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人吹捧」到淪為笑柄,復旦女神陳果,只用了「耄耋」二個字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獨,說出這個全國皆知的金句之后,因為讀錯兩個字,跌下「神壇」的陳果,如今怎麼樣了呢?

有網友調侃:她去享受一個人的狂歡了。

1981年,陳果出生于上海一戶書香門第之家,在這個講究腔調和精致的城市里生活,受環境的影響,陳果自幼就對文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當別人家的女孩子迷戀在各種瓶瓶罐罐中,花費時間畫「心機妝」時,陳果早已將世界名著讀得滾瓜爛熟了。

陳果在學習這件事兒上,從來沒有讓父母操過心。

1999年9月,陳果憑借豐厚的文學知識儲備量,被復旦大學文科基地班提前錄取。

之所以提前,說白了,就是「掐尖兒」,復旦大學文學系,每年都會從上海各大高校,挑選出類拔萃的學生,然后給他們安排一次筆試,之后擇優錄取。

陳果進入復旦大學哲學系后,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作為學生會主席,陳果的演講能力也日臻成熟。

大學畢業之后,陳果繼續攻讀碩士學位,并且在《人民畫報》實習,擔任過實習記者。

除此之外,陳果的英語水平也很高,在此期間,她還擔任了校內碩士班的英文教師。

在本碩連讀期間,陳果多次榮獲獎學金,憑借知識轉化資源,這件事兒讓她辦得妥妥的。

如果陳果在給學生上課時,沒有被學生錄下視訊上傳到網絡上,或許她也不會全國聞名,畢竟關注學霸的人,比關注明星的人,要少得多。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有人喜歡陳果洞察世事的言論,也有人討厭她,嘲諷她說的話,都是一些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毒雞湯」。

然而,相較于那些講課風格刻板嚴肅的哲學系老師,陳果憑借觀點新穎的言論,征服了那些一聽哲學課就昏昏欲睡的「小耳朵們」。

作為復旦大學哲學系的教授,陳果從未想過做網紅,然而,同學們太喜歡聽她的課了,很多同學也因此錄下了視訊,后來才傳到了網上,因此,被網紅的陳果,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走紅了。

換句話說,陳果講的那些話,只適合象牙塔里的學生們聽。

陳果說:「你要活成一束光,照亮所有陰暗的角落」。

這樣的話,對于生活在象牙塔里、尚未進入社會,沒有被現實毒打的孩子們,尤其適用。

陳果的家庭環境絕非常人可比,父母都是高知分子,家境富裕,一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她能說出這樣的話,有這樣的主張,并不奇怪。

陳果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苦難,但是她讀萬卷書,勝過行萬里路,而行萬里路,會讓人更加理解讀萬卷書的重要。

陳果認為:「一個人之所以活得很有智慧,很通透,一定是因為他曾在深淵的邊緣,經歷過摸爬滾打,一個人徹悟的程度,跟他所受痛苦的程度,是成正比的」。

鉆石之所以耀眼,是因為經歷過千錘百煉的打磨,才會煥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話說得真是一點都沒錯啊!但是陳果在發表這種主張的時候,卻忘記了一件事,例如環境。

再美好的理想,也要和現實接軌,單純的一腔孤勇,只會被擊敗得潰不成軍,淪為「何不食肉糜」?的笑話。

例如:「如果你的戀愛觀是失敗的,那麼注定你的每一段戀愛都會失敗」,說這些話的時候,陳果似乎忘記了那些因為買不起房子,不得不放棄愛情的年輕人的感受。

類似這樣的主張,層出不窮,依舊禁不住深刻地推敲。

時間是有限的資源,成年人之間,只談利益交換,哪里有時間閑扯皮?

不過對于網友的反問,陳果則給出一記反殺,她稱:「真正可以稱得上朋友二字的,比LV、愛馬仕等大牌包包還要奢侈」。

言下之意,互相利用之人,根本不配稱之為朋友,真正的朋友,是思想同頻,靈魂契合、與物質無關的精神共鳴者,才配稱之為朋友。

沒有人能說出無懈可擊的話,不同的話,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總會找出漏洞。

曾有網友這樣調侃思想不同頻這件事:「我跟你談感情,你跟我談理想,我跟你談理想,你跟我談鈔票,我跟你談鈔票,你跟我談世俗,我跟你談世俗,你跟我談理想,想法不同頻,還怎麼交流」?

