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證先鋒》楊逸升對馬幗英毫無保留的愛,終究換來了她生死相隨

熱情開朗的帥氣法證化驗師,與勇猛霸氣的絕美女督察,從楊逸升見到馬幗英視若珍寶的那支鋼筆開始,他們之間,便開始了這場,受宿命牽引的姻緣。

年少誤入歧途,最終懸崖勒馬,回歸正途的,個性頑皮活潑的楊逸升,是注定要治愈這個,明明受盡生活苦楚,卻硬裝堅強的馬幗英。

在他們之間,由始至終都是楊逸升堅定的選擇馬幗英,可是這場愛情,卻令他們都經歷了太多波折。

明明是楊逸升撿到了馬幗英視若珍寶的鋼筆蓋,可馬幗英卻因誤會,而迷失了自己的心。

楊逸升用最熱烈的愛,將馬幗英包圍,為了她付出一切,但她卻對楊逸升的摯友古澤琛動了心。

無論是楊逸升還是古澤琛,都為將馬幗英帶出過去的陰霾,而盡了一份力,奈何三個人之間的愛情,實在是太過擁擠了。

也許古澤琛曾對馬幗英心動過,因為他們實在是太像了,都一樣的冷靜睿智,都有一段遺憾的愛情,都有一個深埋心底,刻苦銘心,卻無法在一起的愛人。

可太過相像的人,卻不一定能夠相互治愈,古澤琛永遠理智清醒,溫文爾雅,但楊逸升卻是會為了馬幗英,而做出任何改變。

工作中的楊逸升,聰慧專業,勇敢執著,面對馬幗英的楊逸升,既可溫柔浪漫,又可熱情活潑。

他愛馬幗英,也愛她的一切,無論是她,還是她的家人,他都會奮不顧身,無論什麼時候,馬幗英永遠是他的第一選擇。

當他得知馬幗英遭受欺負的時候,只要抓住機會,他便會挺身而出,替她懲治惡人。

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會無條件的站在她那一邊,而他的愛,也從不計回報。

每一次,她無助傷心難過的時候,楊逸升都在她的身邊,也只有在他的面前,她不再是英勇的女督察,而是一個需要保護的小女孩。

面對馬幗英,楊逸升始終小心翼翼,當他察覺到自己最心愛的姑娘,似乎愛的是自己的兄弟的時候,心里是痛苦的。

一場交通事故,令馬幗英終于發現自己的真心,她早已愛上了楊逸升,可最后,她卻又差一點,就永遠失去他了。

過去,都是他在默默的,守護著她,所以這一次,該換她來守護他了。

[毒·品]調查科囂張女督察驚艷現身,慈云山雙龍多年后驚喜重聚。

外人眼中,冷酷無情的女督察馬幗英,卻是勇敢帥氣的拆彈專家楊逸升,一見傾心的姑娘。

她對工作義無反顧的認真模樣,是楊逸升此生所見過的,最美麗的風景,卻也是令他格外心疼的地方。

遇見馬幗英以后,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做她的依靠,救贖她的痛苦,給她帶來幸福。

而自從他撿到她的鋼筆蓋的那一刻,宿命早已將他們之間的姻緣,緊緊相連了。

馬幗英是威名遠播的緝毒女督察,但是警局的同僚,除了跟隨她多年的下屬之外,卻都以為她是一個特別愛出風頭,又極其自大的人。

每一次,破獲了一起[毒·品]交易的案件之后,馬幗英必定會召開記者發布會,有些人因此視馬幗英為偶像,可有些人卻認為她既貪功又招搖。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馬幗英的人才知道,她這麼做,無非是想要震懾罪犯,也是想要警示世人,不要沾染[毒·品]。

但無論怎樣被誤解,馬幗英從不解釋,在她的眼中,破案比任何事都重要。

并且[毒·品]調查科,本就是一個獨特的部門,行事保密,沒有極特別的必要,也從不需要與其他部門合作。

她一直都在追查毒梟戴貴,但他派出的臥底,卻死在野戰游戲的活動場地之中。

當時梁小柔與高彥博,各自帶領重案組和鑒證科,展開對決游戲,誰知道,竟然意外發現了尸體。

而在他們展開調查的時候,馬幗英穿著一件華麗的吊帶裙闖入,強硬的要求重案組將資料交給她,并將案件移交給[毒·品]調查科,之后,還特意給閨蜜打電話,說自己不能去當伴娘了。

