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拍這部戲得罪3人,杜琪峰:那個人好像不需要我這個導演

2016年7月12日,王晶在一檔綜藝節目中談及了港片沒落的原因,他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周星馳的一部電影。

此話一出就引起了軒然大波,王晶也因此被推上了風口浪尖,遭到了無數網友的口誅筆伐。

無獨有偶,導演杜琪峰也曾在2011年公然吐槽周星馳,不僅說周星馳人品不好,還說周星馳對港片的發展沒有任何貢獻,只會拍電影撈好處。

同樣是因為這部電影,成奎安也曾在節目中公開指責周星馳忘恩負義,還揚言稱如果自己當時在現場,一定會狠狠揍他!

這部王晶放言港片衰落便是始于此片的電影,就是由杜琪峰執導,周星馳主演的《濟公》。

那麼,王晶為何會將港片的沒落甩鍋給周星馳呢?杜琪峰與周星馳之間又有什麼恩怨呢?大傻成奎安,為何要揍周星馳呢?接下來,我們就來聊一聊《濟公》的幕后故事。

1992年的某一天,周潤發找到已經合作過《阿郎的故事》的導演杜琪峰,說自己有個不錯的想法,問杜導有沒有興趣再合作一部電影。

經過一段時間的交談,杜導這才弄明白周潤發的來意,原來周潤發是想讓他翻拍1948年的粵劇《審死官》,自己出演男主宋世杰。

聽完周潤發的想法,杜琪峰也認為這個提議不錯,因為這部由名伶馬師曾和紅線女主演的粵劇,當時在香港非常受歡迎。

隨后,兩人就商量起了女主的演員人選,最終他們將女主的人選鎖定在了鄭裕玲的身上。

可就在杜琪峰為拍這部戲做準備的時候,周潤發卻因為和金公主簽了合約,合約里要求他不能外出接戲,所以不能參演了。而預先定好的鄭裕玲,也因為實在抽不出時間辭演了。

原先定好的男女主不能參演,杜琪峰就向當時非常紅、還在四處接活的周星馳發出了邀請。沒想到,該片上映后不僅豪取了4900萬港幣的票房,還一舉奪得了當年的票房冠軍。

眼看首次合作就如此順利,周星馳和杜琪峰就有了再次合作一部電影的想法,而這部電影就是文章開頭說到的《濟公》。

但讓兩人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合作非但沒有取得好票房以及好口碑,反而還成為了兩人關系破裂的導火索。為什麼這麼說呢?

原來在電影開拍之前,杜琪峰曾召集過所有演員,讓大家一起商討劇本的走向,唯獨剛剛獲得亞太影帝的周星馳,偏偏沒有參加。

等到電影正式開拍后,不來商討劇本的周星馳,竟然讓杜琪峰現場修改劇本,還說以悲劇結尾不是他的風格。

在杜琪峰看來,濟公是一個大慈大悲的人物,不管外表如何瘋癲,內心始終是充滿正義的,但周星馳卻不這麼認為,仍然十分堅持。

最終,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所以在拍攝的時候,不管杜琪峰怎麼安排,周星馳依舊我行我素,用自己的方式去演。

當然,這些還不是杜琪峰最在意的,他最接受不了的是,在他拍攝其他人的戲的時候,周星馳經常在鏡頭前走來走去,說要怎麼拍怎麼拍,而工作人員也總是圍在周星馳的身邊。

這樣的場景,讓杜琪峰產生這樣的一個疑問,你是導演還是我是導演?

要知道,周星馳只是演員,如此「越界」也難怪會讓杜琪峰不爽,但杜琪峰還是非常認可周星馳的能力,所以就隱忍了下來。

杜琪峰在后來的采訪中也回應過此事:「在拍攝《濟公》時,那個人好像不需要我這個導演,他在鏡頭前走來走去,攝像機跟著他走就可以。」

其實,在未遇到周星馳之前,杜琪峰也并非真正的創作自由。

雖然他在新藝城拍出過《八星報喜》、《阿郎的故事》、《吉星拱照》等多部票房精品,但說到底他獨立拍攝的也就一部《阿郎的故事》。

并且,《阿郎的故事》中的許多台詞,還是張艾嘉和發哥在現場寫的,其他幾部都只是黃百鳴的執行人而已。

只不過這次與以往不同,杜琪峰的壓力并非來自監制,而是一個演員,這令他非常難以接受。

吳孟達也曾說過:杜琪峰根本駕馭不了周星馳。

因此,年輕氣盛的杜琪峰曾公開說過這樣的話:這輩子再也不會和周星馳合作。

不管是不是因為當時作為導演的杜琪峰失了面子,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確做到了。并且,在向家發起的多次「倒周運動」中,他也始終沖鋒在前線。

