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孤勇者》火爆全網,背后的故事遠比你想象中更感人

「聽我家小寶說陳奕迅為他們小朋友唱了一首歌,學校每個孩子都會唱,這首歌都成孩子們的接頭暗號了!」

「我家老二的幼兒園也是,牙都沒長齊的娃娃也會唱!」

「陳奕迅不是香港流行歌手嗎?怎麼會唱兒歌?」

是呀,成名多年的天王級歌手 陳奕迅自己也奇怪著,在社交平台上發問: 「聽說我出了首兒歌?」

由陳奕迅演唱的「兒歌」 《孤勇者》自打2021年11月8日上線,當晚播放量就高達2億,連續12周霸榜,8個月總播放量超30億,是網易云音樂2021年度當之無愧的最佳單曲。

今年5月再次爆火并且風靡于全國各地的幼兒園,成為園內的「接頭歌」和「起床鬧鈴」!

那麼,這首被評價為 「字字動人、句句人生」的《孤勇者》,究竟有什麼魅力可以取得如此矚目成績?可以做到讓聽眾無年齡差別接受并熱愛呢?

《孤勇者》一問世,就因為歌詞中澎湃人心的共情和直面絕境的勇敢被大眾所喜愛,成為陪伴無數黑暗前行者的螢光,給予我們溫暖和動力。

但沒有多少人知道,能寫出如此直擊人心歌詞的竟然是個年輕纖弱的女孩子,而且,是個癌癥晚期游走在死神身邊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 唐恬

1983年出生的湘妹子唐恬從小就是家里的乖乖女,孝敬父母、乖巧懂事、成績優秀。

敏感多思的她很早就顯示出難得的文學才華,讀書時已經開始進行創作,寫過不少小說和隨筆。

那時的唐恬還是爸媽寵愛、生活甜蜜的小公主,即便有些小女孩的煩惱,大概反映在文字里也都是 「為賦新詞強說愁」吧。

唐恬和她的同齡人一樣讀書、上大學、畢業、工作,人生按部就班。文筆優秀的她大學畢業走進湖南電視台文娛頻道,成為一名企劃文員。

上班不久,性格安靜的唐恬被分配和師父一起負責流行專輯《黑白電影》的制作,這個機會讓她得以接觸并了解到一張唱片的完整制作過程,從而對歌詞的創作產生興趣。

2005年初湖南電視台娛樂頻道轉入天娛傳媒公司,唐恬的文學才華在歌詞創作上有了大展宏圖的良機。

她為當時萬眾矚目的選秀節目《超級女聲》寫了主題曲《唱得響亮》,其中那句 「想唱就唱,大聲唱,即使沒有人為我鼓掌,至少我可以勇敢地欣賞自己」 傳唱度極高,鼓舞了無數年輕人戰勝怯懦,展示自我。

唐恬還為李玉春寫了《甜蜜的,我愛你》,為周筆暢寫了《筆記》,為張靚穎寫了《如果愛下去》,為何潔寫了《你一定要幸福》,為譚維維寫了《雪花飄落的聲音》……后來超級女聲的歌曲專輯11首歌曲中有一半都是唐恬的作品。

唐恬成功了,她的作品經常被超女快男選手爭搶演唱,小試牛刀的她很快成為詞作者里的后起之秀,開始收獲贊譽和掌聲。

不過,和彰顯勇敢、鼓勵、張揚、外向特征的作品正相反,唐恬本人更偏向于安靜、無爭、淡然、內向。

這時期的唐恬和她的文字其實仍然是在為了創作而創作, 走心,但是沒有穿越靈魂

在接受采訪時唐恬說:「如果你有夢想就一定要堅持,認定一個方向走下去,我想總會到達。」

說這話時的唐恬并不知道,她自己為了「到達夢想」將要經歷怎樣的過程,那不是讓人煩惱的困難,不是讓人痛苦的失敗,而是讓人如孤身走黑暗的煉獄生死。

2012年的除夕夜,闔家團聚高興過年,唐恬卻窩在自己房間哭。沒有開燈,也不能哭出聲音,唐恬緊緊抱著自己的肩膀,在哭命運的不公平。

因為她剛剛接到北京同事的電話,年底公司常規體檢報告出來了,唐恬被查出患鼻咽癌,而且已經三期。

三期鼻咽癌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死亡已經依稀可見。

她才29歲,正是一個女人最好的年齡,她還沒有結婚成家,還沒有好好孝敬父母,甚至還沒有痛痛快快談幾次戀愛。

還有她的事業剛剛起步,她喜愛的創作還沒有達成目標,她還想多看幾場偶像陳奕迅的演唱會……

生命難道就要這樣提前結束嗎?!恐懼緊緊抓住唐恬的心臟。

「命運為什麼如此對我?我該怎麼辦?」唐恬在得知噩耗之后反復問自己的只有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她無法知道答案,她能回答的只有第二個問題。