馬幗英強勢的模樣,令重案組和鑒證科的人,都很詫異,也很難不讓人印象深刻。

后來,梁小柔在拘捕戴貴的時候,又遭到了馬幗英的阻止,重案組與[毒·品]調查科,查案的方向有了交叉,也讓她們開始有了交集。

兩人雖然數次相見,都不是很愉快,但她們都理解,彼此都是為了工作,反而都很欣賞對方。

楊逸升為了兄弟古澤琛,即將舉行的婚禮,而回到香港,他出現的時候,毒梟戴貴被扔了手榴彈。

因為曾經做過拆彈專家,他以自己豐富的經驗,和出色的能力,出手救下了戴貴,也因此得到了香港警方的稱贊。

雖與古澤琛多年未見,但他們的默契亦如當年,雖然容貌都有變化,卻還認出了彼此。

年少的時候,他們都是身世坎坷的邊緣少年,楊逸升認了個老大,卻因年紀小,處處受欺負。

后來,楊逸升與古澤琛相識,一見如故,雖然同樣年少,可古澤琛還是成為了楊逸升的大哥,還幫他去約架前任老大,為他出氣。

古澤琛有個好姐姐,拼盡全力,也要帶他走出歧途,而楊逸升則因有一個好姑姑,將他接到了英國,引他入了正道。

兩人分別之前,曾經約定,在長大后,再次團聚,而他們手中的小刀,便是信物。

后來,古澤琛在香港做了法醫,還成為了知名的小說家,楊逸升在英國,也入職警隊,成為了一名爆炸品處理組的拆彈專家。

楊逸升與古澤琛個性不同,他活潑開朗,且有些頑皮,在回來之前,他搞得十分神秘,想嚇一下古澤琛,也想試一下,他能否猜出是自己。

于是,他給古澤琛發了一個,裝著小刀的包裹,和一句較為恐怖的留言,嚇得林汀汀還以為古澤琛是得罪什麼人了。

直到古澤琛與楊逸升相認,林汀汀才知道,兩個人年少時的經歷,也在有生之年,見識到了傳說中的慈云山雙龍。

原本,楊逸升想要參加完兄弟的婚禮,便回去的,卻沒想到,因為一場爆炸,令古澤琛失去了摯愛的林汀汀。

所以楊逸升便加入到了法證部,成為了高級化驗師高彥博的下屬,努力幫助好兄弟,找出害死林汀汀的兇手。

重案組的督察梁小柔,也在這場爆炸中,受了重傷,馬幗英臨危受命,接管了重案組。

重案組的警員沈雄對馬幗英十分不友好,不但覺得她沒能力,還認為她,為出風頭不關心下屬,甚至過分的,給她取了外號叫英國馬。

直到后來,馬幗英在審訊中表現出過人的才華,以及之后,沈雄被人冤枉,馬幗英出力尋找證人,才還了沈雄清白。

這些事,都令沈雄最終發現,原來這位看似無情的女上司,實際上,并沒有那麼的不近人情,并且她的能力,并不比前上司梁小柔差。

重案組加入了新成員方妙娜,她是楊逸升姑姑的女兒,一直以來都視馬幗英為偶像。

方妙娜的母親是一位出名的私廚,做得一手好菜,馬幗英得知后,便在方妙娜母親那里訂了菜。

楊逸升對馬幗英一見鐘情,得知姑姑為馬幗英做了菜,自告奮勇成為了外賣員,親自上門送菜,得以與馬幗英見面。

拆彈專家情迷女督察,奈何女督察卻對法醫官情有獨鐘。

古澤琛漸漸走出陰霾,楊逸升入職警隊之后,被古澤琛帶到槍會入會,馬幗英也經常在槍會練槍,三人相遇之時,馬幗英正焦急的尋找她丟失的鋼筆蓋。

楊逸升安慰馬幗英,說這款筆的筆蓋是可以配到的,但是馬幗英卻篤定的說,配不到了。

馬幗英想起曾使用過那支筆,在前台填寫過一張張表格,便打算回去尋找。

她接到了下屬的電話,下屬迷信星座,得知她丟了的東西,便告訴她,天秤座的人,近期會丟失很重要的東西,而為她撿回的人,便是她的白馬王子。

馬幗英從不信這種無稽之談,便匆匆掛了電話,去尋找筆蓋。

楊逸升意外撿到了筆蓋,卻因想要上廁所,拜托古澤琛將筆蓋還給馬幗英。

也許在遇到心動之人的時候,一切荒謬的事情,都變得可信了起來,馬幗英誤以為筆蓋是古澤琛撿到的,便想起了下屬的話,誤以為古澤琛是自己命定之人。