但是回憶起和周星馳的兩次合作,他還是說要多謝周星馳:若不是他,我還不知道方向。

對于這段經歷,周星馳反倒沒有察覺太多是非。

面對《濟公》的票房失利和口碑不佳,星爺坦言:「有點失望,但我不是超人,不可能每部都四、五千萬。我還是很欣賞杜琪峰,他是很有誠意去拍電影。」

除了和杜琪峰的恩怨,因為影片中有一句「李修緣,我誓要殺你全家」的台詞,讓大傻成奎安徹底和周星馳反目。

成奎安認為,這句台詞周星馳是借電影含沙射影,對恩師李修賢進行人身攻擊。

周星馳與李修賢的恩怨從何而來呢?

1988年,李修賢把彼時還在跑龍套的周星馳帶進了《霹靂先鋒》劇組,讓周星馳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個重磅電影獎項。

之后,李修賢一口氣簽下了周星馳的十部片約,拍一部給70萬片酬。但是李修賢的電影風格并不適合周星馳,他出演的電影幾乎都是拍一部賠一部。

所以,李修賢經常把周星馳「外借給」其他的電影公司拍戲。

1990年,劉鎮偉借走周星馳拍了一部《賭圣》,票房打破香港影史紀錄,周星馳從星仔搖身一變成了大紅大紫的星爺。

周星馳大火以后,李修賢趕緊讓他回來給自家公司拍戲,但這些電影都是一些質量不高的電影,比如《龍的傳人》。

《龍的傳人》上映后,只取得了2376萬港幣的票房,與同年上映的《逃學威龍》取得的4382萬港幣相差甚遠。

見此情景,周星馳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愿意再接這一類的電影,所以處處躲著李修賢。

1991年,周星馳給李修賢的萬能影業拍完《情圣》后,就被向華強的永盛電影公司高價挖走了,李修賢大撈一筆的同時,還不忘狠狠地擺了星爺一道。

李修賢沒有毀掉自己跟周星馳的片約合同,而是直接賣給了永盛電影公司。也就是說,周星馳給向華強拍戲,還是拿70萬的片酬。

剛出虎穴,又入狼窩,好在向華強答應周星馳可以四處接活,這才有了接拍《審死官》的那一幕。

看到周星馳影片中的那句台詞,大傻成奎安坐不住了。

為此,他還公開指責周星馳忘恩負義,還說如果周星馳有一點在乎老師,就會和導演商量把台詞改掉,可他非但沒有,還在電影中如此演繹,真的是太絕情了。

說到氣憤時,成奎安還揚言稱如果自己當時在現場,一定會狠狠揍他!

其實,周星馳并沒有這方面的意思,他在后來接受采訪時也回應此事:台詞是因為劇情需要,自己并沒有任何影射之意。

每次提到李修賢,周星馳總是充滿感激:「我非常感謝李先生,因為這個機會沒有給別人,就是給了我。如果沒有李修賢,我想我可能就不會拍電影。」

原本以為這部電影有周星馳、吳孟達、張曼玉和梅艷芳等大牌坐鎮,票房方面應該不錯,不曾想觀眾們根本不買賬,該片在香港上映后只取得了2156萬的票房。

不少台灣片商認為,這部影片很是荒謬,可王英祥偏偏不信這個邪,依舊花了3000萬港幣買下了這部電影的台灣版權。

最終,王英祥也沒有逃出票房慘敗的命運,該片在台灣上映后只賣了1584萬港幣,不僅沒有獲利就連成本更沒有收回。

于是,他就聯合其他的台灣商人商議設了一個天花板,以后購買香港電影的版權不能超過1750萬,這麼一來香港電影就很難賺到錢了。

賺不到錢,香港這邊的制片公司自然不愿意賤賣,也紛紛聯合起來不再向台灣銷售電影版權。

買不到港片的電影版權,台灣片商就把目光轉向了好萊塢。

由于有好萊塢電影的入侵,港片漸漸失去了台灣這個最大的外埠市場。至此,這場沒有腥風血雨的戰爭,最終以港片走向沒落而告終。

而這也就是王晶為什麼會說,港片的沒落始于《濟公》的原因。

總的說來,在眾多的周氏喜劇中,《濟公》這部電影并不突出,甚至還可以說它是一部失敗之作。

一方面,杜琪峰的本意是借周星馳獨具特色的無厘頭表演風格,用這部電影來抗衡制度上的不公平,以古諷今來表達自己內心的不滿。

另一方面,他又處處限制周星馳的發揮,以至于周星馳的本色表演,并沒有得到全部的發揮。

很明顯,導演杜琪峰用力過度了,從而導致這部電影的意義多于笑料,以至于該片成了一次失敗的嘗試。


用戶評論