痛哭過后,唐恬漸漸冷靜下來,她知道自己需要好好想想怎麼回答第二個問題。唐恬沒有告訴父母自己的病情,找了個工作上的理由她第一時間回到了北京。

在北京簡單、狹小的出租屋里,唐恬獨自思考了很久,她在紙上反復寫下自己的愿望:「我要活過父母,不讓他們白發人送黑發人。」

那個夜晚,為了父母和自己只有29歲的生命,唐恬終于懷揣著對死亡的恐懼,顫抖著站起來繼續上路。

「去嗎?配嗎?這襤褸的披風。戰嗎?戰啊!以最卑微的夢。」

當9年后唐恬為《孤勇者》寫出這句歌詞的時候,她想到的一定是那個夜晚,那個雖然害怕卻仍然決定繼續戰斗的自己。

唐恬開始積極治療,2個月做了33次放療、2次化療、8次靶向治療。

其實,相比下決心要勇敢,如何將勇敢堅持下去才是真正的考驗。

每次治療身體要經歷的痛苦都無法用文字表達,那些痛不欲生的細節一點點蠶食著唐恬的決心。

隨著治療的深入,唐恬的頭髮掉得越來越多,口腔潰瘍到喝水像刀割,經常嘔吐,身體越來越瘦,原本就苗條纖弱的她變得像根稻草一樣輕飄飄,好像風一吹就能離開一樣。

死神就守在旁邊,耐心地等著她自己放棄,然后嘲笑著帶她離開。

這時的唐恬正在 「孤身走暗巷」,以「不跪的模樣對峙著絕望」,頭上懸著的一把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來。

唐恬說:「我從未想過放棄,我要盡自己最大努力去走下去。」

好在她還有父母陪伴,有文字和音樂陪伴。

身體沒有那麼難受時,唐恬會聽偶像陳奕迅的歌,她對母親說:「我以后能給陳奕迅寫歌就好了。」說這話時,唐恬憔悴的臉上帶著難得的笑容,眼睛里閃閃亮亮充滿了希望。

多次化、放療對大腦產生了影響,唐恬的各種感覺開始逐漸衰退,她聞不到花香,飯菜變得無味。最可怕的是聽力衰減,這對一個搞音樂創作的人來說簡直就是致命。

唐恬獨自體驗著內心的絕望,外表卻是 「震耳欲聾的沉默」

2012年5月,《中國夢想秀》的舞台走上兩位老人,他們朗誦了一首歌詞,在這首《榮幸》中有這樣幾句直戳人心:

「我不是泡沫,我多榮幸可以活。苦難是什麼,夠不夠用來唱歌」

這是病床上的唐恬為偶像寫的歌,這也是父母要為女兒實現的夢想。

節目主持人現場與陳奕迅視訊連線,得知此事的陳奕迅備受感動,他夸贊唐恬真的是主持人說得又漂亮又堅強又有才華的一個女生。

「愛你破爛的衣裳,卻敢堵命運的槍。愛你和我那麼像,缺口都一樣。」

最后,陳奕迅含淚答應唐恬:「清唱也好,什麼方式都好,你等等我,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作品。」

得到陳奕迅的回應,電話這邊的唐恬早已淚流滿面。這一刻夢想實現,她所有的孤身奮戰都變得更加有意義,她的堅持也更有目標和動力。

面對如此強大的信心和怒吼,連死神也會望而卻步。

唐恬的病在積極治療后得到有效控制,復發也降低在理想范圍內。在這場與死亡的對峙中,唐恬贏得了勝利,死神潰敗而逃。

著名作家列夫·托爾斯泰說過:「藝術不是技藝,它是藝術家體驗了的感情的傳達。」

得病之前的29年間,唐恬有過許多內心感受,但是平靜無波的生活給予她的一切都偏于柔軟和美好。與死亡經歷過對決的唐恬變得深刻、充滿力量。

生病教會唐恬很多,包括讓她明白人生中有很多東西要放輕一點,可以重重地去愛,但要溫柔地說。

也讓她更加體會和理解別人的痛苦,作品不再只是關注于自己的情緒,而是更多地去觸碰別人的心,去激發大家對生命的熱愛。

于是,就有了為努力者寫的《無名的人》:

「無名的人啊,我敬你一杯酒,敬你的沉默和每一聲怒吼。敬你彎著腰,上山往高處走,頭頂蒼穹努力地生活。「

有了為致敬先輩寫的《如愿》:

「你是我之所來,也是我心之所歸,世間所有路都將與你相逢。而我將愛你所愛的人間,愿你所愿的笑顏。這盛世如你所愿。」

有了為平凡人寫的《人世間》:

「平凡的我們,一身雨雪風霜不問去哪,隨四季枯榮依然迎風歌唱。祝你踏過千重浪,能留在愛人的身旁。」

……

不知不覺9年時間過去,抗癌成功的唐恬如同重新活過一場,對生命充滿敬畏和感恩,每一天都在有價值地活著。

因為經歷過,所以更加懂得。

2021年唐恬終于等到了9年前與偶像陳奕迅的那個約定,受邀為陳奕迅的新歌 《孤勇者》作詞。

這首歌將作為全球知名游戲IP衍生劇集動畫《英雄聯盟:雙城之戰》的主題曲,除了需要與游戲玩家群體達成共鳴,更需要在文化和社會層面超越游戲和動畫范疇, 唱出時代精神,給予億萬孤獨靈魂以勇氣、信念和希望。

難度很大,但是內核很簡單,而這個內核恰好與唐恬的經歷不謀而合。

陳奕迅果然慧眼識人。

已故作家路遙說過:「其實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個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為他生活的那個世界而奮斗。」

唐恬想到了自己那些披荊斬棘對抗病魔的日夜,想到了和自己一樣與命運抗爭到底不肯低頭的普通人。

她要創作一首很「燃」很振奮人心的歌,為自己也為其他勇敢面對生活的人。

「不宣講漂亮的態度,不為了勇敢而勇敢, 這首歌致敬的英雄是那些抬頭走夜路的人,是那些內心有殿堂的人。

于是,《孤勇者》橫空出世。

澎湃人心的歌詞、朗朗上口的旋律加上陳奕迅激情地演唱,這首很多年難得一見的華語流行音樂金曲迅速破圈火爆。

歌曲中的英雄可以是戰天斗地的勇士,也可以是人們身邊默默無聞的平凡人。

比如抗疫前線的醫護人員、火海逆行的消防戰士、不懼風雨的建筑工人、全力拼搏的體育健兒、甚至就是幼兒園里幫助他人的小孩子。

「誰說污泥滿身的不算英雄!誰說對弈平凡的不算英雄!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積極向上、熱血鼓舞的正能量賦予歌曲更長久的生命力,無年齡、無性別差異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擁躉」。

《孤勇者》之所以能成為小孩子都喜愛的「兒歌」,生病害怕時會唱、比賽失敗時會唱、就連不想起床時也會唱。

原因很簡單,因為 所有人心中都有英雄夢,每個人也都想成為自己世界里的「孤勇者」

《孤勇者》正是引導孩子向上、向光、向堅強的絕佳作品。

一首成年人的流行歌曲能夠在少兒圈里被口口傳唱,變成兒歌,這對《孤勇者》來說是一種光榮的褒獎。

真正的救贖,是能在苦難之中找到心的安寧,從而滋生出更強大的生的力量。

結語:

《孤勇者》火爆之后,唐恬并沒有借機博名取利。因為她清楚地知道,人生除了生死并無大事。

唐恬的微博還是一如既往沒有更新、半年可見范圍內空白無內容。她還是穿以前的素色衣服,安安靜靜地工作、讀書、創作。

生命于她依然如舊,就算名氣再大也不愿將時間花費在缺少意義的應酬和交際上。她仍然是自己生命中的「孤勇者」,勇敢且安靜的孤勇者。

那些沒有殺死我們的,都必將讓我們更加強大。

感謝命運,感謝苦難,讓我們平凡、堅強,即使面對黑暗,即使孤單一人,也能勇敢向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