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黑金風暴》又有「臥底」套路,雖老舊但功效顯著

在近期熱播的港劇《黑金風暴》,當看到第四集,劇情正式表明黃浩然的臥底身份時。

相信會有人吐槽, 怎麼又是臥底的套路。

因為現在警匪題材的港劇,幾乎都會有臥底的橋段。

《黑金風暴》

TVB自從步入新世紀后,伴隨著武俠劇、功夫劇的逐漸低迷,警匪題材的職業劇則越發成為主流。

其中對TVB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部警匪劇,當屬2014年的《使徒行者》。

《使徒行者》

時至今日,《使徒行者》仍是TVB原創劇最大的IP。

而《使徒行者》更是直接影響到后來TVB警匪劇的創作風格。

也就是前面說的「臥底」套路。

現在TVB很多警匪劇都有臥底或反臥底、黑警的橋段。

而當慢慢標簽化后,就淪為觀眾吐槽的地方。

《伙計辦大事》

就像2021年的《伙計辦大事》,頂著歐陽震華、馬德鐘兩大視帝的頭銜。

可到最后實在圓不下去,就給陳瀅安排一段臥底故事來收尾。

以此類推,當看到《黑金風暴》又有臥底的橋段,多少會讓人覺得老套。

《黑金風暴》

不過,好的地方是,《黑金風暴》只是把臥底橋段用作細節輔助。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最初黃浩然以反派形象出場時,不少人就猜到他是臥底。

這個臥底套路確實老舊, 但放在劇中的故事情境里,還算功效顯著。

因為《黑金風暴》并不是以臥底故事為核心,所以劇情很快就揭開黃浩然的臥底身份。

避免了故事節奏被拖得過長,讓觀眾覺得拖拉。

《黑金風暴》

其次,臥底套路的本質是反轉。

而《黑金風暴》的故事情境是「重案組+廉政公署」的強強聯合。

當劇情正式表明黃浩然ICAC的真實身份,才能正式開始這條主線。

也就是說,臥底橋段在這里只是工具性的作用,并不具備過多的意義,只是單純用來推進劇情發展,而且劇情還能因此步入佳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