馬幗英的母親是古采尼書迷,楊逸升得知后,幫助她拿著小說去找古澤琛簽名,馬幗英才知道,原來古澤琛就是古采尼。

看過古澤琛的小說之后,馬幗英對他更是有了興趣,因此,馬幗英對古澤琛的關注多了起來。

事實上,他們的經歷很相似,都曾痛失摯愛,面對愛人的死去,無能為力。

馬幗英的父母本是年少相識的戀人,雖然沒有結婚,卻已經如同夫妻一般相處,并孕育了一個女兒。

可后來,父親另娶他人,不但正式注冊結婚,沒多久還生下了一個兒子。

馬幗英的母親懦弱且深情,即便遭遇背叛,卻也一直深愛著丈夫,多年來,獨自帶著女兒生活,別無所求,只希望丈夫有時間,可以來看看自己和女兒。

也是因此,馬幗英的母親從正室變為了外室,而她也從長女淪為了私生女,父親后娶的女人,十分潑辣小氣,一直視馬幗英和她的母親為死敵。

馬幗英因家庭的原因,并不相信感情,更不相信一見鐘情,直到她遇到了Jeason。

他們是在英國相遇的,對彼此一見鐘情,馬幗英很美,身邊從不乏追求者,但她與Jeason兩情相悅,擁有彼此,便是最幸福的時刻。

Jeason曾送給馬幗英一支鋼筆,并親手在筆蓋上,刻下了一個樂字,他喜歡馬幗英不要因家庭的原因,而苦惱痛苦,希望她永遠快樂。

交往沒有多久,他們便決定結婚,可是沒有人會想到,新婚當日,竟成了修羅戰場。

一直喜歡馬幗英的人,因愛生恨,不想馬幗英嫁給他人,情緒失控之下,便帶著槍沖進了教堂。

他仿佛因愛而不得,變得瘋魔了,在開槍打死了Jeason之后,也朝著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馬幗英穿著婚紗,渾身是血,焦急的等在手術室的外面,可最終,兩個男人皆為她而死,他們的父母傷心欲絕,怒罵馬幗英是掃把星。

自此之后,馬幗英便聽不得,掃把星這三個字,而這件事也成為了她最傷心的往事,忘不掉,放不下,始終郁結在心中。

失去了Jeason,那支鋼筆,便成了馬幗英唯一可以用以懷念愛人的東西,但是,由于鋼筆使用了很多年,所以筆蓋便松脫了,經常會掉。

每一次遺失筆蓋,馬幗英都很焦急,古澤琛見馬幗英十分珍視這支筆,又見到了筆蓋上的樂字,猜想是重要的人所贈。

于是,他便用透明的指甲油,為其刷了筆蓋內壁,令其與鋼筆接觸緊密,不容易松脫。

楊逸升對馬幗英漸生情意,不但殷勤的為她送外賣,還在她受父母的妻子責罵之時,挺身而出,但馬幗英的心,似乎更傾向于古澤琛。

古澤琛的小說里,有一個性格特殊的女督察,原本,馬幗英從不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可當她誤以為,古澤琛小說中的人物是自己的時候,卻特意解釋了一番。

最終卻發現,在古澤琛不認識她的時候,小說中便已經出現這個人物了。

而也是從那時候起,他們經常在天台偶遇,而馬幗英對古澤琛,也有些心動,對他格外關注。

有一次,她帶著父親去醫院做檢查,突然見到醫院發生騷動。

她攔住一位醫生,出示證件后,詢問下才得知,原來一個病人瘋了,挾持了一個法醫令其受傷。

明明人家沒有說出姓名,當法醫的人也有很多,可馬幗英卻偏偏誤以為是古澤琛,急忙沖上前去營救,最后又鬧了個烏龍。

命中注定的緣分,楊逸升的溫柔,是馬幗英的治愈良藥。

到底應該選擇自己愛的,還是愛自己的,永遠是一個不過時的話題,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如人飲水,究竟是冷是暖只有自己知道。

