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鬼王」雷宇揚嬌妻成網紅,長腿細腰被譽為「宅男女神」

港媒爆料,現年58歲「鬼王」雷宇揚嬌妻成了網絡紅人,在某視訊平臺狂吸259萬粉絲,讓不少網友大贊雷宇揚真是好福氣。

本來以為這是條非常「和諧」的情懷新聞,旨在祝福雷宇揚娶到賢妻。

然而,結合雷宇揚嬌妻拍攝的短視訊內容,以及部分網絡的深扒與留言,似乎讓我們看到一位不紅的演員,上了年紀之后的辛酸生活。

先來介紹一下新聞中的女主角,雷宇揚嬌妻馬荔。

根據資料顯示,85年出生的馬荔原是廣東經濟科教頻道一檔財經節目的主持人。

不僅天生麗質長相好,身材也相當火辣,算得上是主持界的一枝花。

當年,她因工作之便訪問老公雷宇揚,由此開啟了兩人的戀情,進而在雷宇揚48歲那年步入婚姻,現在育有一子。

按照年齡計算,64年出生的雷宇揚大了馬荔整整21歲,當年結婚時雷宇揚以雙方都忙為由沒有舉辦婚禮,使得他們之間的婚姻狀況很少外露。

而此次,之所以讓不少網友質疑他們的婚姻,則源自于馬荔短視訊的拍攝內容。

與很多香港藝人喜歡曬家庭不同,馬荔的短視訊內容幾乎從來沒有出現過雷宇揚和兒子的畫面。

反而,大多數是馬荔出演的「極品人妻」,與對手演員演繹的各種「內涵」段子。

使得不少不明真相的路人以為,馬荔不過是一般的嫩模網紅而已,留言內容相當露骨。

對此,馬荔本人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外界的質疑,始終堅持打磨「宅男女神」的人設。

而關于她與雷宇揚婚變的傳聞,也經常在其視訊下方留言中出現。

據悉,自去年年末,馬荔在短視訊平臺經營賬號開始,就有網友爆料,他在馬荔直播間詢問,是否是雷宇揚在家帶孩子,遭到馬荔拉黑。

隨后,又有網友聲稱,馬荔曾在直播間坦然承認自己是單身。

這使得更多人開始相信,馬荔與雷宇揚早已經分道揚鑣。

只是,這始終停留在坊間傳聞,雷宇揚本人和馬荔始終沒有作出過正面回應。

與此同時,隨著馬荔事業的持續走高,雷宇揚的近況也成為近期熱點遭到曝光。

自從香港娛樂產業持續低迷,一直在驚悚電影和黑幫片里當配角的雷宇揚也已經淪落到無戲可拍的境況。

因此,自從與馬荔結婚后,雷宇揚便在大灣區落戶,不僅定居在廣州,還成立了自己的演出公司。

然而,疫情之下,誰也逃脫不了行業寒冬的困局,雷宇揚也同樣如此。

因此,網絡上時常有平臺發布雷宇揚參與酒吧商演的畫面流出。

依靠港星慣用的「情懷殺」,雷宇揚在內地酒吧的商演不斷,其密度之高,讓很多網友都相當贊嘆。

從視訊內容可見,已經直奔60歲的雷宇揚現場不僅賣力唱歌,更是連蹦帶跳地活躍氣氛,表現得相當敬業。

而知情網友更爆料,由于娛樂業大環境影響,雷宇揚目前也只能靠商演來維持生計,讓不少看著他電影長大的人不禁有些辛酸。

說起雷宇揚,對內地的觀眾來說,印象最為深刻的作品當屬他出演的香港長壽恐怖電影《陰陽路》系列。

對于不少80、90后的內地觀眾來說,《陰陽路》里雷宇揚的那張臉幾乎與飾演「龍婆」的羅蘭奶奶是同樣分量的「童年陰影」。

在那個VCD盛行的年代里,多少小伙伴因為看了這個貼近日常生活的都市傳說而嚇得晚上不敢上廁所!