所以,若想在同一個頻道聊天,還是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陳果說得很多話,還是會吸引很多人的贊同,而這些人,因為聽明白了,也聽懂了,重要的是,大家都在同一個頻道上。

陳果對愛情的定義,也令人耳目一新,她說:「愛情是一種相互成全,讓彼此都成為更加美好的自己,這樣的愛才算完整」。

對人生的思考,她說:「我們每個人只能活一次,因為不能重來,你怎麼舍得讓自己活得不夠美麗」?

關于自我完善這件事,陳果的主張也很驚艷,她說:「現在很多人,一直在強調,想要成為最美好的自己,那麼,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成為最美好的自己?因為我們不僅要對得起自己,還要對得起那些對我們心懷期待的人,父母的恩情,親人的恩情,朋友的恩情」。

陳果強調:「之所以成為最好的自己,是因為你要配得上別人對你的好,因為除此之外,你無以為報」。

這些話說得很對,確實沒錯,但是說得太多了,難免會讓人有一種空講理論,沒有實際解決方案的無力感,或許這才是一部分人討厭她的原因。

事實上,作為老師,陳果只有授課解惑的責任跟義務,若是僅僅在校園向學生傳授哲學知識,她的主張,原本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那幾年,陳果火到什麼程度呢?想必她的學生最有發言權,復旦大學的大三學生邱澤宇,在做客《開講啦》這檔節目時,曾經透露,自己已經有兩年時間,沒有刷到陳果老師的思修課了,并且調侃若想聽到陳果老師的課,比雙十一還要難搶。

事實上,作為一所名校的教授,陳果從未想過要成為網紅。

因為學生們的無心之舉,陳果莫名其妙地成了網紅,這種情事,在張雪峰身上也發生過。

張雪峰曾經無奈地表示,因為考研這件事太苦了,所以我盡可能用一種幽默詼諧的方式,引起大家對考研這件事的重視,我的本意只是想讓更多的學生,選擇一條更有發展的路,我從未想過要當什麼網紅。

其實,陳果也是一樣,她只是想用一種能激發學生共鳴感的方式,理解晦澀難懂的思修課。

陳果從未想過要做什麼網紅,因為校園才是她的主場。

眾所周知,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陳果很快就品嘗到了高處不勝寒的無力感。

網紅圈和大學校園不一樣,這個圈子里都是腦回路清奇的段子手,若是稍有不慎,一世英名毀于一旦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因為誤讀了「耄耋」這兩個字,陳果幾乎淪為全網笑柄,也因此退出了網紅圈。

而陳果的最后一條微博,依舊停留在2019年8月3日宣傳新書的那一天。

有人說,陳果不再現身于網絡,是因為她羞于見人,但是,也有網友提出不同看法,認為沒必要拿著放大鏡專盯別人的小缺點。

關于外界的評論,陳果似乎從未在意過,她更加關注的是內心的成長。

陳果認為,一個熱愛哲學的人,往往更加熱愛生活,而對哲學有所了解的人,往往更容易做到愛好自己,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大多數情況下,很多人因為對物質過度追求,反而并不懂得如何愛好自己。

若是一個人不喜歡他身處的世界,細究下去,你會發現,他也不會真正地愛好自己,因此,一切的自愛,必將來源于他身處的世界。

或許,這種說法太過玄妙,但是我們細細回想那些攀登到人生巔峰的人,為何選擇自盡,或許就能想明白陳果這段話的深刻含義了。

當年張國榮為何自盡?為何越優秀的人,反而更脆弱?

那麼,將問題想得如此透徹的陳果,為何至今依舊單身呢?

這個問題,撒貝寧也曾問過陳果:「作為一個哲學博士,你有沒有擔心自己嫁不出去呢」?

陳果卻淡然一笑,回應道:「我從來不認為一種職業,會限制自己的感情生活,而且,但凡對我們有成見的人,也不會選擇我們這種人,一個心胸豁達的人,是可以接受所有人的,因此,我要尋找的,是一個心胸豁達的人」。

如今41歲的陳果,依舊單身,她曾寫下過這樣一段文字,這段文字,也是她的人生座右銘:「真正的幸福,是讓自己活成一束光」。

一個高知女性,何必勉為其難地向下兼容?而且陳果并不孤單,畢竟從單身大數據來看,北京80萬單身女性的陣容,浩浩蕩蕩,如同一面鮮明的大旗,似乎在向這個時代進行著無聲的吶喊:誰說女人這一生,只有結婚生孩子這一件事兒可活?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