楊逸升與古澤琛是完全不同的人,楊逸升像一團溫暖的火焰,在黑暗之中,照明,在寒冷之中,取暖。

而古澤琛就像是一汪清澈的潭水,可以解渴,也可以照清自己。

對于馬幗英來說,古澤琛和她是同一類人,冷靜,聰慧,從不會輕易向人坦露自己的傷心事,又有相同的經歷,所以他們之間有著知己的共鳴。

馬幗英珍視的鋼筆,就如古澤琛隨身攜帶的水晶球鞋鑰匙鏈,那都是逝去的愛人,留下的唯一念想,始終被他們視若珍寶的留存著。

所以古澤琛可以輕而易舉的,探知馬幗英的心事,及時的為她開解,但解開心結從來都不是治愈。

有些事,說出來會舒服,可不代表這件事,就此從心中消失,就如熱的時候,喝一大杯涼水可以解暑,但令心靜下來,才能驅逐燥熱。

真正讓人舍棄悲傷,只有一個辦法,便是讓她獲得,幸福,而楊逸升,便是能夠給馬幗英,最極致幸福的人。

古澤琛勸說馬幗英放下,無論是感情還是怨恨,可楊逸升卻是用自己的深情,給馬幗英的幸福,再找機會幫她出氣,讓她快樂。

無論是古澤琛還是楊逸升,都是很優秀的人,但是,只有楊逸升,才是馬幗英命中注定的緣分。

他會竭盡自己的所能,去幫助馬幗英,他會愛屋及烏的,放棄自己的事情,去幫助馬幗英的母親。

也會在馬幗英遭受辱罵的時候,以自己的方式幫助她回擊出氣,還會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舍命去護住他心愛的姑娘。

古澤琛撿到了馬幗英,掉在他車子里的鋼筆,當他想去還給她的時候,卻見到楊逸升與馬幗英在一起的情景。

見到楊逸升的神情,古澤琛瞬間便明白,自己的兄弟已經對馬幗英情深至此,所以,無論他是否心動,都會放下,成全他們。

楊逸升對馬幗英的幫助和保護,她很感動,在經過對楊逸升和古澤琛游移不定之后,她選擇了楊逸升。

終于追到了女神,楊逸升欣喜若狂,而成為楊逸升的女朋友之后,馬幗英也比之前快樂很多。

古澤琛的小說被選中,改編成劇本進行拍攝,在洽談過程中,古澤琛偶然見到了昔日的同窗師妹李蕎。

誰知,拍攝現場卻出了命案,馬幗英在查案期間,李蕎有所隱瞞,增加了自身的嫌疑。

兩個女人針鋒相對,李蕎始終覺得,馬幗英是因為古澤琛,而抓住自己不放,后來,馬幗英也查出李蕎是為了維護弟弟,才無法說出實情,她的確與案件無關。

但最終,李蕎的弟弟,還是不堪壓力,選擇自盡了,李蕎傷心之下遷怒于馬幗英,怒斥她因喜歡古澤琛而針對自己。

這話被楊逸升聽到,他心里有些難過,但卻依然選擇相信馬幗英。

他想要買一支新的鋼筆,送給女友,便拽著古澤琛一起逛街。

但古澤琛卻給他講述了馬幗英與Jeason的往事,那一刻,他才發現,原來古澤琛竟比自己,還要了解馬幗英。

因為深愛,所以不想放棄,卻也是因為深愛,想要成全,楊逸升與馬幗英一起逛街的時候,想要趁機探聽馬幗英真正的心意。

若她真的另有所愛,他一定會成全她,畢竟自己的初衷,是要給她幸福的。

但是,對于他的旁敲側擊,馬幗英并沒有聽出來其中的深意,反而突然想起了案件中被遺漏的線索,兩人打算回去繼續查案。

他們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兇徒的車,便開始追捕,誰知,他們卻一起遇上了交通意外。

