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十二傳說:《金宵大廈2》,港式奇幻靠什麼嚇人?

《金宵大廈2》播完,豆瓣評分7.7。

遙想三年前,《金宵大宵》本不被看好,可架不住它祭出「靈異」大殺招,四兩撥千斤,以巧勁成為爆款神劇。

第二季的制作經費變豐厚,演員陣容升級成「豪華版」,在「靈異」方面也更加落力,許多高能畫面直接把觀眾嚇得裹緊小被子。

哪個故事讓你裹緊小被子?

開篇《七樓半》的老人,因為半夜偷喝珍珠奶茶、眼睛插進不銹鋼吸管離奇死去,有沒有讓你想起李碧華的《珍珠奶茶》?

《姐姐》的故事,菲傭姐姐Louisa抱著裝有胚胎的盒子,口中念念有詞唱起南洋童謠,有沒有被東南亞鬼怪傳說支配的恐懼?

《對倒》的故事不算恐怖,但只要想到在我們的咫尺之遙,有一個完全相反的、充滿罪惡和仇恨的黑白世界,突然覺得壓抑。

在這個世界里,「誰大誰惡誰正確」,你掏我一個眼珠子,我就要割你兩顆蛋蛋……只要買了壞事險,做任何壞事都不用承擔責任。

就算你堅持正義和良善也沒用,因為邪惡的犯罪集團Mia,能通過「潛意識植入」的方式去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

《吃播》是唯一沒有「超自然現象」的故事,卻涉及了暗網和人口買賣,被犯罪集團控制做吃播的女孩,在鏡頭前蒙著眼睛,大口大口吃掉巨辣的鍋底,或者是生猛的活章魚……

背后隱隱約約傳來男聲:「 快吃完,不然殺了你!」

《吃播》的故事雖然完全沒有超自然現象,也沒有靈異鏡頭,卻讓許多觀眾后背發涼。

它告訴我們的是,在現實世界里,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很多超乎我們想象的暗黑事件正在發生,而制造這一切的正是人類自己。

《嫁衣》被認為是「金宵」最凄美,且驚嚇指數最高的單元。

一位女裁縫,穿著自己親手縫制的嫁衣,在酒席上看著心愛的徒弟另娶他人,飲下毒酒自盡。

嫁衣染上了她的血,也染上了她愛而不得的遺憾和哀怨,喜慶之物變成了惡靈附身的不祥之物。

后來,嫁衣輾轉落到裁縫小程手上,成為「鎮店之寶」,小程對嫁衣愛護有加,殷勤拂試,不惹塵埃。有時還會輕聲細語地向嫁衣訴說心中事,如待戀人般溫柔。

漸漸地,嫁衣對小程亦有了非分之情,她會嫉妒小程身邊出現的女孩,用自己的方式向她們示威,甚至是用極端手段傷害女孩。

小程終于看清她的心意,問到:「是否我答應和你一起,你便愿意放過她?」

紅色的頭巾被風掀起,人偶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卻總感覺她在沖著小程微笑……

從此,小程再未出現,而裁縫店里多了一個男裝的男偶,金宵大廈的傳說又多了一個。

達成嚇人指數,要做到哪幾步?

《金宵2》每次來到「探險環節」,所處的環境要麼昏暗,要麼透著瘆人綠光,無論當事人多麼害怕,都一定不會開燈。

燈光和氛圍,還只是嚇人手段之一,演員的化妝和演技表達也很重要。

比如《七樓半》里「詐尸」的陳生力(于洋),每天開拍前,都要花三個小時進行特效化妝,把身體涂成紫薯色,淋上血漿,再把不銹鋼管固定在眼珠子上……就為了呈現那個嚇死人鏡頭。

拼化妝還要拼演技,最后三爺孫被火燒的場景,全由特效加持,三爺孫在拍攝的時候只能進行無實物表演,憑空在地上摩擦摩擦。

在《雙魚》單元里,飾演雙魚母親的伍詠薇雖然沒有特效妝,但特意為角色減重,鏡頭里的她呈現出干瘦的肢體和枯槁的臉容,加上神經質的表情,恐怖母親的感覺又添了幾分。

為了更有真實感,劇中她與女兒扇耳光的戲份也全是真打的。

說到《雙魚》的故事,其實劇的后半段還留了一道思考題。

在「金宵」的鏡子世界里,雙魚母女再次出現, 她們雖然生活在一個充滿罪惡的世界里,但這個世界里的她們不再相愛相殺,而是互相尊重、互相體諒,女兒沒有毀容沒有腎病,母親也健康漂亮,一家三口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如果有得選,不知道她們是愿意在一個和平的世界里過著苦難的日子,還是愿意在一個混亂邪惡的世界里感受小家的愛與溫暖?

