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劇《白色強人2》收官,監制羅永賢:專業之外,更見人性

2019年,香港TVB出品的醫療題材劇《白色強人》橫空出世。與過往醫療題材關注醫生成長、醫患關系不同,《白色強人》以救死扶傷與醫療改革雙線并行,大膽窺探了隱藏在香港醫療體系背后的「灰色地帶」。該劇一經播出,在香港、內地引發強烈反響。有觀眾探討其醫療改革的社會矛盾性,也有觀眾感興趣于楊逸滔(郭晉安飾)、唐明(馬國明飾)等醫生亦正亦邪的人性復雜。

三年后,優酷、TVB聯合出品的《白色強人2》于日前在優酷會員收官。延續了第一部的故事和主人公,第二部以更加野心勃勃的視角,繼續講述著香港明成北醫院的醫改故事。截至目前,該劇豆瓣評分7.6,評論中不乏對第二部感情線更復雜、人設改變的爭議。日前,該劇監制羅永賢接受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在他看來,《白色強人》系列是特別的、具有實驗性的港劇,「我們希望從不同的視角去看這個世界,去探討這個世界,去描述這個世界,希望從人性視角,更立體地把這個世界展現出來。」

《白色強人2》展現了一群醫生為了幫助更多患者而努力推進醫改的故事。

第二部更有野心,展現醫生「堂吉訶德式」的精神

2019年,TVB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白色強人》一舉拿下「最佳劇集」、「最佳男主角」兩項大獎。這堅定了羅永賢和導演制作第二部的信心。但,新作還是續寫?羅永賢很快決定:第二部的故事、結構、人物,都要保持《白色強人》獨有的風格與方向——依舊圍繞醫療改革,但表達可以更有野心。

《白色強人》第一部中,楊逸滔作為改革先驅者,想盡辦法推進公營醫院私有化,希望為香港市民提供更好的醫療條件。而《白色強人2》則將視角從香港放眼世界,讓楊逸滔提出擴大醫療支出,讓所有罕見病病人不會因為沒錢而無法得到治療的草案。但這個草案卻遭到醫生葉晴的反對——她更希望將公立醫院改造成藥物研發中心,以自我控制成本的方式實現「人均可治療」。

郭晉安飾演的楊逸滔是推進醫改方案的主心骨。

無論是楊逸滔還是葉晴,很多觀眾認為,《白色強人2》的觸角似乎比第一部更為理想化了。但羅永賢更希望將其稱之為醫生的「烏托邦信念」,或「堂吉訶德式」的精神。「他們可以說是理想化的,但他們的這種夢想不一定不能夠達成。或許今天不能,明天不能,但是要朝著這個目標努力。我想,這個也是醫生們值得敬佩的原因。」

《白色強人2》的人物性格沒有太大調整。例如,楊逸滔在第二部中依然是現實的野心家,會用一些非常手段,去完成非常的目標,不顧自己的腦瘤病情也要推進醫改。「但他從來都是一名好的醫生,愛他的病人,這是沒變的。」羅永賢說。而第二部中因「迷信」暫時隱瞞懷孕,堅持工作而導致流產的蘇怡,則被質疑人設「崩塌」。但在羅永賢看來,蘇怡本性中的善良、熱情并沒有改變,只是在第二部面對和唐明重新開始的感情,以及第一次面對下一代等問題,不同階段總會有不一樣的面對方式。

馬國明飾演唐明醫生。

對于人物情感線的處理,《白色強人2》也延續第一部以專業為主、情感為輔的「錦上添花」作用,但增加了新角色李文信(陳豪飾)與呂靄寧(張曦雯飾)、楊逸滔形成戀愛競爭關系。羅永賢認為,行業劇必須要呈現專業性,但故事永遠應以立體的「人」為主。無論是醫生、護士、麻醉師甚至是病人,想要呈現真實的面貌,就不能只講他們做手術有多厲害,也要透過家庭生活、夫妻關系,去更全面地感知他們對愛的觀念。「比如第一部的時候,唐明一定程度上就是因為永遠把病人放第一位,冷落了當年的蘇怡,所以犧牲了一段美好的婚姻。這些醫生、護士或者律師、警察,他們的專業跟私人生活有什麼沖突?有沒有遺憾?對觀眾來說,人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

李文信(陳豪飾)與呂靄寧(張曦雯飾)、楊逸滔劇照。

每一台大手術的戲,都有不同科室的醫護全程觀看

曾有媒體統計,《白色強人》第一部共展現了100多台手術,包括大手術、門診手術等;而第二部的手術數量則突破130台。如何挑選這些病例?羅永賢表示,還是從戲劇出發,透過這些治療、手術可以呈現醫生精湛的醫術,無私的精神;同樣以手術的復雜性、緊張感,突出人物之間的矛盾。「我們不是要賣弄手術難度,也不是賣弄血腥、最重要的還是跟劇里的情節發展要有關聯。」

