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阻擊》:洗盡鉛華,他肯面對,她肯放下,這便是最好的結局

鞏家培的出場,就是一幅老謀深算的樣子,氣場很強,壓得住場。

于是在各方表現良好之下,有了一個很好的開局。

接著,終于回到了黑道的題材,各式人物出場,這里還附帶了第二代CIB的出場。

鞏家培是忠于警察職守,做臥底后拿出勇氣指證當年情人。

愛家護子的好丈夫好爸爸形象自然不需多說。

對袁君嵐舊情愧疚猶在,所以拿出十二分的好來彌補。

辣姜叛變后得以及時作出判斷并且將其召回,到最后不忍心殺他念及師生舊情。

鞏家培實在太有心機了,老奸巨猾,簡直就是人性精算師,能夠預算到一切情形,提前布局好一切。

身邊有這樣的上司,別說變節,我覺得偷懶都很難。

他跟梁笑棠、辣姜之間的斗智斗勇讓人嘆為觀止。

懷疑梁笑棠時盡到職責,相信時也可以十二分地相信。

可以說鞏家培在工作上是個運籌帷幄的贏家,從來都是最冷靜和強大的那一個。

簡直是「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的典范。

莫一烈以為自己是平衡與制衡的主宰,鞏家培就笑了。

鞏家培這種恐怖的智商,還好一直在正道上,倘若一旦變節,后果不堪設想。

劉松仁的演技自然也是一如既往地給力,眼睛會說話。

無論是劉松仁的演技還是編劇對鞏家培這個形象的刻畫,都是十分豐滿。

劇中袁君嵐有句話說「江湖事江湖了」,仍有人在江湖上,哪有了了的江湖事?

正是這種《阿飛正傳》式的結局,才會讓喜歡的人坐立不安焦急地等待著續集,等待下一場江湖事。

江美儀飾演袁君嵐和鞏家培這對亦戀亦仇的感覺也很有看點,這個搭配十分新鮮,擦出了意想不到的火花。

江美儀的演技也足夠老辣,和劉松仁這樣的戲骨對戲毫不怯場,演出了袁君嵐成熟大方含怨而又寬容的多面性。

兩個人的對手戲并不多,但每一場都很耐看,兩人細膩的演技將心中的愛恨都潤物細無聲地傳達了出來。

我很喜歡袁君嵐這個角色,當年為了鞏家培殺死了自己的丈夫,坐了20年牢,最后一無所有。

以為這個女人是多狠辣的人物,可是她不是,她只是選擇了自己認為對的道路。

對于鞏家培,她不是不恨,但是更多的是漠然。

如果不是因為鞏家培,袁君嵐或者不會一無所有,盡管是江湖大嫂,但她自尊、獨立、善良。

但是誰遇見誰從來不可知論,亦如袁君嵐遇上鞏家培,是緣,也是債。

鞏家培對袁君嵐的感情,不只是不想想,更是不敢想。

修成正果的鞏家培,20年的放下又是否只是偽裝,妻善兒好的日子里,心累與心安,多少次在重合與交替地出現,是否曾是折磨。

作為一名成功的臥底,鞏家培有著敏捷的思維和透徹的觀察力,可以洞悉一切人和事,但內心也有割舍不下的愧疚和無奈。

做臥底最大的不幸就是即使奮力掙扎,也會漸漸看不清自己本來的模樣,最終,在信仰中迷失,或者,在信仰中崩潰。

臥底的成功完成任務,就是出賣他所謂的兄弟或情人,雖然他們本就是罪有應得。

這是辣姜的悲哀,也是梁笑棠的悲哀。

他們都在黑與白、情與利交織的雙軌道里,取舍自然,愛恨成空,兩全不得。

所幸的是鞏家培是個能用理性把持住感性的人,所以他沒有在那個危險地帶丟失自己。

但是面對袁君嵐,鞏家培或者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本來的樣子是什麼。

20年后,袁君嵐出獄,和鞏家培重逢時,當我們一群人圍在去看袁君嵐對鞏家培的指責的時候,竟然都覺得如此地理所應當,反倒數落起了鞏家培面對袁君嵐的那張撲克臉。

畢竟如果不是為了鞏家培,袁君嵐不會失去20年的青春,20年的自由,至少可以像丁敏那樣,遠走高飛,開始新的生活。

但似乎令袁君嵐氣結的卻并非這20年的牢獄生涯,當她誤以為他連他的生日都騙她的時候的那份憤怒,甚至絕望,遠超過了她面對他的指證。

因為那一刻,她以為,鞏家培對她的一切,除了利用,再無其他。

面對這個昔日做館的妻子;面對這個當年為了和自己私奔錯手殺死自己丈夫的女子;面對這個自己親眼見其被捕并且親自出庭指證的女子,鞏家培雖然對其冷眼相向,但他很明白,在人情上,他確實欠她一句「對不起」。