《雙魚》和《仿客》都是母愛的故事,如果說《雙魚》是假裝悲慘的人,《仿客》說的就是真正悲慘的人如何去生活的故事。

《仿客》單元里,Mimi是由單親媽媽伊麗由于內心積壓大量負能量洐生出來的怪物,所以扮演怪物本尊的,也由趙頌茹親身上陣。

Mimi其實也是有原型參考的,影射的是幾年前影響全球小朋友的「momo challenge」。

Momo是日本一個藝術展覽中的作品,展品以日本傳說中妖怪產女為藍本,而Momo就是虛構的妖怪之一,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網絡平臺播放的兒童短片里[插·入]Momo的照片,讓更多小朋友知道了Momo的存在。

后來網上有一個傳聞,如果晚上傳信息給Momo,Momo就會回應并叫發信人做出不同的行為,教唆小朋友傷害自己。

實物太可怕,加個馬賽克

三年前,傳言蔓延到香港,有小朋友看完很害怕,連續幾晚做惡夢,做成心理創傷,而《仿客》里的Mimi,也是這樣隨機發信息給小朋友,讓他們傷害自己的。

這些真實的故事模版,也為靈異劇增加了揮之不去的奇幻底色。

把靈異劇拍得好看,最需要的是腦洞!

1896年,世界上第一部恐怖電影就誕生了,三分鐘小短片 《魔鬼莊園》向大家展示了一個充滿惡魔、巫術、女巫、搗蛋鬼、瘋狂博士的世界……

回看創作歷程,拍攝過程簡直是《走近科學》。

因為偶然的機器故障,導演梅里愛他掌握了停機再拍、兩次曝光等特技,get到了「電影魔法」,成功把蝙蝠變成人型魔鬼,這也是最早期的「特效」。

現在看來手法拙劣搞笑,但在那個年代嚇到不少人

「恐怖大師」華裔導演溫子仁,被稱為「沒有創作瓶頸期」的男人, 《招魂》宇宙共衍生出八部作品,它的電影驚悚值拉滿,詭異值拉滿,還特別擅長省錢。

電影《招魂2》(又名詭屋驚兇實錄2)中,投資成本500萬,票房卻有1.6億。

幕后花絮釋出,去掉聲效加持,名場面竟然都處在沙雕無厘頭的狀態,比如演員們抱作一團,對著空氣哭天喊地,要不怎麼說表演需要信念感呢?

溫子仁去年執導的電影 《致命感應》中,主人公一段極其扭曲的跑步姿勢嚇壞不少人。

沒有花錢加特效,是溫子仁特意找來參加過《美國達人秀》的專業柔術替身演員瑪麗娜。

她身體的軟度令人咂舌,詭異的姿勢基本上都是現場實拍的,可出來的效果比任何特效都更逼真。

靈異劇中還有一種更高明也更省錢的處理方法,不用特效,不用化妝,甚至不需要讓靈體本身「露臉」。

電影 《蒙上你的眼》,人類遇上「克蘇魯式靈體」,只要看它一眼,就會發瘋尋死,于是幸存者主動蒙眼,剝奪視覺,換取生存。

這個靈體如此厲害,特效自然不能拉胯。

然而,道具組精心準備的「嬰兒怪物」,樣子完全不嚇人,反而逗得導演和女主角在片場咯咯大笑。

他們試著用道具拍了幾場戲,最后導演無奈地承認「它就只是好笑而已」,一狠心刪掉相關戲份,怪物全程隱形,讓觀眾自行腦補,于是嚇人效果一百分!

《金宵2》里的《嫁衣》單元,其實就有那麼一點意思了,我們從頭到尾看到的只是一個沒有表情的人偶,卻因為劇情的推動被賦予了各種微表情。

人偶的頭微微側向了小程?