《白色強人2》呈現了食管裂孔疝、修復人工心臟血管、頭骨鉆孔等專業手術,真實的場面讓很多觀眾誤以為是真的在做手術。羅永賢表示,他們邀請了專業顧問團隊,由心胸外科、神經外科和急診室的醫生和護士組成,為編劇、導演、演員們做專業培訓。開拍前,演員們只有3-4天可以集中學習一些基本概念、專業手勢、如何完成一台手術等。「但這幾天也就僅僅接觸到皮毛,主要內容還是放在拍攝中。」羅永賢說。因為每一台手術的變化都很大,往往醫生來到現場首先會調整劇本,「比如他們覺得這個患者被車撞到是不會有這些傷的,而應該是被重物撞擊。」 在手術戲的拍攝中,醫生也會嚴謹地同步糾正演員們每一個細微的動作、拿手術器材的手勢;每一台大手術都有不同科室的醫護全程觀看。而急診室相對簡單的門診手術或包扎,也有專業醫護現場指導。羅永賢要求,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專業細節一定不能出錯。

其中,拍攝時間最長的是連體嬰心臟分離手術。劇中用大量情節鋪墊這場手術的難度,僅手術過程就拍攝了三天。羅永賢表示,這台手術在亞洲并無先例可參考,連顧問醫生們都說,這是一次很好的模擬手術機會。「拍完(這兩部戲)劇組的導演、演員都快變成半專業的大夫了。 」羅永賢笑稱。

不僅手術過程堅持專業呈現,劇中所有的醫療器材也追求真實、先進。羅永賢透露,劇中使用的醫療器材,一部分是向醫院借的,一部分是即將更新換代的老機器,醫院慷慨地贈送給了劇組;還有一部分是劇組斥巨資在國外租借的特殊儀器。例如楊逸韜用來開腦的顯微鏡,是特地從德國購買,僅航運就一個多月。「顧問醫生來到我們棚里也傻了,說他們都沒有這麼厲害,還是最新型號的機器(笑)。(聽到這個)我們也有點自豪。」

該劇對于手術、治療的過程呈現得非常逼真。

而劇中近乎逼真的人體器官,例如心臟、肺部,則是豬、牛等動物的器官。其中一台人工心臟復蘇的手術,劇中以鏡頭對準跳動的心臟,呈現了醫生在緊急情況下「徒手」進行體內心臟起搏的過程。羅永賢透露,這顆「心臟」是做了很多實驗制作出來的特殊道具,可以反復使用,而且在「捏」它的時候可以呈現震撼的心臟跳動效果。「主要是這個道具不會臭。豬、牛的器官拍完了之后,整個棚都是臭的。」

第二部也有許多一帶而過的病例。例如,網紅為了流量,受傷進醫院也要直播;男友想要制造驚喜在蛋糕中藏戒指,導致女友誤食;女生為了減肥做腸繞道手術,卻導致嚴重腹痛、腹瀉……羅永賢表示,第二部特意選取了一些身邊時常發生的、接地氣的病例,希望能引起觀眾的反思,「比如現實生活中就會有一些網紅為了流量傷害自己,這是一些扭曲的現象。我想我們有一定的責任提醒大家應該有的正確的(健康)觀念。」

社會性內容展現在行業劇里,是比較創新的

在羅永賢看來,過去香港的行業劇,無論是醫療、律政、消防還是刑偵,都鮮少觸及社會性、變革性的內容。但《白色強人》卻大膽走出第一步。「我們透過楊逸滔這些醫生,在立法會為老百姓爭取權益,這種社會性內容在行業劇里是比較創新的,無論香港或內地都一樣。」

劇中,急診科醫生為病人緊急處理傷情。

「人性」,也是羅永賢監制的作品中最常見的注腳。例如《律政強人》講述了律師行老板擔心被下屬「篡位」而招攬新人制衡對方的職場爭斗;《仁心解碼》系列聚焦精神病患群體,十惡不赦的罪犯背后或許也有悲天憫人的故事……同樣,《白色強人》中也沒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如第一部不擇手段推進醫改的楊逸滔,如第二部勾連外部制衡楊逸韜的葉晴。「我們周圍很多朋友,又或是事業上的對手,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可能對我們有所挑戰,但不代表他們是壞人。我想呈現一個比較真實的世界,硬把人物分成好、壞的二分法,在戲劇里已經有點落后了,也削弱了人物的客觀性。葉晴的目的是什麼?有什麼意圖?我們一層層剝開。每個復雜人物背后,都有很豐富的故事可以呈現。」

據悉,2022年優酷港劇場開啟「煲劇節「,還將推出《法證先鋒5》《破毒強人》《廉政狙擊》等一系列港劇。而對于是否會在港劇熱潮下繼續做《白色強人3》,羅永賢坦言,目前還沒有這個計劃,但不排除和導演會想出新的表達。「我們做第二部、第三部,也不是為了流量。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新的看法,新的態度,新的訊息傳遞給觀眾,我們才會去考慮這個問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