了砍掉楊鈺瑩身邊的護花使者,于是找社會上的小混混,讓毛寧前途盡毀。

還有一種更加離奇的說法,說毛寧「取向」有問題,因為和男友關系鬧僵,所以才遭到了對方的報復。

當時那個爆料人叫范小玉,他自稱是毛寧的「圈內男友」,說關銘之所以刺殺毛寧,是因為毛寧搶奪了關銘所愛,所以才遭到了關銘的瘋狂報復。

傳聞越演越烈,范小玉還曬出一張自己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脖子上圍的紗布非常耀眼奪目,他聲稱自己遭到了毛寧父母的逼迫,萬般無奈之下,只好選擇自盡,不過幸運的是,沒有成功。

滿城風雨的蜚短流長,打得毛寧措手不及,毫無招架之力,其實,也不是毛寧不懂得如何回應,而是無能為力,彼時的他,正在接受醫院的手術治療,全家人都在忙著照顧他,正因如此,輿論也呈鼎沸之勢有了可乘之機。

眼看著一個跟歹徒殊死搏斗的男人,卻被無良之輩潑臟水,連辦案警方都看不下去了,據警方對此事件發表的公告來看,那些花邊新聞,純屬子虛烏有,一派胡言。

然而,即便有警方作證,也依舊沒能阻止越傳越盛的謠言肆虐。

這樁原本只是關銘臨時起意的攔路搶劫案,隨著輿論的不斷發酵,卻被有心之人描繪成了各種版本的「真相」,毛寧在大眾心目中的正面形象,也因此一跌到底。

彼時,臥在病床上的毛寧,并不知曉外界對他的看法,原來,父母為了讓他安心養病,并沒有告訴他外界的那些各種謠傳。

然而,毛寧畢竟是個大明星,醫院里的大夫跟護士之間的議論,還是被他聽到了。

毛寧忍著巨痛,急忙聯系媒體朋友,希望通過自己的正面回應,挽回自己的名譽損失,然而,一切都太遲了。

因為傷勢過重,毛寧在家里足足休養了一年,方才痊愈。

當他準備復出的時候,歌壇早已新人輩出,沒有了他的位置。

一張白紙被染上了墨跡,無人關心是何人所為,也無人關心白紙是否冤枉;直到2015年的時候,毛寧因為吸食[毒·品]又上了熱搜,就這樣,毛寧幾乎消失在了所有各大娛樂平台,甚至被傳出因為劣跡斑斑,所以被封殺的新聞。

出獄后為了謀生,毛寧只能多接商演活動,雖然舞台小了點兒,但是因為昔日名氣還在,因此這樣的活動酬勞也并不算太差,雖然和之前的收入沒法比,但是,只要能在台上唱歌,獲得觀眾的掌聲跟喝彩,他就知足了。

然而,對于靠臉跟才藝吃飯的明星來說,歲月是一把無情的殺豬刀,隨著年齡漸長,毛寧的身材也漸漸走樣,一副油膩阿貝的外表,也因此沒少招人嫌棄。

有一次,在參加商演的現場,有一個富婆模樣的粉絲,送給毛寧一個大花籃,出于感謝和禮貌,毛寧應這位粉絲的要求,和她合影留念。

沒有防人之心的毛寧,因為和富婆挨得太近,舉止過于親密,反而落人口實,有部分網友在網絡上對他嗤之以鼻,各種言語攻擊,稱他為了賺錢,太不要臉,舉止太過隨便,跟女人摟摟抱抱,不堪入目。

百口莫辯的毛寧,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不過毛寧并不想因此服輸,于是重整旗鼓,重新拓展自己的社交圈,終于在53歲那年重返舞台,憑借懷舊的《濤聲依舊》踢館《中國好聲音》。

當聽到毛寧極具辨識度的歌聲,背對舞台導師席上的那英都聽愣了,因為她無法相信毛寧竟然會出現在這個舞台上。

如今的毛寧,偶爾也會接接商演活動,維持生計,偶爾也會通過朋友介紹,參加一些綜藝節目的錄制,忙忙碌碌當中,不知不覺就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紀。

《月亮與六便士》里曾經有這樣一句話:我拼盡全力,卻依舊過著平凡的一生。

人生不易,而舌上有龍泉的人言可畏,讓更多人清醒地選擇了遠離人群。

有人說,有人在的地方就是江湖,你以為冤枉你的人是誤解了你嗎?并不是,其實冤枉你的人,比你自己還知道你有多無辜,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這麼干呢?因為把你踩下去,他們才能沖上去,這就是名利場上的人性。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