當然,這不是內地觀眾對雷宇揚的刻板印象,而是這老哥自己的確在港產恐怖片盛行的年代,為香港恐怖電影立下了汗馬功勞,甚至連港媒都親切地稱呼他為「鬼王」。

60年代出生的雷宇揚原本不過是一個素人。

從加拿大肯考迪亞大學學習大眾傳媒專業的他最初的夢想是在香港當一名記者,跟老婆馬荔一樣,步入媒體行業。

然而,世事弄人,畢業等于失業放在任何年代都有效果,雷宇揚的媒體夢始終沒做成。

幸好,學生時代他有個玩音樂、組樂隊的愛好,使得雷宇揚被朋友推薦到電臺謀了個DJ的工作來干。

沒想到,就是這份電臺工作,讓他稀里糊涂地就進入了娛樂圈,進而一腳踏進了香港傳奇電視臺TVB的大門。

彼時,正處于經濟發展高峰期的香港,娛樂業也相當的繁榮。

三大電臺、兩大電視臺幾乎包攬了香港娛樂圈的半壁江山,每年的音樂大獎,新人選秀節目也是層出不窮。

本身是電臺DJ,本科又是大眾傳媒專業,到了電視臺的雷宇揚嘗到了專業對口的甜頭,先后在多檔綜藝節目中擔任主持人。

《勁歌金曲》《超級掌門人》《娛樂新聞眼》,幾乎每檔叫得上名字的綜藝節目,都能看到雷宇揚的身影。

與此同時,也是從那時開始,非科班出身的他開始接拍各種類型的電視劇。

《香港蛙人》《我愛玫瑰園》《92鐘無艷》等TVB的經典劇集,雷宇揚飾演了很多小人物。

盡管這些角色的戲份有限,但是他精彩的演繹總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在那個前浪不走,后浪輩出的諸神混戰年代,外形上不占優勢的雷宇揚一直拿不到好角色。

反倒是同時期,他出演的電影為他的演員之路打開了通道。

90年代初期,香港喜劇電影迎來了發展高峰期。

對于當年執著工作,為未來打拼奮斗的香港人來說,不帶腦子看電影是最大眾化的休閑娛樂,因此催生了大批無厘頭搞笑電影的誕生。

而作為TVB的甘草演員,雷宇揚在這樣的市場風向下,先后拍攝了由葉子楣擔當大女主的喜劇愛情片《老表發錢寒》,許冠杰、吳君如合作的動作喜劇《丐世英雄》,諷刺新聞主播的苦情喜劇《搶錢夫妻》等極富時代特色的電影作品。

這讓雷宇揚意識到,需要票房支撐,挑戰更大的電影業才是值得他深耕的領域。

于是,從94年以后,雷宇揚接拍了一系列電影作品。

盡管這期間,由他主演的影片大多以低成本,小制作為主,好劇本不多,但仍然不乏有被觀眾認可的作品。

1996年,雷宇揚搭檔林保怡出演犯罪影片《狂野三千響》。

雖然此片沒有逃出犯罪、追捕、失足女三樣港產警匪片的劇本特色,但作為男二號的雷宇揚卻成功塑造了一個心狠手辣的悍匪角色,使其成為該片的最大亮點。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除了喜劇電影,雷宇揚成為港產警匪電影觀眾最喜歡的反派配角之一。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很快,香港經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1996年底,香港美麗華戲院結業,次年7月,國泰戲院和擁有10年歷史的老牌戲院麗新也因為經營不善,入不敷出,而相繼倒閉。

整個香港娛樂圈都籠罩在經濟低迷,市場不景氣的愁云慘霧之中。

這樣的市場變化,讓一直將拍電影視為純商業行為的香港電影公司開始苦思冥想,試圖可以挨過行業寒冬。

就在此時,低成本,高收益,對劇本要求低的驚悚電影成為各家電影公司拍攝的重點題材。

正如香港電影制片人黃智所言:「市場需要賣座片,有賣座片才有市場,有市場才會有電影工業,而有電影工業才有可能讓百花齊放。」

乘著這陣東風,早年就曾經擔任過怪談電臺節目主持人的雷宇揚終于迎來了自己的事業高峰期。

1997年,曾經執導香港著名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的導演邱禮濤受邀拍攝電影《陰陽路》系列。

得益于古典文學聊齋志異的影響,以及香港人敬鬼神的習俗,使得《陰陽路》系列影片一經上映便得到了廣大觀眾的認可。

該系列電影的第一部《陰陽路1抄墓碑》由四個不同的都市故事組成,是非常典型的分段式恐怖片的代表作品。

影片的開場就是由雷宇揚飾演的「講古佬」畢彼得的敘述,分別串聯了四個相互疊加的都市鬼怪故事。

盡管,在這部影片里,雷宇揚大多數時間充當的是一個講述者的角色,只有在部分情節上貢獻了少數演出,但是他在孤墳前為觀眾講故事的特寫鏡頭卻深深地烙印在觀眾的腦海里。

食髓知味,電影公司趁熱打鐵,迅速將《陰陽路2:我在你左右》搬上銀幕。

這一次,雷宇揚直接晉升為繼古天樂之后的第二男主角,成為這部影片中三個故事的主人公之一。

自此,《陰陽路》系列電影徹底開啟了雷宇揚的驚悚電影事業,也幫助他奠定了香港「鬼王」的江湖地位。

于是,1998年,他一口氣接拍了16部影片,除了此前擅長的喜劇小人物之外,犯罪動作片,限制級影片,雷宇揚幾乎都有涉獵。

然而,此時,受限于劇本和成本的問題,除了《陰陽路3:升棺發財》延續了口碑神話,甚至被觀眾評為《陰陽路》系列最好的影片之一,其余作品幾乎都是低成本的粗制濫造,也相當反映金融危機那兩年,香港電影圈的艱難。