港產片里的靈異主題 ,也是輕特效,重氣氛和劇情,比如87版 《倩女幽魂》,書生女鬼癡纏虐戀的故事。

在那個特效技術不成熟的年代,即使是大制作,也是「土法煉鋼」,用實物道具撐起各種奇思妙想。

比如「樹妖姥姥」的舌頭其實是染色的海綿。

鏡頭前瞅著可怕,鏡頭外則是幾十個工作人員拖動這條幾十米長的巨舌,現場拖起來如同耍龍,帶來極大的感官沖擊。

來源:《東方早報》

拍攝的時候雖然要大半夜的跑到森山老林里,而張國榮不怕妖魔鬼怪,反而怕果子貍,有一個與果子貍持刀對峙的戲碼,那是硬著頭皮一步步挪動才拍成的。

可惜的是,正片刪剪相關部分,再加上膠片丟失,這些鏡頭永遠無法重見天日。

港產靈異還有一個招牌,就是靈異+功夫,而開創靈異功夫喜劇先河的,正是洪金寶。

1980年,洪金寶創立寶禾電影,他敏銳地察覺到東南亞市場鬼神之說興盛,又割舍不下功夫,于是自編自導自演電影 《鬼打鬼》,飾演男主角「張大膽」。

《鬼打鬼》主要講述茅山道士相互斗法,降鬼捉妖。

洪金寶先是翻開卷帙浩繁的史籍,了解「茅山術」,剩下實在沒辦法查到的細節,他就與鬼才編劇黃鷹兩個人 現編

頗為經典的請神上身

怎麼算現編呢?

比如《子不語》中提到「鬼聞雞鳴則縮」,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怕雞鳴那怕雞蛋也是合理的,于是戲里就設定了:僵尸怕雞蛋。

再往下編,就是「張大膽」原本想買50個雞蛋防僵尸,沒想到黑心老板偷偷往里摻了10個鵝蛋,威力大減,這不和僵尸大戰500回合的打戲就有了喜劇元素了?

僵尸的扮演者元彪是洪金寶的同門師弟

類似的劇情還出現在《僵尸先生》里,只不過雞蛋換成糯米,鴨蛋換成粘米。

從80年代開始,香港靈異片一步步走向繁榮和蛻變,TVB的靈異劇也盡得精髓,尤其在氛圍感、真實故事改編、對人心的揣測,以及穿插的喜劇元素,亦是拿捏得當。

《金宵2》多重宇宙的設定,讓故事變得有割裂感,不如前作精巧流暢,但仍不失為TVB的年度佳作,至少每個單元小故意都很有深意。

就是,如果編劇能交代清楚《吃播》的疑點,或者揭露Mia徐小姐的「真面目」, 觀眾一定會更滿意。

結語:

靈異片展示的,其實是人類的想象力,可哪怕是「群魔亂舞」的片子,重要的還是人。

是人的演繹,是人性的呈現,才讓靈異片有了靈魂,單純靠音效和特效去嚇人,跟「跳大神」有什麼分別?換個配音,甚至能獲得幾個「鬼畜」的表情包。

就像日本電影《貞子大戰伽椰子》,讓日本兩大鬼界女頂流見面,最后卻劇情拉垮,鬼后大戰成了菜雞互啄,豆瓣評分4.6。

倒是拍攝期間兩只女鬼開通的IG賬號十分好笑。

伽椰子這邊,做鬼也不忘雞娃,日常焦慮兒子長不高,培養注重「文體兩開花」。

貞子則彌補了19歲花季被害于水井的悲慘人生,開始體驗普通女孩的美好生活,打打棒球什麼的。

這還不如一開始就拍成喜劇呢!

靈異劇拍的是「超現實」的事情,所以讓演員去相信劇本,去入戲是最重要的。「鬼后」羅蘭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卻仍然涉獵鬼片,對此她表示「一開機,我不會管其他事,專心演好那場戲,就那麼簡單。」

電影是個技術活兒,演員的信念與執拗可以彌補角色的欠缺,他們入戲深了,觀眾才會跟著鉆入電影之中,感受港式靈異片的「盡皆癲狂,盡皆過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