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痛風6年扛著不治,最後引發腎衰竭!這種病不能小看,每個人要注意

今年32歲的小朱,患有痛風6年,不去就醫,靠吃止痛藥來「扛」。直到今年,他的關節痛開始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這裡痛完痛那裡,一個接著一個,痛得沒完沒了。他來醫院就醫,經過檢查發現,多年的痛風已經使小朱的腎臟產生了不可逆的損傷。

小朱的「痛風年齡」已經有6年了,尿酸始終在600+umol/L,但是「慶倖」的是他一年也就發一兩次,所以小朱從來沒有正兒八經地來醫院就診過,每次發作吃個兩三天止痛片,扛過去就好了。可是今年春節開始,他的關節痛開始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接著一個,這裡痛完痛那裡,痛的沒完沒了,止痛藥吃下去就像沒吃一樣,他實在熬不住了,去社區醫院檢查了一下,不查不知道,這一查把他嚇出了一身冷汗,腎功能中尿酸728umol/L,是正常值上限的1.5倍,血肌酐139umol/L,比正常值上限還高了29umol/L。社區醫院的醫生說:「你腎衰了!趕緊去大醫院的腎病科看一看!」

小朱掛了門診,為了明確診斷,門診醫生先把他收住院了。因為尿酸實在太高了,入院後主管醫師一邊給小朱做檢查,一邊給予抗炎止痛、水化、降尿酸及中藥護腎治療。檢查發現,經過這6年毫無治療的「散養式病程」,小朱雙足、雙膝關節都已經出現多處的痛風結晶沉積,怪不得關節痛一直好不了。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小朱的雙腎形態已經出現了慢性化改變,同時多項慢性腎衰相關指標也已升高,也就是說,多年的痛風已經使小朱的腎臟產生了不可逆的損傷,小朱的腎衰是慢慢發展的,同時近期頻繁的止痛藥物加重了腎臟的損害,是血肌酐短期內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

  (圖中綠色部分為關節上的痛風結晶模擬圖)

經過一周的治療,小朱的關節痛完全控制住了,血尿酸降到了450umol/L,血肌酐降到了110umol/L(正常上限),儘管病情控制住了,他的腎功能仍未恢復到正常水準,這與他已存在的腎臟慢性纖維化病變是相關,是目前醫療技術無法改變的。小朱自此不僅僅是一位痛風患者,更是一位慢性腎功能衰竭的患者,除了要關注尿酸和關節痛,他還要定期監測腎功能、謹防腎衰快速進展。

目前高尿酸血症和痛風近年來在世界范圍內都處於一個上升的趨勢,在我國尤為明顯,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的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增加了近20倍。目前高尿酸血症已成為繼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之後的「第四高」。發病主要見於中老年男性和少數絕經後的婦女,現在多見年輕化發病趨勢,與肥胖密切關係,常有家族遺傳史。高尿酸血症不僅可以導致痛風發作,還可以導致多種急慢性腎臟疾病,甚至導致慢性腎功能衰竭。

魯盈主任中醫師指出,「痛風性腎病」已成為諸多導致終末期腎的重要病因之一。同時對於老年人來說,高尿酸又是慢性腎臟病及心腦血管疾病的獨立危險因素。因此所有高尿酸血症和痛風患者均應控制血尿酸。痛風的治療不僅是止痛,也不僅是降尿酸,還需要關注多方面的併發症、合併症,因此痛風的治療應當是持續的,定期複診也是必須的,千萬不要「不痛不看,痛了才看」。併發症、合併症的出現往往比疼痛本身更難治療,也更容易造成患者生存品質的下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