雖然如此,雷宇揚的事業卻并沒有受到大環境的影響,反而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了觸底反彈。

轉年的1999年,他持續著旺盛的演出能力,將喜劇片、警匪片、驚悚片以及限制級四大類型的電影拍了個遍,共出演了近30部作品,其中不乏與「陰陽路」媲美的恐怖喜劇《自盡前14天》,與吳鎮宇合作的黑幫犯罪《逆我者死》,充滿教育色彩的《監獄風云之少年犯》等。

或許,這些影片如今已經因為制作水平,故事套路成為了過去式,觀眾難以領略其精彩程度。

但是對于那些曾守著DVD過日子的觀眾來說,雷宇揚的影片非常具有港產電影的特色,稱得上是時代的縮影。

而他也被很多內地觀眾視為香港電影界的滄海遺珠,被低估的實力派演員。

但是,客觀來說,雷宇揚被低估的除了演技之外,還有他的才華。

千禧年后,香港電影進入新紀元,大環境的改變讓港片迎來了落日余暉。

在此期間,由于雷宇揚在犯罪電影和驚悚電影里的優秀表現,逐漸開始有制片人邀請他來創作電影劇本。

這讓雷宇揚相當興奮,畢竟在商業化如此高的香港娛樂圈,賣座才是硬道理,能夠成為幕后編劇,將是自己邁向導演之路的重要轉折期。

于是,在完成演員老本行的同時,雷宇揚開始潛心創作電影劇本。

2001年,由他編劇兼主演,導演邱禮濤執導,許志安、李麗珍領銜出演的懸疑犯罪電影《7號差館》面世。

在這部充滿懸疑色彩,貫穿各種殺人事件的影片中,編劇雷宇揚一改港片此前的血腥與暴露,透過許志安主演的高級督察方正的視角,傳達給觀眾一個溫情的反轉故事。

與此同時,由張智霖、王敏德、鐘鎮濤、張耀揚等一眾大片港星主演的犯罪動作片《困獸》的口碑則更勝《7號差館》,至今在豆瓣上還拿著6.8的分數。

此外,2002年,何超儀、陳小春、譚耀文、應采兒主演的動作片《黑道風云》,2003年由當紅小鮮肉余文樂主演的愛情喜劇片《百分百感覺2003》,2004年與邱禮濤再度合作的愛情喜劇《男上女下》以及同年由他自編、自導、自演、自己當制片的喜劇電影《墨斗先生》,都出自雷宇揚的手筆。

作為電影編劇,雷宇揚有著非常高的創作天賦,特別是與陳小春合作的《墨斗先生》,讓不少觀眾將其視為「年度最好玩的小成本港片」代表,「用最好的故事,觸動最多的人」,這是大多數觀眾對這部喜劇的崇高禮贊。

然而,就是曾經為香港電影流金歲月留下過精彩一筆的電影人,在市場浪潮與時代變遷之下,開始為五斗米競折腰。

對于很多內地觀眾來說,雷宇揚的名字再度走進大眾視線的時候,是他在2017年為張韶涵、方力申打造的驚悚電影《碟仙詭譚2》。

這部在豆瓣上被觀眾打出3.1分的爛片之作猶如是通往內娛的單程車票一般,讓雷宇揚在內地電影圈完成一輪游之后,再無發展機會。

或許,雷宇揚的演藝職業的確慘遭滑鐵盧,在疫情的影響下只能挖空心思開啟自救模式。

而與他境況大相徑庭的還有昔日好兄弟「大佬B」的扮演者吳志雄。

據悉,已經淡出香港電影圈的他與雷宇揚一樣將事業轉向內地,除了參加商演之外,還開創了餐飲連鎖事業,分店遍布全國,算得上是事業有成的一位。

比他境況更慘的是「大軍」程東,曾傳聞程東已經很久接不到工作,為了維持生計,即便已經上了年紀,只要有商演和客串的機會,他照樣來者不拒。

曾幾何時,香港電影和香港明星,曾經是內地觀眾羨慕的一群人。

他們要麼在電影里大殺四方,要麼穿梭于高檔寫字樓,要麼嘻嘻哈哈地演繹著都市男女的愛情故事。

然而,世事變遷,在時代浪潮之下,總有些東西會成為歷史,在這里,既包括電影,也包括電影人。

最后,希望雷宇揚與馬荔之間的失婚傳聞是假的,直播不過是他寫的新劇本,觀眾權當看戲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