楊逸升本能反應就是護住馬幗英,因此馬幗英得以逃出車外,而楊逸升則被困在了座椅之間。

馬幗英用力拉扯楊逸升,想要將他拽出來,可楊逸升卻見車子開始漏油,怕發生爆炸,催促馬幗英快走。

幸虧最終馬幗英救出了楊逸升,兩人在爆炸前逃走,雖被爆炸的余威震暈,卻活了下來。

那名被追趕的兇徒在交通事故中當場死亡,楊逸升與馬幗英則被送進了醫院,逃過一劫。

馬幗英醒來之后,急忙去尋找楊逸升,而此時的楊逸升也在尋找馬幗英,兩人在醫院的走廊相遇,劫后余生,他們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本以為這件案子,因兇徒的死,而到此結束,卻沒想到,真兇另有其人,死去的不過是為愛人頂罪的癡情之人罷了。

而真正的兇手,不檢討一切由自己而起,卻將愛人身死的仇恨,加注在了楊逸升和馬幗英的身上。

楊逸升打算向馬幗英求婚,帶著古澤琛在游艇上布置求婚現場,還拍攝了錄像,卻沒想到,游艇上早已被安裝了炸彈。

馬幗英查到了兇手的蹤跡,卻被她逃走了,并且,在她逃走之時,還囂張的暗示馬幗英,楊逸升會遇到危險。

楊逸升發現炸彈之后,因無法拆除,只能掩護古澤琛逃走,炸彈引爆之時,兩人均受到了波及。

古澤琛只是受了些輕傷,并不嚴重,楊逸升卻因距離較近,而重傷至昏迷。

馬幗英趕到之時,見到游艇爆炸,腦海中仿佛出現了當年,Jeason死在自己懷中的景象,險些陷入瘋狂。

楊逸升經過治療,已經脫離了危險,但是什麼時候醒過來,卻無法估計,馬幗英守在病床前,看著楊逸升拍攝的片段,眼淚止不住的掉落,難過至極。

兇手誤以為自己懷孕,而去醫院診治,可她的懷孕只是臆想而已,但是當醫生告知她沒有懷孕之時,她卻發了狂,在醫院大鬧了一場后,逃之夭夭了。

馬幗英因此時已經懷了楊逸升的孩子,便打算利用懷孕刺激兇手,自動現身。

她為了避免同事不讓自己涉嫌,便隱瞞了已經懷孕的事實,兇手見到報紙上,馬幗英已經懷孕之事,果然十分憤怒,跟蹤馬幗英,打算將她殺死。

兇手發了狂似的想要和馬幗英同歸于盡,幸得古澤琛及時救下了馬幗英,而兇手則墜樓而亡。

那一刻,眾人才發現,馬幗英是真的懷孕了,并且差一點就失去了孩子。

幾個月后,馬幗英的肚子已經很大了,但楊逸升卻還是沒有醒過來,高彥博與梁小柔舉行婚禮,馬幗英穿著禮服,安靜在一邊觀禮。

突然,她接到了電話,得知楊逸升已經蘇醒了,便什麼都不顧,扶著肚子,朝醫院跑去。

高彥博也在隨后接到了通知,帶著一眾同事,跟著馬幗英,一同朝醫院奔去。

這便是命中注定的姻緣,超越死亡,歷經生死,終究還是會守護在彼此的身邊。

電視劇《法證先鋒Ⅱ》,延續了第一部《法證先鋒》的劇情,繼續講述重案組與法證部法醫部緊密配合,聯手破案的故事。

第一部中的神勇女干探梁小柔,因受傷而轉去文職,而原本在[毒·品]調查科破案無數的女督察馬幗英,也因此掉入重案組。

她面冷心熱,偵查技能強悍,有悲傷的過去,卻格外堅強勇敢。

先后與古澤琛和楊逸升相識,曾因誤會而對古澤琛心動,但兜兜轉轉,最終選擇了自己的真愛楊逸升。

唯有楊逸升獨特的溫暖,與炙熱的情意,才能夠治愈馬幗英傷痕累累的內心,她是眾人眼中,堅強的女超人,卻是楊逸升懷里,脆弱的小姑娘。

在愛人面前,再強勢的女人,都會變成孩子,真正好的愛情,會讓人變得溫暖,向上,也會讓人變得勇敢,不懼生死。

所以楊逸升對馬幗英傾盡所有的愛,最終換來了她的不離不棄,生死相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