雖然這句「對不起」確實難以啟齒,因為鞏家培害怕袁君嵐會利用這句話來報復,成為傷害他家人的理由。

然而,鞏家培小看了自己在袁君嵐心中的分量,也小看了君嵐的為人。

這個洗凈鉛華的女子,為了救Aidan,不惜以身犯險,重度昏迷的時候,他終于等到鞏家培那句由衷的「對不起」。

鞏家培也依然還記得袁君嵐喜歡聽《昭君出塞》,記得她的關節和腸胃不好,在她有危險時細心為她安排一切。

是出于愧疚還是愛,不只是鞏家培自己,連觀眾都會混淆。

往事如煙,感覺好奇怪,說不出來。

任時光荏苒,年華老去,歲月留痕,卻又難著于言語之間。

耿耿于懷便只有怨,一笑而過也便留下了愛。

最慘的是時間久了,就會混淆,是感性與理性的把持,要有一定的功力。

劉松仁幾處眼神的避忌與無言以對,江美儀的幾處釋然的笑容,老戲骨將一些難以詮釋的情感展現地淋漓盡致。

相識20年,心動過,愛過,無須多言,心有靈犀的背后藏著的是彼此互相牽掛的心。

我相信如果在現實生活中,知己朋友會是兩個人最終的感情歸宿。

但畢竟是電視劇,最終一向喜歡悲劇的莊偉健還是意外地給了這兩個人一個很好的感情歸宿。

歷盡20年,兜兜轉轉,兩人壓抑已久的誤會終于解開了,坦然地放下過去,也最終誠實地面對自己。

當年的誤會情非得已,如今的緣分就更應珍惜。

說實話,我很感激,因為這似乎成了整部片最終唯一的一抹陽光。

20年的恩怨情仇竟然可以這樣化解。

袁君嵐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不再恨你,她說她最想知道當時他有沒有假戲真做,她說如果當年不是感覺到你情真,又怎麼會對你死心塌地。

其實,她怨的不是他為了警察的工作傷害她,而是,在這樣殘忍的過程中,他有沒有絲毫的動心和真情。

終究是女子,逃不過的依然是感情這個劫。

20年前,袁君嵐愛鞏家培,以一個少女的心,決絕不顧一切,哪怕自己已為人妻,可是她還是追逐這份感情。

這樣激烈的一個女子,20年之后卻可以洗盡鉛華,淡然地面對其實對自己并不公平的世界和狠狠傷害過自己的愛人。

也怨恨過,但是,她看到他們幸福的一家三口,更多的是傷心。

但是,上天始終對她還算仁慈,隔著20年的光陰,她等到了那個最初的愛人,以最為真實的面目相愛。

這時候的他們,已經不需要多轟轟烈烈,淡淡的執手一生相伴到老就是最好的幸福。

或者,這一切的幸福都是因為這個女子足夠善良和美好。

她可以放下仇恨,可以站在他的角度思考。

最后的一個擁抱,晚了20年,但也時間剛剛好。

對于兩個經歷過一次次生死之門的人來說,已經不用語言去捅破那層窗戶紙了。

他們之間沒有什麼甜言蜜語,可是一個眼神,就知道她還是愛著他,他還是想著她。

他們就這樣一笑泯恩仇,看得我心馳蕩漾。

明明沒有任何的甜言蜜語可言,但是我依舊沉醉在他們若有似無的曖昧中,無聲勝有聲。

大家都不容易,大家都很堅強。

愛情,來過便會留言痕跡。

不用他來證明,而是她能察覺到原來他真的愛過她。

這樣,足矣。

他們能否在一起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他肯面對,她肯放下,這便是最好的結局。

袁君嵐的內心要有多強大和對生活的熱愛與勇氣,才能在經歷了最深地背叛和絕望之后,還能在心里開出美好的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