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神偷》之后的任達華,不夠資格拿影帝獎了嗎?

2004年至2010年,任達華在七年內六度提名金像獎影帝,作品分別為《PTU》《龍城歲月》《跟蹤》《文雀》《天水圍的夜與霧》和《歲月神偷》。最終在2010年憑美亞電影《歲月神偷》首封金像獎影帝。但旋即消失在此后的金像獎上,而即便翻遍金像獎史,也可謂罕見。

撇開那些多次封帝的演員不談,翻遍金像獎史,也只有年代極早的麥嘉和喬宏奪帝即消失,但二人退出影壇極早,喬宏更已過世。而任達華的見光頻率其實頗高,此前談過梁家輝的戲路偏鋒、配戲太多以及泯滅個性的問題,但在這條路上,任達華其實走得更遠,他更是配戲無數,參演電影總數超過兩百部,到了無法一一細數的程度,也都在尋求表演上的無痕。

二人路徑相反,一者外放、一者內收,結果則是逐漸淪為電影里的黃金配角,如果打個比方,對于梁家輝和任達華這種層級的演技能力而言,這種不挑不揀的配戲、客串和龍套式參演方式,就像將一柄已經開鋒的劍,重新扔回爐里,「無章法」不斷淬煉,劍身或許更加凝練,但鋒刃則將漸鈍。

而如果鋒刃已鈍,又如何能敵那些「殺人無算」的名劍?鋒刃是什麼?它包括個人氣質與思想層面,是一種脫離技法層面的概念。相較而言,思考與表演的深度,比明星特質更為重要。這個問題在本篇不做延展。

回看任達華的影路,他與梁家輝也曾有過兩次「雙雄式」交鋒,即《龍城歲月》和《跟蹤》。

2006年,二人憑《龍城歲月》雙雙入圍,結果梁家輝奪帝勝出,2008年任達華憑《跟蹤》再次提名,梁家輝沒有獲得提名機會,而任達華則輸給《投名狀》的李連杰。角色設計也基本趨同,梁家輝外放躁怒,任達華隱忍內斂。從表演而論,《龍城歲月》其實難分高下,而在《跟蹤》里,任達華確實能贏梁家輝。因為梁家輝的表演尚有跡可尋,而任達華則完全無痕。

而在當屆金像獎,任達華為何又輸給李連杰?

這就又回到表演「自然度」的問題,所謂無痕,其實就是自然度的極致。這就是影帝級演技的門檻,但如果僅僅拿「自然度」去做表演上的比拼,則會貽笑大方。收放自如的表演,情緒的層次、張力與爆發,乃及對電影的升華作用力,就常規而論,這些因素統統都在考慮之列。

如果對任達華作品足夠了解,其實《文雀》幾乎可以視作其巔峰,個人認為甚至要勝過拿獎的《歲月神偷》。

在拿獎之后,陸續領銜主演了《心戰》《迷離夜》《沖鋒車》《沖鋒戰警》和《黑白迷宮》《邊緣行者》這至少六部香港電影,參演和配戲更是不計其數,比如《救火英雄》《殺破狼2》和《追龍2》,還包括待映的《斷網》《金手指》和正在拍攝的《內幕》。

最大的問題應該是電影質量有不足,隨便翻看片單便能發現,基本都屬于落入窠臼之作,電影類型還在二十年前,包括最新這部任賢齊一番的《邊緣行者》。

而回溯香港警匪犯罪類型電影,在九十年代已經極盡蓬勃,至《無間道》時大成,再到《寒戰》破舊立新,《無雙》更將商業娛樂性再度推高。

待映的則是史詩風格的《風再起時》和《風林火山》,又或者是大制作的《掃毒3》和《金手指》,其他幾乎可以被稱作「冷飯翻炒」的中小規模投資港片,空間其實已經非常小,也尤其考較編劇、表演和導演的能力,如果因循守舊,就很難突圍。

除了借光傳統港片的商業娛樂性,再無其他。

所以如果究其根底,他在金像獎超過十年的「神隱」,雖然資格與演技皆無可置疑,但或者是「鋒刃」不足,又或者領銜主演的小片質量普通。還或者是大片的非主打。多重因素所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